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想,我又觉得可笑。我这么大个人了,还和一个小姑娘置气,且只是因为她没有跟我求救。

    我是疯了!

    因她而疯。

    听到我的话,少女终究忍受不了内心的酸楚,抱着我哭。

    “印痕,我也想呼唤你。可是我想到如果连简单的魔兽,我都打不赢,还谈什么成神?这简直是痴心妄想!我知道我的实力底线,也清楚自己的实力……但我没有选择。我必须逼自己一把,看看自己的实力极限在哪里。”

    她的语气转而轻便,“好在我打赢了,杀了它们!印痕,我会努力变得强大,强大到足以站在你身边。你相信我,好不好?”

    我听着,心酸的厉害。

    一手抚摸上少女乱糟糟,夹杂着无数石子乱树叶的头发,无奈吐气:“傻丫头!”

    最后,我还是将顷洛送给我的疗伤圣药拿出来,严肃道:“你已经感受过痛为何物。这是冰肌玉骨神丹,吃下!”

    顿了顿,我补充:“就当着我的面吃,不准藏起来。”

    她乖乖吃了,半天之后便能活蹦乱跳。

    恢复过来的她满脸得意洋洋,突然蹦到我身前,信誓旦旦地说:“承认吧,你喜欢我!”

    我:……

    也许吧!我想。

    不过我不会说出来的。

    “你想多了,我只是觉得你很有趣,想看看你究竟会走到哪一步?为了我,你是否会成神?通过这件事,我也想要知道你对我的爱究竟有多深?”

    我曾经愿意接受一个女人,那是千灵儿。可惜……她让我失望了。

    虽说紫鸳是完全不同的女人,但我依旧没有安全感。

    假如明日她又喜欢上别人了呢?

    这不是我能够接受得了的。

    听到我的话,少女嘿嘿一笑,意味不明。

    她好似看透我的想法,却不戳破。我尴尬,随意找了个理由离开。

    我想:在她看来,我应该是逃开的。

    不过,一切都无所谓了。之后,她休整了一段时间,并没有直接继续进入下一轮修炼。

    她会跑到附近的河流之中,无所事事地尽情玩耍,更会打赢一只飞行鸟兽,继而坐在那鸟兽身上。

    她跳到宽敞平整的鸟背之上,伸出稚嫩右手,邀请我,“上来吧。”

    飞行,我不擅长。

    并且,坐在高处不胜寒之处,我更不喜欢。

    可是,我并没有急着拒绝少女。

    反而,抓住她的手,上去。她的手粗糙,布满茧子,很不光滑,反而粗糙的很,不白嫩,反而微黑,我当然知道这背后的原因。

    自记事起,她就独自生活。我难以想象,那时的她究竟克制过多深的恐惧,又是如何跌跌撞撞长大。

    她的修为不高,但也不低。

    这些都是她自己努力的结果,不知不觉中,我的心疼了。

    “以后我教你修炼!”我说。

    高空之中,稍微有点风吹草动,都会被无限放大,尤其是风声。少女却依旧听的清楚,立刻蹦了起来,对着四面八方,大笑。

    我觉得她也疯了,原因……

    很有可能是我的原因。

    我们在一起度过快乐的日子,是我不敢想象的。我曾经极端地认为自己不配再笑,更不会得到别人的喜爱。

    一如转世之后的我,不就是在别人的谩骂声度过的吗?

    如今打脸太快,让我猝不及防。生命之中处处是惊喜,我乐此不疲地在原地等待,期盼。

    我喜欢这少女,我知道!

    但我依旧没有表现出来。

    后面的日子,少女大部分时间都在修炼,而我则一直守候在她的身边。

    如此这般,又是一百五十年后。

    一个深夜,她躲在远处哭泣。

    寻到她,我并没有急着质问她哭泣的理由,而是上前,坐在她身边,听她哭泣。

    和我相处的这些年里,她对我愈发地胆大,没有顾忌,哭累了,擦干泪,才支支吾吾地说道:“我做梦了……”

    我知道少女只是在简单地表述自己的想法,不需要我的回答。

    我选择沉默。

    人生第一次,我的沉默是因为出于为别人考虑。

    果不其然,少女接着又说道:“我梦到你离开了。”

    我猛地反应过来,原来我和少女的约定只剩四十九年了。

    真快……

    白驹过隙,很快我们就要分道扬镳了。

    而我,怎么可能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我想告诉她:我不会离开,我们在一起吧!可……我为什么不尝试着给她一个惊喜呢?

