“哈哈哈哈!”黑玉扇灵终于憋不住,笑出声来。“你以为你是顷洛呢?”

    目前,就我们所知,能够在数百年时间内修炼成神的人只有一个顷洛。那也基于人家拥有强大的血脉以及各种机缘辅助。

    而面前的少女不过是世外域中的一个普通人,凭什么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成神?

    “闭嘴!”少女听之,不悦,严肃出声。

    其实我的想法和她一样,不喜欢在说话的时候,被人打断。这种感觉很糟糕,就好像……被监视了一般。

    “好!”显然,我也不相信少女,认为这是后者的夸大之词。

    听到我的话,少女开心地蹦了起来。

    突然想到什么,继而补充:“这三百年期间,你必须待在我身边,不能躲着我,也不能想办法甩了我。”

    语气小心翼翼,让人听之,不忍拒绝。

    “好!”我再点头。

    不过区区三百年而已,就当作三天过吧!

    这一夜,少女开心地手舞足蹈,兴致高昂,以至于根本睡不着。至于我,在少女的影响下,也没有睡成一觉。

    最后的结果演变成:我看着少女的一举一动。一时生了兴趣,突觉:有这么一个开兴果在身边,似乎也不错。

    “你叫什么名字?”他终于想起这个问题。

    “紫鸳。”

    少女笑嘻嘻,凑到我身边,看了好几眼已经恢复正常样貌的我,问道:“之前你为什么要吓我呢?你可能不知道,那时候的我,差点尿裤子了啊……”

    少女叽叽喳喳,细致描述自己当时被吓的心理,说的那是一个声情并茂,眉飞色舞。

    表情多变,有趣。

    我不懂,一个人的脸上怎么可以出现这么多有趣生动的表情呢?

    即便是顷洛,也没有这么多变的一幕。

    少女一会儿撅着嘴,一会儿模仿惧怕的神色,微妙微翘,我觉得有趣,终于笑出声。

    黑玉扇灵惊讶!

    紫鸳大喜!

    “你笑起来真好看,以后要多笑笑!”

    黑玉扇灵深有同感,对紫鸳的认识又深了一层,说不定,我们还真会走到一起。

    我立刻收了笑容,恢复严肃面孔。

    紫鸳不觉,转而走到一边,静坐下来,进入修炼模式。

    黑玉扇灵瞠目结舌,这少女变脸的速度是不是太快了。很难想象前一秒兴致很高很嗨的人转眼就能进入沉思模式。

    她还是人吗?是机器吧!

    “小丫头?紫鸳?”他不信,出口呼唤,却是被我打断,“她入定了!”

    黑玉扇灵仔细感应少女的变化,气息沉着,当真如此!

    没了少女打扰,我们也失了乐趣,很快进入睡眠模式。

    次日,天大亮,我这才转醒。自从来到这世外域,他便习惯了睡觉。

    倒不是因为必须睡觉,而是因为没事做,不睡觉能干什么呢?

    修炼?

    那是不可能的。

    作为最高级僵尸红眼尸王,再修炼,图什么?难道想要打过天道不成?

    自是不会!

    原本,我打算游山玩水。可经过和紫鸳的打赌之后,便被限制了行程,顿觉无趣的很。无趣的我将目光聚焦在少女身上。

    少女长相普通,远不及顷洛美貌的十分之一,但胜在她给人与众不同的气息。只要看到她,就好似能够忘记所有不愉快的过往一般。

    少女的眉眼普通,眼神却时时透着一股狡黠劲儿。

    她的嘴唇也很普通,却总是上扬的,就好似她随时都在想着快乐的事情一般。我不解,究竟会是什么事情,能让一个人开心这么久呢?

    想问,却只有等少女醒来再说。

    这一等便是一年!

    这一年内,我一直守在少女身边,看着她,饥渴了,便会进入密林之内,打猎,喝几口野兽魔兽圣兽的血,解馋。

    风雨来临之时,我自发做起树屋,保护少女不被风吹雨打。

    夜晚的时候,我总是浅眠,担心一个不慎,少女被附近的什么圣兽魔兽叼走了。

    白天的时候,每次,我离开之前,我总会给少女划好保护圈,这才走开。

    一年下来,我倒渐渐习惯了自己不知不觉保护后者的习惯。看在一边的黑玉扇灵不提醒,深刻希望我能够继续保持。

    看看,这多有人性啊!

