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子晋到底是做了太子的人,看完信后竟十分稳得住,反而还冷笑了一声,道:“她和崔家自掘坟墓,有什么苦果都有她自己受着,怨不得旁人!”

    他已经监国一年多了,整个朝堂几乎都已经在他的掌控之中,他手下除了自己一手带出来的银甲军外,另外还有几处驻军早已被他收入麾下。

    而崔皇后手里有什么?

    以为就靠京城的那么点巡防营的人手,暂时控制住了皇宫,就以为赢了整个天下吗?

    若真是如此,她也不会紧闭宫门,不敢放人进出了。

    这一战,夏子晋赢的毫无悬念。

    崔皇后得知宫门被夏子晋率兵攻破,大势已去时,绝望之下在凤仪宫自缢。

    许是怕她死以后,留下九皇子会被夏子晋报复折磨,便在自缢之前,亲手了结了他的性命,免得落在夏子晋的手里。

    她早知自己是在孤注一掷,是在拿她们母子,乃至整个崔氏家族的性命前程去赌。

    她也知道赢的机会很小,毕竟夏子晋手握实权,又有朝臣的支持,还有火弹火炮那般神兵利器。

    可是她不甘心!

    若是将来她和九皇子要仰着夏子晋和盛玉萱的鼻息存活,要向他们摇尾乞怜,靠他们去施舍恩德,那她倒不如赌这一局,若是输了,不过是一死而已。

    反正要是眼睁睁的看着夏子晋继位,她活着也没什么意思。

    可若是命运站在她这一边,让她赢了,那她的儿子就是新帝,她就是尊贵的皇太后!

    只可惜,命运并没有眷顾他们母子二人。

    盛玉萱得知凤仪宫的惨况时,惊的好半天都没说出话来。

    她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词去形容崔皇后了。

    事败后自己畏罪自杀也就罢了,竟还带着自己的儿子一起去死,还是亲手把他给勒死的。

    这得有多狠的心,才能下得了手啊?

    盛玉萱忍不住心中戚戚,九皇子摊上这样一个母后,也是不幸!

    崔皇后这一场谋逆,将整个皇宫搅合的一团乱。

    夏子晋率军平叛后,后宫的那些烂摊子,便交给了盛玉萱去收拾。

    在盛玉萱带人处理后宫那一摊事的时候,夏子晋的人终于找到了福公公。

    此时的福公公形容狼狈,全然不似从前那般做御前大总管时光鲜亮丽。

    一看到夏子晋,福公公顿时像看到了亲人似的,扑上前跪下行礼,眼泪哗哗直流。

    “殿下,上天开眼,让老奴还能再看到殿下……”

    夏子晋沉声问道:“父皇是如何薨逝的?”

    福公公止住哭声,一五一十的将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夏子晋。

    原来盛玉萱假意被北狄使团掳走后的第二日,嘉和帝便将宛妃禁足在景容宫,并派了重兵看守。

    这期间宛妃几次请求要见陛下,嘉和帝都未理会她。

    直到夏子晋从北狄传回消息,说哈迪尔已死,新王乌依古归顺华朝,愿为华朝属国,纳贡称臣。

    嘉和帝心情大好,这才去景容宫见了宛妃。

    到了景容宫以后,嘉和帝便将人都留在了外面,自己去了寝宫见宛妃。

    当时福公公守在寝殿外面,所以并不知道嘉和帝和宛妃说了些什么。

    然后过了没一会儿,他在外面突然听到嘉和帝尖叫,他冲进去一看,便见宛妃用簪子刺伤了嘉和帝。

    福公公忙宣了太医,因伤势在要害,所以嘉和帝的血怎么都止不住。

    后来崔皇后不知道怎么的知道了嘉和帝受伤的消息,便以侍疾的名义去了太和殿。

    谁知她到了太和殿后,便将太和殿上下都把持住,然后逼嘉和帝废了夏子晋,改立九皇子为太子。

    嘉和帝不肯,与她争吵起来,崔皇后一时气愤,竟撕掉了包扎伤口的纱布,威胁嘉和帝若是不改立太子,便让他流干鲜血而死。

    嘉和帝的伤口本就是用了药,才勉强能止住血。

    如今伤口重新被崔皇后撕开,顿时血流不止,再怎么止都止不住。

    更何况崔皇后在一旁,根本就不让太医给嘉和帝上药止血。

    所以嘉和帝就这么失血过多而死!

    夏子晋听后,久久没有言语。

    嘉和帝可以说是死在了两个女人的手上,一个是宛妃,一个是崔皇后。

    他曾经因为别的女人辜负了母妃,害的母妃抑郁而亡,如今他自己竟死在了女人的手上,这算不算是报应?

    对于嘉和帝究竟和宛妃说了什么,刺激得她用簪子行刺,最后自己也因行刺天子被杖杀,夏子晋并不打算去探究,也没兴趣去知道。

    过了许久之后,他才再次开口道:“你伺候了父皇一辈子,如今他既去了,你便出宫荣养去吧!”

    福公公忙磕头谢恩。

    他这些年积攒下不少的银钱,足够他在宫外舒舒服服的养老,度过余生了。

    嘉和帝驾崩,夏子晋身为太子,名正言顺继位为新帝。

    一时间,宫中上下分外忙碌,除了要办理嘉和帝的丧礼,还要筹备夏子晋的登基大典和盛玉萱的封后大典。

    毕竟国不可一日无君,新帝继位,自然是要举行登基大典,昭告天下的!

    都是先办皇帝的登基大典,然后再办皇后的封后大典,可是夏子晋却以俭省为名,将登基大典和封后大典合并在一起办。

    哪怕礼部想要反对,夏子晋一句为礼部减轻负担,国家花钱的地方太多,国库的钱要花在刀刃上,便将他们堵了回去。

    偏偏户部还拍手叫好,直赞夏子晋是圣明君主。

    九月初六,是钦天监测算的吉日,也是登基大典和封后大典举办的日子。

    夏子晋和盛玉萱换上帝后的服制,在礼部官员祭告天地宗庙后,祭拜先帝灵位,然后礼部官员诵读诏书,昭告天下新帝继位,改立年号,免除赋税赦免囚犯等等施恩之行。

    昭告天下后,帝后二人接受文武百官五拜三叩的大礼叩拜。

    在文武百官高呼“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千岁”的声音中,夏子晋和盛玉萱执手,相视而笑。

    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会穿越到这里,或许是冥冥之中注定,我的到来,就是为了遇见你!

    有你在,这里便是我的家!

    遇见你,是此生最美好的事情!

    (全文完)

章节目录

花田空间:农门长姐俏当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花千树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千树并收藏全本小说花田空间:农门长姐俏当家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