    我如此想着,继而决定就这么办。

    这夜,我残忍地看着少女自己收拾心情,自主入睡,我如坐针毡。好几次控制不住地想要坦白自己。

    彼此带着不同心思,我们谁也没有睡着。

    次日,少女红着眼,坚定对我说:“我要去磨练自己,不成神,我就不回来了。”

    怎么可能?

    这是我的第一反应,她会舍得我吗?

    我单纯地以为这是少女说给我听得气话,自是没有放在心上,点了点头。

    她走了,而我依旧等候在我们的小山洞里。

    两百多年的相处,这里处处沾染上她的气息,连带着空气中,都散发着少女身上独有的淡淡芬芳,似寒梅傲雪,又似清雅兰菊。

    分开的第一天,我的脑海中满满都是她。

    她的笑容,她的悲伤,她的担忧神色。

    想立刻见到她!

    第二天,依旧如此。我索性坐到山顶之上,眺望着少女离开的方向,希望在第一时间就能抓住少女的踪迹。

    之后的十几年里,我一直如此!

    再过十几年,我开始不安,担忧!

    在第四十九个年头的时候,我终于反应过来:紫鸳说的话是真的,她可能不回来了。

    心不住地疼痛,开始怀疑:难道她真的是这种半途而废,轻易放弃我的人吗?明明是她说喜欢我,要努力跟我在一起,为什么到了最后却是她主动离开我?为什么?

    明明……只要她说一些软话,留在我身边,我就会留下的。

    为什么……要放弃呢?

    我一手紧紧抓住心口,那里藏着一颗永远不会跳动的心。

    黑玉扇灵苏醒过来,见到我悲伤模样,震惊不已。“印痕,你怎么了?怎么痛苦成这个模样?”

    我苦笑,开口:“她走了,不要我了……”

    我想:当时我说出这番话,再加上那痛苦表情,定会让黑羽扇灵看不起我的。

    不过那又如何?只要能够发泄负面情绪,就算被看不起,我也无所谓。

    黑玉扇灵沉默,好似在想着什么,转而否认我的话。

    “不可能!”

    那一刹那,我好似见到朝阳万丈,感受到新的希望,我的心不痛了。仿若抓住救命稻草,紧紧追问黑玉扇灵。

    “你是说紫鸳没有走,她不会离开我?”

    “是的!”

    黑玉扇灵头头是道地分析起来:“你好好想想,丫头那么在乎你,怎么可能会随随便便离开你。在我看来,她为了你,从小只身一人来到这里,找到你。更为了能够接近你,做杀手。她是如此在乎着你,又怎么可能会轻易离开你?”

    我被黑玉扇灵的话安抚,心生安慰。

    是啊,她怎么可能会主动离开我?

    于是,我又坐回了那山顶,等着心中的她回来。

    然而……她没有回来,连影子都不曾出现。我的心咯噔一下,强烈的不安袭上心头。我不作他想,起身,飞奔而上。

    她有危险!

    少女经常会去魔兽圣兽比较多的森林。然而,在我寻找一圈,却没有找到她的身影之时,我心凉如冰,一股恐惧覆盖住我整颗心脏。

    她不在!

    忽地,空间内的传音符飘出,悬空飘在我的眼前,发出浓浓金色光芒,继而是少女微弱的声音。

    “救命……我在血……泪森林!”

    我心咯噔一下,不安再度加深几分。

    不作他想,我加快速度,朝着那里飞奔而去,内心不断祈祷着:请一定要好好活着,好好的,不要出事,我求你,千万别出事。

    “印痕,丫头那么聪明,不会有事的。”黑玉扇灵尝试着开导我,可那声音过于弱小,丝毫没有任何底气。

    心急如焚的我根本没有回答他的想法。

    血泪森林,世外域最危险的地方,穷凶极恶之人的惩罚之所,同时也是距离神域最近的地方。

    紫鸳去那里干什么?

    凭借着对她熟悉的气息,我很快找到她。

    在风暴圈内,她被穷凶极恶之人伤的遍体鳞伤,脆弱不已。我愤怒,不问缘由,上前斩杀了那些该死的混蛋们。

    她见到我来,终于松了最后一口气,昏厥在我的怀中。

    昏迷之前,她弱弱地求着我:“我们在一起……你……别走……好吗?我成不……了神,我……太笨了……”

    我早知如此,只叹息这少女反应竟是如此之慢。

    “好!”

