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孩子……”许夫人抹了一把泪,之前听说两个人留在屋里,她还以为这事可以转圜,没想到赵小敏还是执意要走。

    “你留下吧!许林要是敢对你不好我打断他的腿!”许尚书厉声道。

    “不了。”赵小敏笑了笑,“我与他终究是没有缘分,一切就到今天晚上为止吧!”

    “可是……”

    “和离书我拿走了。嫁妆明天我会派人来拉回去。日后恐怕也没有机会见面了,二位多保重。”

    “小敏!你真的要走吗?不给他一点机会?”

    赵小敏笑着点点头,往后靠了靠,示意侍女放下车帘。

    马车缓缓起步,带着她离开了当初梦寐以求想要进的府邸。

    那里埋葬了她的全部热情,全部的爱。

    现在早点离开了,她想她不会再回来了。

    一直到马脖子上的铃铛声远去,叮叮当当的声音,还有那有节奏的马蹄声消失不见,许夫人再次哭倒在丈夫怀里。

    赵小敏很好,本分,规矩,样样无可挑剔,但她终究不是儿子命里的那个人,这一场亲事,害了她。

    “那臭小子,将来一定会后悔的!”

    许林懵懂中醒来,背后疼得他想叫,昏昏沉沉不知道在何处,本着平常端着的姿态,他忍住了不呼痛。

    睁开眼睛一看,粉色的幔帐,淡淡的花香在鼻尖萦绕,他不记得自己昨天又招惹哪个花魁,昨天发生了什么,他一点记忆都没有,只有那醉生梦死蚀骨的畅快感,无比清晰的刻在脑子里。

    许林的脑子总算清醒了一点,昨天他回京都了。

    原来想和赵小敏说以后好好的过日子,没有机会说出口,反而和赵小敏和离了。

    这会儿她应该离开家了吧?

    不对!

    若是心尖上那蚀骨的快活是真的,那么自己昨天晚上,确实和谁翻云覆雨了一夜。

    这个家里,谁会和他那样,答案只有一个。

    许林这会儿是清醒无比了,他要去验证这件事。

    猛地坐起来,背后传来撕心裂肺的痛。

    扭头看了一眼,这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穿衣服,身上的伤口也没有膏药上过的迹象,而他这样面朝天躺着,无疑是把伤口压在被褥上,这会儿起得太猛,那黏连在一起的痂,又重新撕裂开了。

    “少爷,您醒了吗?”

    门口的侍从听到动静,规矩的站在门口问。

    夫人下了命令,谁也不许服侍少爷,否则赶出府去。

    这会儿除了他外,别的侍从都不敢靠近这个院子。

    “你进来。”许林吸着气把人喊进来。

    头一句问的居然是赵小敏在哪里。

    “赵小姐已经走了两天了。”

    “什么?”

    许林脚下一个踉跄,这才发现自己头重脚轻,肚子如刀绞一样难受。

    饿的。

    “她去哪里了?”

    “回赵府了。”

    “去把我衣衫拿来,我要出府。”

    胆肥了,睡完就跑,以为他真的是那种不负责任的浪荡之辈吗?

    虽然在别人眼里就是,但许林自己是坚决不承认。

    等了好一会儿,那侍从木头桩子一样杵在原地,一动不动,许林没有耐心了,气急败坏的骂了一句。

    “少爷。夫人说,从今天开始,您没有把赵小姐接回来,这府里的一切人和事务,您都无权支配。”

    “呵!你这话当然意思是,我让你伺候,你还不干了是吗?”许林冷笑的问。

    “少爷英明。还请少爷留条活路,被以叛主发卖的话,小的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好!好的很啊!你们……”

    许林指着那侍从,一肚子的狠话,不知道该说哪一句,最后只得作罢,自己去找衣服穿。

    算是明白了,这个府里不仅赵小敏胆肥吃了就跑,这府里的侍从,也得了母亲的夫妇,一个个腰杆硬的很了。

    他好不相信自己伺候不了自己了!

    好不容易把自己捯饬好,气都气饱了,也不饿了,许林径自去了马厩。

    一路上看见他的下人,避如蛇蝎,哪里有往常等着他打赏的讨好脸。

    许林的脸阴沉沉的,不去理会那些人,拉了自己的马出来,翻身就要上马。

    无奈饿了几天了,手脚乏力,努力好久,才堪堪爬上去,姿势难不难看,许林已经不想去顾忌了。

    “少爷!您吃点东西吧!我饿的时候,手脚没力气,就是你这样。”

    马夫递过来两个鸡蛋,黝黑的脸,笑得露出一口白牙格外显眼。

    许林记得这个马夫,曾经因为没有把马伺候后,他跑马的时候,撂了蹄,还被他罚过,没想到整个府里,受了他赏赐那么多的人,没有一个人上来,唯独这个马夫不顾母亲惩罚上来了。

    “不吃!”

