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为了让北狄人知道知道这火炮的厉害,在阵前执旗的旗兵将手中的旗子一挥,最中间的那架火炮顿时发射出一炮。

    伴随着一声惊天巨响,山崩地裂也不外如是。

    在强大的武力之下,还不等乌依古说话,北狄朝臣便已投降,连连喊话愿意归附于华朝。

    望着这些朝臣,乌依古唇畔浮起一抹讽刺的笑意。

    虽然北狄在他的手中成为了华朝的附属国,令他心里有些难受,可是望着那些黑乎乎的炮筒,他心里十分清楚,他并没有其他的选择。

    在这样绝对武力的震慑之下,归附华朝,他还能保全这一国的百姓,若是反抗到底,只怕整个北狄都会倾覆。

    华历,嘉和二十三年八月,北狄王哈迪尔薨,其弟乌依古继位,率部来降,归顺华朝!

    至于乌依古为何会降,哈迪尔又是怎么薨逝的,正史上并未记载,唯有野史上记录了寥寥几笔,真假难辨,不足为外人道也。

    乌依古归顺后的第三天,盛玉萱便和夏子晋轻车简从,踏上了回家的路程。

    启程之前,乌依古特意微服出宫,来为盛玉萱送行。

    此时,乌依古已经知道了盛玉萱的真实身份,他曾有很多猜测,却怎么都没想到,盛玉萱竟是华朝的太子妃。

    “谢谢!”

    他心中有千言万语,最终却只说出了这两个字。

    盛玉萱笑了笑,天助自助者,若不是他装疯卖傻骗过哈迪尔,留得命在,也等不到她的相助。

    若非有乌依古的合作,他们也不能这么顺利收服北狄,令其归降。

    所以,乌依古其实并不需要向她道谢!

    “你仍是北狄的王,北狄的百姓仍需仰仗你的关照,记得你答应我的,好好统治这片土地,让百姓安居乐业!”

    乌依古递上降书后,夏子晋仍让他治理北狄,封其为北狄王。

    只不过此北狄王非彼北狄王,后一个王是国君,前一个王是亲王。

    “我既答应了你,自然会做到,我可是个言而有信的人!”乌依古点了点头,像是在对盛玉萱保证般说道。

    盛玉萱刚想再说什么,一旁的夏子晋突然轻咳一声,提醒道:“时辰不早了,该启程了!”

    盛玉萱应了一声“好”,转身冲乌依古挥手告别:“就此告辞,日后若是有缘,自会再相见的!”

    马车缓缓启程,朝着遥远的南方行驶。

    直到一行人的身影在视线中消失,乌依古才翻身上马,对随从道:“回宫!”

    行驶的马车中,夏子晋目光颇为幽怨的看向盛玉萱,气鼓鼓的不肯说话。

    盛玉萱好笑道:“这你也吃醋啊,他在我心里其实就是个孩子,看他的年纪,比阿震大不了多少……”

    夏子晋忍不住在心里冷哼一声,那小子年纪不大,心眼却是不少,而且处理哈迪尔的旧部时,手段那叫一个干脆利落,这般心机手段,盛震比起他来那可差的远着呢。

    被盛玉萱一哄,夏子晋心里的那一点点吃味顿时烟消云散,只不过脸上却并未露出分毫来,想让盛玉萱多哄一哄他。

    夫妻二人说说笑笑,坐马车觉得闷,便共乘一骑,欣赏沿途的景色,感情更胜从前。

    这一路上,随行的侍卫几乎天天都有狗粮吃,吃狗粮吃到撑。

    因此时已经进了八月,盛玉萱想赶在八月十五之前到达京城,好赶上中秋佳节,所以便加快了行程。

    行程过半的时候,夏子晋突然收到京城的急报,说是嘉和帝病重,请夏子晋速回京城。

    盛玉萱在一旁也看到了信上的内容,不由得眉头紧皱。

    据她所知,嘉和帝虽然垂垂老矣,但是身体还算硬朗,日常注意调理保养,再活个十年八年的一点问题都没有。

    这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就病重了,而且信上用词严重,大有要让夏子晋尽快赶回去见他最后一面的意思。

    他们这次去北狄,京城里是留了人手的,在北狄这段日子,夏子晋也时常能收到京城那头的近况,可是并没有听说嘉和帝的身体有什么微恙。

    嘉和帝这场病,来的实在奇怪。

    夏子晋心里也是十分疑惑。

    他略一沉吟后,便吩咐道:“日夜兼程,尽快赶回京城!”

    具体是什么情况,等回到京城后自然就知道了。

    盛玉萱见他一脸担忧之色,不由得握住了他的手,想给他一些力量。

    夏子晋反握住盛玉萱的手,冲她微微一笑,道:“我无事,只是有些担心父皇!”

    “父皇会没事的。”盛玉萱安慰他道。

    “嗯,一定会的!”夏子晋点了点头,轻声说道,这话似乎是在附和盛玉萱,又似乎是在说给他自己听。

    众人日夜兼程,原本十日的路程,瞬间被压缩到了五日。

    谁知五日后,他们刚刚抵达京城地界,夏子晋又收到了第二封信。

    不同于上一封信,是夏子晋留在皇宫中的心腹发出来的,这一封信是长公主亲笔所写。

    而信上的内容,也比上一封更加令人震惊。

    信上说,嘉和帝已经薨逝,崔皇后却秘不发丧,意图伪造遗诏,废除夏子晋的太子之位,改立中宫嫡子为储君。

    长公主入宫,无意间发现这一真相,却被崔皇后扣留下来,逼迫她同流合污。

    恰好看守她的宫人曾经受过她的恩惠,她只能写下这封信,托那个宫人送出皇宫,交到夏子晋的手上,好让夏子晋有所准备。

    盛玉萱看完信后,惊的目瞪口呆,怎么都没想到崔皇后竟然有这个胆子。

    自从安王谋逆事败以后,崔皇后在后宫里就像个隐形人一般,存在感极低。

    等到后来夏子晋受封,成为东宫储君,崔皇后一系就更加低调了。

    盛玉萱本以为她是知道大势已去,所以就老实安分了起来,如此将来夏子晋登基,她能安稳的做个嫡母太后,过她的悠闲富贵日子。

    谁知那并非是老实安分,而是隐忍蛰伏。

    想来崔皇后心里一直存着念想,并没有对储君之位死心。

    所以这次趁着她和夏子晋去北狄的机会,便出手了,说不定嘉和帝的病重,就和崔皇后有关系。

    若真如此,那崔皇后此举,和弑君谋逆有什么区别?

    喜欢花田空间:农门长姐俏当家请大家收藏:()花田空间:农门长姐俏当家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花田空间:农门长姐俏当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花千树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千树并收藏全本小说花田空间:农门长姐俏当家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