    当少女睁眸,看到身边,树枝之上,慵懒躺着的闭眼浅睡的我,再看了看自己的身上,嘴角上扬的幅度更大。

    她就知道:我不会不管她的。

    只可惜,这一年的时间,她的修为变化并不大,只提升了一个小境界。

    想要成神,好似,遥遥无期。

    思及至此,她耷拉下脑袋,整个人颓败下来。

    “进步很小!”我没哄过女人,客观点评。

    少女点头。

    抬眸的那一瞬间,笑容大放,“谢谢你一直陪在我身边,保护我。”

    “我只是遵守自己的约定罢了,不是特意保护你的。”我凉凉的说,丝毫不在乎少女那颗渐沉的热情之心。

    黑玉扇灵皱眉,觉得我故意掩饰自己的真实想法,实在不是个好现象。

    却也没有说什么。

    少女消沉一瞬,转而又笑了。“没事,还有两百九十九年呢,我一定会成功的。你就等着看吧,你一定是我的。”

    我站起身来,“走吧,回洞穴。”

    那里是我曾经的家,只有睡在那里,才能让我最感安心。陪着紫鸳露宿一年,已是我最大的期限。

    紫鸳屁颠屁颠地跟在我身后,时不时地找我说上几句话。当然,全程中,她说的多,且,大多情况,我都是沉默不语。

    少女跟在我身后,自是没有注意到,我上扬的嘴唇。

    黑玉扇灵偷笑,彻底屏蔽自己的感官六识。

    我赞同。

    人家谈恋爱,他一个旁观者看着直觉害羞,还是眼不见为净的好。

    洞穴被紫鸳打理的很干净,很整洁,和我离开时的样子一模一样。右手抚摸着熟悉的石床,石凳,石桌,甚是怀念。

    我感激地看着少女,“谢谢!”

    这是我的家,因为紫鸳,这里不曾遭到破坏,一如我记忆深处的模样。

    紫鸳嘿嘿一笑,解释道:“当初你刚走没多久,我就找到这里了。我想着,只要守在这里,总会等到你的。因为这是你的家,我不敢随意乱动你的物件。所以我一直都是睡在洞口的……”

    那时候的她刚记事,只有三四岁大小,硬是逼着自己勇敢。没人知晓她那过往的心酸,更没有人知道她是怎么走过来的,如何抵抗住杀人不偿命的孤独的。

    “对了,我要跟你坦白一件事。”少女甚是尴尬,话在口中,不吐不快,“我因为是一个人,没有人教我修炼,所以……”

    我不打断,侧耳倾听,等待紫鸳后面的话。

    她支支吾吾,片刻之后,终于说出:“我是看你的修炼秘籍修炼的。”

    紫鸳一边说着,一边手指石床内侧。

    我顺着方向看去,果见一本完整无缺的书籍,静静躺在石床之上,干净,整洁,一如我离开之时,所见的模样。

    我伸手,拿起书,站起,走到低着头的少女面前,递到少女手心之上。

    “送你!”怕被误会,我继而补充道:“对我来说没用!”

    少女再次喜笑颜开,视若珍宝般,慢腾腾,小心翼翼地将修炼放到储物手镯。

    我明显地感受到少女的情绪不对,倒不是变差,而是变好了,其中好像夹杂着浓浓的幸福。

    想不到这个少女这么好哄,收到一本简单的修炼秘籍就能开心成这样,实在是……

    我不知如何形容。

    顺势而为,我伸出右手,盖在少女毛茸茸的头发上。两人对视,皆从对方言汇总看到惊讶之情。

    我惊讶于自己的动作过于亲昵,而她好像更惊讶,就好像接受到一颗不可能吃到的糖一般。

    镇定如我,怎么可能表现出内心的慌乱,不急不忙地拿下手,转了话题。

    “还有两百九十九年,你要努力!若你最后没有成神,我会立刻离开。”

    听闻此言,少女正了神色,拿出我刚送给她的修炼秘籍,走到洞穴外,去修练了。

    我突觉失落异常,看着那黑色背影,不解:难道秘籍比我还重要吗?她修炼不就是为了和我在一起,为何现在又选择了秘籍?