    许林拍马就走,没得因为两个鸡蛋,害人家被发卖。

    马夫定定的看着许林离开的身影,他确实存了讨好许林的心,没想到许林这时候还护着他。

    “夫人。少爷没有收下旺财的鸡蛋。”

    许夫人撑着头依在榻上,听了这话,更加头疼了。

    那个冤家,就是上辈子欠他的,不就一个看似严谨,实则没有任何说服力的命令吗?他倒是认真了,一身的伤,饭也不吃就跑了。

    “罢了罢了!随他去吧。现在折腾的欢,以后有他后悔的时刻。”

    儿孙自有儿孙福,或许丈夫说的这些话,应该听进去了。

    许林骑着马一路晕晕乎乎去了赵府,门是让他进了,但从下到上没有一个人给他好脸色看。

    许林自知理亏,根本不敢端姿态,跟着仆从去了花厅见赵夫人。

    一番见礼之后,便诚恳的把来意说了一下。

    “那日我以为放小敏离开,是对她好,现在才知道不是。恳请岳母,让我把小敏带回去吧!”

    “你说什么?你和我女儿和离了,眼下她还离开了许府?”

    保养得宜的赵夫人,听了许林的话,花容失色。

    没想到许林成亲三年不上岳家门,今日来会是说这些话,捂着胸口,一口气差点上不了了。

    端看赵夫人的神情,许林就知道坏事了。

    赵小敏把他吃干抹净后,也没有回赵府,那去哪里了?

    许林吓出了一身冷汗来,本来就虚弱着,忍不住打了个摆子。

    该不会是那天夜里,发生了那样的事情,赵小敏想不开,做了什么事吧!

    当下也不敢多说什么,向赵夫人保证,自己一定会把赵小敏找回来,踩着软绵绵的脚步出了赵府。

    金秋的时节最是好,但现在许林只觉得如坠冰窟,透心凉。

    天地茫茫,毫无头绪,望着人头攒动的街道,许林由心的感到无力。

    拥有的时候,把一切当做理所当然,失去以后,才知道那些都是握不住找不回的幸福了。

    想他千帆阅尽,万众花丛过,就没有栽过跟头,今日居然被个女人给耍。

    她哪里是要和离,分明是欲擒故纵,把自己给睡了,知道再也丢不开了,这才有胆跑了。

    “赵小敏!让我抓到你,非巴你腿打残不可!”许林骂的咬牙切齿,心里却知道自己这不过是纸老虎。

    “主子,夫人让我请您回去。”随从匆匆忙忙的追来,许夫人的心,终究狠不下来不管许林。

    “你回去和夫人说,这辈子找不回来少奶奶,我就不回去了。”

    “什么?欸!少爷!”

    可惜许林已经不耐烦的拍马而去,急促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街头。

    ……

    三年后。

    赵府的面前停下了一辆简朴的马车,依次下来的是一个年轻仆妇,接着才是女主子,转身又从车里抱下来一个粉雕玉琢的漂亮小姑娘,白白嫩嫩的,和年画里的小人儿一样。

    “小姐,到家了。”

    “是呀!”曾经娇纵的小姑娘,如今已经是沉稳的妇人了,“离家三年,没想到还有回来的一天。”

    “还不是那个人害得!”仆妇不悦的多了一句嘴,“要不是他雇人四处找咱们,咱们还过着逍遥日子,哪里需要躲躲藏藏……”

    被赵小敏看了一眼,仆妇识相的闭嘴,小姐嘴硬心软,根本就舍不得别人说许家公子半句不好。

    “进去吧!回头别又追来了。”

    赵小敏依旧年轻的眼里,闪过算计地狡黠,她等了许林五年,这才过去三年,远远不够呢!

    被算计的许林正苦命的骑在奔驰的快马了,三年以来,这样去逮一个人,已经成为了家常便饭了,也不知道这回说回京都的消息,是不是真的。

    “少爷!您慢点啊!”

    “废话!也等着去见孩子能不急吗?”

    好家伙,吃干抹净还拐了自己的孩子三年,许林一想到这个,浑身当然力气又回来了。

    这回总算有机会把自己孩子养得比端木青的好了,许林似乎看见自己变成慈父的模样,大展身手的机会到了。

    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当初种的恶果,终究有要偿还的一天……

    全文完

章节目录

农家小辣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问宁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问宁并收藏全本小说农家小辣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