    我的回答,昏迷的她也许听不到。

    我带她回了山洞,给她喂了一粒神丹,保住她的性命。

    可即便如此,她依旧昏迷不醒。那些个不知今朝是何夕的日子里,我紧紧盯着她的侧脸,不断回忆着和她在一起的过往。

    和她在一起,我很开心。即便遇到不开心的时候,少女都会利用她巧妙地话语,灵动地表情,逗得我开怀。

    起初之时,我还会端着,不轻易显现情绪。

    可随着对彼此的熟悉,我便不再顾及,想笑就笑,且笑得大声。

    她好像很喜欢这样的我,不停鼓励我:“遇到不开心的或者开心的事,都要表达出来,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生活。”

    我点头,深以为然。

    少女昏迷的时候,很安静,丝毫没有醒着的活泼和跳动之感。我第一次觉得这样的她真美,近乎痴迷地看着她。

    如果说在未来不知长短的年月中,有她的陪伴,未尝不是件好事。

    我动情了!

    黑玉扇灵这段时间很自觉,不会动不动就出来刷什么存在感。

    少女也很安静,山洞之内,除了她的呼吸声之外,再无其他,一直自以为喜欢安静的我却是不习惯了。

    我想看到她醒着的脸蛋,想要看到她活灵活现的灵巧样子,想要看到她那丰富多彩的表情。

    然,现在什么都看不到了。

    我沉默,静静守候在她的身边,期待能够发生奇迹。幻想着突然有一天,她醒来,继续告诉我:“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

    好在少女的身体经过千锤百炼,坚韧,一周后就醒了。

    醒来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扑上前来,紧紧抱着我。我不知所措,左看右看,最后低头,正巧对上少女亮晶晶的双眸。

    “你醒了!”我轻咳一声,内心尴尬,不知该如何继续面对她。

    她笑容大绽,嘿嘿笑,什么都不说,傻兮兮蠢萌萌的。

    好想揉她的脸。

    如此想着,我也这么做了。

    少女的脸被我揉成包子,依旧发出嘿嘿笑声,双眼直勾勾看着我的方向。

    片刻之后,揉够了,我这才放下手来,看着她,“还笑,再笑,我就走了!”三百年成神之约早已过去,我这么说,不算违约。

    “我听到了!”她拉住我的手,忽地说出这么一句话。

    “什么?”我没有明白这四个字的意思。

    她听到了什么?

    在她这算昏迷的日子里,我可是什么都没说,她能听到什么?

    看到我疑惑的脸庞,少女很不高兴,撅着嘴巴,“你想反悔?”大有一股和我打上一架的趋势。

    我笑了,“我不知道你指的是什么?”

    “你答应和我在一起,不会走!昏迷之前,你答应我的,不能反悔。”她的声音夹杂着一丝丝哭腔,神情悲戚,“你若是走了,我定是活不下去的。”

    我笑了,紧紧将她拥入怀中,“好,我不走,一定不走!”

    山洞,是我的家。

    而她,是我内心感情的归宿。

    曾经,我行走在最黑暗的世界中,看遍人情冷暖,体会所有冷漠,我以为这样的自己不会相信世间真情。

    曾经,我承受常人无法承受的苦,内心黑暗,单纯地以为所有问题都可以用杀戮解决。

    只要杀了问题制造者,那么烦恼和问题就不见了。

    殊不知,这一次的问题制造者是我自己。我喜欢上了紫鸳,我想这是上天送给我最好的礼物,自是要好好珍惜。

    曾经,我以为我不配得到别人的爱,定会孤独终老。

    可紫鸳用她的坚持和行动以及言语,毫不遮掩地告诉我:“我喜欢你,我要和你在一起。”

    我的心暖洋洋的,体会到幸福的甜蜜滋味。

    如果剩下的生命中,有她在身边,便是此生幸福。

    幸好,我没死,能够以另一种生命形式活着;幸好,紫鸳坚持住了;幸好,我们相互喜欢。

    余生很长,有她,足矣!

    ------题外话------

    完结了!!

    这本书完全是凭借我的爱支撑下去的!

    推荐新书《寻找异能之主》,敬请查阅!

章节目录

纨绔嫡女狠角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易宁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易宁并收藏全本小说纨绔嫡女狠角色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