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慕凛枫出了病房,林清瑜才愤恨地拿起葡萄塞进嘴里:“谁要回家了!不解风情的男人。”

    手机上刚好收到江晚晚发过来的视频,是徐嘉忆求婚的场面。林清瑜只觉得越来越烦躁。

    很快慕凛枫就办好手续折了回来,两人一路闷着回到御庭,林清瑜没有跟慕凛枫说一句话,就连下车都拒绝了慕凛枫扶她。

    走到门口的时候,慕凛枫并没有抢先去开门,只是示意她先走。林清瑜心脏突然砰砰跳了起来。

    在她推开门的时候,五颜六色的花瓣瞬间从门里朝着她扬了起来,偌大的客厅里摆满了粉色的玫瑰,旁边站着江晚晚,徐嘉忆,林小舒,杨晨雪,就连爱丽丝都被从F国请来了。

    “我只是出院而已,这么大排场。”林清瑜的朋友不多,能聊得来的几个现在都在这里了,可见慕凛枫是着实用了心的。

    “清瑜。”慕凛枫突然在她身边单膝跪下,“嫁给我。”

    他说的不是嫁给我好吗?而是用的肯定句。没有疑问,却也没有命令的语气,只是在叙述一件事实而已。

    “嫁给他,嫁给他!”江晚晚带头先喊了起来,紧接着别墅里回荡着他们齐齐喊出的这三个字。

    林清瑜正要说没有戒指不嫁,慕凛枫就从口袋里取出了一个丝绒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枚闪闪发光的钻戒。

    “我的天呐,这不是拍出天价的那枚戒指吗?慕凛枫你私藏了多久了?”江晚晚对这个戒指印象深刻。

    这是M国总统和他妻子结婚的钻戒,两个人相依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传言得到这枚戒指的人会一辈子幸福美满。

    “我……”林清瑜捂着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从进门到现在,有太多的惊喜和感动了。

    “你不答应,我可是要出手了。”他们两个磨磨唧唧的,倒是让围观群众看得着急,爱丽丝说着就朝他们走了过来,“当初我可是对King念念不忘。”

    “你少来,这是我男人。”林清瑜直接把手递给慕凛枫,“快给我戴上。”

    戒指缓缓戴在林清瑜的无名指上,这个慕凛枫早在林清瑜毕业典礼上就在筹备的订婚在此刻终于圆满。

    ……

    因为担心再过两个月显怀以后穿婚纱不好看,所以婚礼很紧张。

    好在慕凛枫手下的产业涵盖各个行业,筹备起来不是问题。而且两个人的婚礼只需要蒋老太太点头,其他的家人都只是只会一声就好,所以也没有耽误太多时间。

    一直到了婚礼这一天,林清瑜还觉得这就像是一场梦一样。

    “晚晚,你快掐我一下,我是不是在做梦。”林清瑜拉着江晚晚的手放在自己脸上,“我怎么突然就要结婚了呢?”

    “做什么梦。能把你娶回家,慕凛枫才真的是做梦都要笑醒了呢。”江晚晚在林清瑜脸上捏了捏,“好了,趁着这会儿还有时间,我再跟你说一遍流程。”

    江晚晚给林清瑜念着流程,林清瑜却一句话都听不进去。

    “不行晚晚,我紧张。”林清瑜拉住晚晚的手,止住了她没完没了的话,“你别说了,再说我可能给要逃婚了。”

    “谁要逃婚?”低沉地声音伴随着开门声一起传了过来,慕凛枫一身洁白的西装走了进来。

    在林清瑜说话前江晚晚先过去把慕凛枫推了出去:“不是跟你说了婚礼前不能见新娘子吗?昨晚上把清瑜接过来你都忍了,就剩这几个小时了你忍不了?”

    听到江晚晚说昨天晚上,林清瑜看着被关上的门红了脸。

    都以为昨天晚上他在酒店里就是跟慕凛枫不见面了,但其实慕凛枫担心她害怕,从二十一层高空翻了两个阳台到了她房间一直陪着她,一直到天亮才离开。

    伴随着婚礼进行曲,林清瑜被杨晨雪搀着交给慕凛枫,两个人站在台上,等待着跟牧师一起宣誓。

    正当所有人都沉浸在婚礼的甜蜜氛围中时,宫楚儿的母亲闯过安保跑了进来,冲着慕凛枫喊着:“野种配私生女,真是绝配!我的楚儿还在牢里关着,你们怎么配幸福!”

    宫父在后面跟着,一记手刀敲晕了宫母:“抱歉,一时没察觉让她跑了出来,我这就带她离开。”

    宫母被带走了,可是她的话却留在了林清瑜的心上。

    接下来的婚礼流程一切顺利,林清瑜笑着接受了所有人的衷心祝福,虽然有些疲惫,心中却仍被满满的幸福感所充斥。由于林清瑜怀孕的关系,礼成后便被慕凛枫送到了酒店套房休息。

    房间内终于只剩下林清瑜一个人,那些藏在角落里的不安才终于再次露出了端倪。

    林清瑜怔怔的透过直播看着招待宾客的慕凛枫,这样完美的他,究竟曾经经历了怎样艰难的过去呢?