    我想要找黑玉扇灵交流,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我便不再问,努力转移注意力。

    这样也好,没有少女干扰我的生活,我乐得清闲。

    结果清闲是清闲了,可为何我这般烦躁不安。辗转反侧,连带着走路都觉得不安心。

    我来到洞口,果见少女正端坐,进入冥想。

    打断她,是不理智,不负责任的行为。

    我便坐到洞口的另一边,静静看着她,这才觉得安心不少。

    我发现了一个关于自己的秘密:若是不见她的身影,我会惊慌失措,不安。

    我决定将这个秘密藏在心底,不让她知道,以防她自得意满,不努力修炼。

    这一修炼便是一百年!

    一百年的时光对我们来说,并不算什么,她还是那个她,而我依旧还是这个我。

    好在这百年之内,她进步了不少。但距离成神,还有一大段距离。

    其实我不忍心打击她:她成神的概率简直是负数。

    看看圣域最厉害的玉青颜,再看魔域最牛逼的魔王玄翼和楚天赐,距离成神虽是一步之遥,却依旧改变不了他们没有成神的事实。

    紫鸳没有他们厉害,成神简直是无稽之谈。

    可在见识到少女不折不挠的努力之后,我终究不忍说打击的话。

    就这样吧,挺好!

    至少她有希望,有奋斗的目标,她是快乐的。

    至于我,算是度假,陪着一个有趣的人吧!我自认为是个大方,善解人意的尸王。

    百年后的少女深沉了不少,对待外事外物冷硬不少,可唯一不变的是对待我的态度。

    一如以前,随时将笑容挂在脸上。动不动说一些让我啼笑皆非的故事,更甚者,她好像摸清了我的性子。在我需要安静的时候,绝不会来打扰。

    对此,我很满意。

    有一天,她说:“我要出去历练!”

    我说:“好,我陪着你!”

    她慌张摇头加摆手,“不,你的气息太强大。你若是跟在我身后,我还没出手,那些厉害的圣兽们就跑了,就失了历练的意义。”

    我不悦,不想失了她的身影。

    可仔细一想,果真如此。

    我加了一个要求:“必须是距离我最近的森林,带着传音符。有危险,及时呼唤我。”

    传音符是顷洛给我的,我的空间戒指中还有很多。

    我给了她一大把,问:“够不够?”

    她惊讶,看着手中金灿灿的神级符文,连忙摇头,”够……够够……了够了。”

    在听完我其他的嘱咐之后,她终于离开。而我站在洞口,看着她离开的方向,久久不能回神。

    我猛地反应过来:我究竟在干什么?

    我为什么会担心她?为什么要等在这洞口,等她回来?我没有心跳,但这并不妨碍我感觉自己的担忧。

    我害怕她出事!

    可想到自己的出现会影响甚至阻挡她的修炼之路,我收回脚,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忍耐!很快,她就会回来了。

    三个月后,她果真回来了。

    一瘸一拐的,浑身是伤,处处布满狰狞伤口地回来了。

    我大怒,却不说话,冷眼旁观,看着少女艰难地替自己治疗伤口。她好像脱力了,手在剧烈发抖,动作很慢。

    背后,她看不到摸不到的伤口,她索性不管。

    我曾经是人,自是知晓小伤不是小事这个道理,忍着怒气,上前,夺过她的药膏,慢慢替她涂上。

    我下手很重,意在让她知道受伤的代价。

    全程,她紧抿薄唇,不曾多说一句话。

    看到她这么一副隐忍模样,我又心疼又气愤,“为什么不传音给我?”

    “那些都是你给我的,我不舍得用掉。用掉一张就少了一张……最重要的是:那些是你给我的礼物,我想一直珍藏着,我……”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消失于无形。

    “下次遇到危险,就用掉,我还有很多。你若是想要,我随时给你!”看到少女憋屈,很快要落泪的模样,我终是不忍。

章节目录

纨绔嫡女狠角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易宁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易宁并收藏全本小说纨绔嫡女狠角色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