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糖彩蛋剧场》

    2006年

    奥数闭幕式结束后,二十多名从全国各地来京参赛的学生们,自发组成游览北大与清华校园两支小队伍,想在明天回去之前,一睹梦想学府的芳容。

    “你想去北大还是清华?”秦梓洲把餐盘里唯一一只鸡腿夹到唐希恩盘子里。

    唐希恩又给他夹回去:“我想考北大,所以想先去北大看看。”

    “你是这届奥数第一名,清华和北大肯定都要你。但清华在世界大学排名里,要比北大靠前二十多名,我觉得你去清华更好。”

    唐希恩摇摇头,唇角耷拉下去,筷子在白米饭里轻轻戳了一下:“我妈说,我爸是北大的学生。”

    秦梓洲沉默。片刻后,红了眼眶。

    他把餐盘小格里的卤蛋夹到唐希恩餐盘里:“卤蛋给你吃,我讨厌蛋黄。”

    .

    立冬过后,燕园的银杏还像小扇子一样飘在树上,未名湖边的枫叶早已悄悄红了脸,红得如火如荼,红得如炬如血,在秋风中纵情摇曳着婀娜多姿的身影,装扮着多姿多彩的燕园。

    这是唐希恩第一次来北京,第一次进北大校园。

    未名湖面波光粼粼,湖边各种古建筑鳞次栉比,博雅塔优雅地直立在湖的对面。

    她在湖边找了个石头坐下。

    看着校园里来来去去的北大学子,她在想,她的父亲当年也一定在这湖边驻足过……

    他知道这世上,还有一个她吗?

    唐希恩不知道,但她还是想找到他,想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希恩,”秦梓洲拿着相机走过来,“不早了,我再帮你拍几张照,完了咱们回去吧?”

    “好呀!”唐希恩对着镜头笑起来,比了个V。

    视线越过秦梓洲,旁边,有个男人也在看着未名湖。

    他长得很高,比一米七五的秦梓洲要高上半个头,五官深邃,很英俊,但是气质很冷。

    他穿着黑色的连帽羽绒服、牛仔裤、乔丹鞋,背着一个黑色的双肩包,双手抄在裤兜里,神色清冷地看着湖面。

    一片枫叶飘落在他面前,他弯腰拾起,从包里拿出一支笔,在枫叶上写写画画,时不时抬头看看对面的博雅塔。

    “阿御!”另一个年轻男人小跑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等很久了?走吧!”

    他把笔收起来,跟着同伴一起走了。

    枫叶飘落在他曾驻足的地方。

    “拍好了,咱们也走吧!”秦梓洲收起相机。

    唐希恩回神,站起身:“哦好。”

    路过男人方才驻足的地方,她捡起那片落在地上的枫叶。金黄的叶子背面,用黑色水笔画出来的博雅塔栩栩如生。

    唐希恩从背包里拿出一本厚厚的书,将那枚枫叶夹进书页里……

    那本书的名字叫《简·爱》。

    一直跟着她,从Z市到香港、北京、波士顿,最后辗转回到了北京,在她婚前购买的小公寓里呆了两年,之后,又跟着她一起搬进傅时御的平层豪宅。

    最后,长眠于书房那面顶天立地的书柜最上层……

    ------题外话------

    这个美好的故事,从时糖开始,由时糖结束。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暗糖难防>,百度搜索“ ”看小说,还是这里好

章节目录

暗糖难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霏倾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霏倾并收藏全本小说暗糖难防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