    宫楚儿母亲的厉喝声仿佛仍在耳边,林清瑜轻轻抿住了唇,她和慕凛枫,会幸福的吧?

    一直等到婚礼结束宾客散去,慕凛枫带着醉意回到房间,林清瑜主动走过去拥住了他。

    “还在害怕?”慕凛枫在林清瑜唇角吻了一下,“都结束了。”

    “凛枫……”林清瑜犹豫着,不敢贸然触动慕凛枫的旧事。

    林清瑜刚一开口,就被慕凛枫打断:“不改口吗?”

    “老公。”林清瑜红着脸把慕凛枫扶到床边,“我不知道宫楚儿的母亲说的是什么意思,但如果你想找你的亲生父母,我可以帮你去问问奶奶。”

    她知道以慕凛枫的身份,很多事情需要避嫌,但是她愿意为自己心爱的人去查明真相。

    一声软糯的老公喊得慕凛枫心都要酥了,他把林清瑜拥在怀里,手轻轻覆在她的小腹上:“不用去找,我知道他们是谁。重要的是,现在你在我身边。”

    “可是……”林清瑜刚吐出两个字,唇瓣便被慕凛枫修长的手指温柔的抵住。

    “没有可是,我想要的就在眼前。”慕凛枫坚实的怀抱如同温暖的避风港,将林清瑜所有的紧张和不安彻底融化,“从今以后,有你足矣。”

    她靠在他的肩膀上,心头有温暖拂过。他说有她足矣,她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经历过风霜,从今晚后,再也不舍得分开了!

    只是……她心里依然有些无奈。

    一个人怎么能不知道自己来自哪里呢?

    就算慕凛枫说不在乎,说知道父母是谁,并不代表,他不是在安抚她。

    想到这里,她的心头不自觉又沉甸甸了起来。

    这样的心思,在数日之后,有了转变。

    那一日,她又睡了个懒觉,因为有了身子,总是容易犯困,睡眠时间自然也比旁人要多得多。

    但是和从前不同,这次她整理好自己,踏出房门,就听到楼下传来笑声。

    先前怕打扰到她,慕凛枫一直都不允许佣人闹出太大的动静,这次为什么……

    她怀着困惑,慢慢走到了客厅入口。再座的除了慕家的长辈,还有几个人背对着她,但是从他们的衣着和仪态,便能确定,对方的身份非同一般。

    似乎是心有灵犀,慕凛枫在此时抬起头看了过来,他的神色依然平静,只是眼眸之中浮动的愉悦却骗不了她。

    是什么让他如此高兴?

    林清瑜心中困惑,而慕凛枫的长腿一迈,已经走过来,搂住她的腰肢。

    与此同时,一直背对着她的那几位纷纷站起来,转过头看向他们。

    就在他们转身的那一刻,林清瑜微微一震,惊愕地看着面前的几个人,他们……和慕凛枫长得好像……

    那名年纪略长的女子率先走过来,清亮的眼眸之中含着笑意:“你是清瑜?我的儿媳妇吗?”

    听到儿媳妇这三个字,林清瑜困惑的心终于沉淀下来。

    她没有猜错,眼前的女子就是慕凛枫的母亲,虽然她还不太确定,但是很显然,站在女子身边的中年男子应该就是慕凛枫的父亲,至于他们身边的一男一女,依照眉眼而言,想必就是慕凛枫的兄弟姐妹了。

    慕欣欣看着慕凛枫和他身边的女子,眼眶一片湿润,她从来没有想到,走丢了二十多年的三儿子,会重新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当年三儿子走丢了之后,她和韩亦辰想尽办法,却始终没有找到他的下落,她一度以为,此生此世都见不到他了!

    却没有想到,儿子竟然会出现在他们面前,开口的第一句话是:“本来不想打扰二位,只是我妻子太挂心此事,所以需要劳烦二位走一趟。”

    她甚至不打算做亲子鉴定,这样的眉眼,这样清冷的性子,和韩亦辰简直是一个模子印出来般,根本无需做任何额外的确认。

    欢喜之后,他们就来到了这里,眼前这名叫林清瑜的女子,让她仿佛看到了年少时的自己,而她也从慕凛枫眼中看出了其中的幸福与宠溺。

    她失踪了二十多年的儿子,在世界的其他角落里过得很好,找到了幸福。

    想到这里,慕欣欣的心情便也跟着激动起来,眼眶里的泪水轻轻滑下,正在这时,一只大掌轻轻揽住了她,清冽的声音浮现在她的耳边:“这下安心了?”

    慕欣欣欢喜地点了点头:“从此以后,再也不会做噩梦了。”

    感谢老天眷顾,感谢上苍体恤她一个作为母亲的心,让她找回了孩子,一家团圆。

    至此,她的人生再无遗憾。

    愿世间众人,皆得圆满!

章节目录

一胎二宝:总裁爹地要劫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夕羽落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夕羽落并收藏全本小说一胎二宝:总裁爹地要劫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