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意没做声。

    画完了最后一笔,收笔,放下毛笔的同时,何占风才在背后,轻轻揽住了她的腰。

    “你到底还是舍不得,是不是?”

    他又轻声问。

    “那是你送我的第一件礼物,你不肯卖给别人,我自然也不会送。”

    温意回头,看了他一眼,道,“我知道你不会送,所以没有卖。”

    所以,他们是想到一处去了。

    何占风原以为,温意对自己是无所谓的态度,这一幅画的事情,忽然让他明白了什么。

    有些话,直说出来,倒是让大家都尴尬。

    互相心里都能明白,其实就够了。

    他将怀里的温意,轻轻转了个身。

    低头,额头抵住她的额头,深吸了口气,轻声试探着问,“昨晚为什么不找我,你倒是真的,一点儿也不吃醋么?”

    “一个空房间罢了,小唯早就说过,你跟白小时的事情,你若是还在意,就不可能睡在那儿。”

    何占风以前心里,确实有个包袱,仿佛他不进去打扰那个房间,白小时就还有可能回来似的。

    但是温意来了之后,他才发现,自己确实是可笑。

    温意没有生气,能够明白他的用意是什么,也确实让他有些吃惊。

    他沉默了许久,又小心翼翼地,柔声问她,“温温,那咱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以前的事情,我知道是自己做错了,给我一个机会,让我用以后,来弥补你,好不好?”

    温意以为,自己没有走,也没有闹,已经是很明显的答案了。

    她不会走了。

    倘若她要走,就在支开了小唯之后,她便有机会逃走,今天何家的人又少了很多,静悄悄的,正是走的好时机。

    而她却选择了专心致志地,站在书桌前,练字画。

    事实上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镇定,也许是,经过了这两年的时间,她已经变了。

    何占风却还在等着她给一个答案,好,或者是不好。

    温意没有和他对视,只是垂着眸,轻轻点了下头,小声回了一个字,“好。”

    而何占风,听到这个字,却出乎她意料的,什么反应都没有。

    几秒之后,才将她搂入了怀里。

    “我就知道,你会同意。”他在她耳边,像是叹气一般的,轻声道。

    温意也不知是怎么的,听他说这句话,忍不住勾起嘴角,笑了。

    有句话说得很对。

    有时候人演戏,演着演着,也就成了真,出不了戏了。

    她跟何占风两人,已经像这样淡然相处,好久好久了,几乎是,已经心意相通。

    有些事情,你从不会预料它的到来。

    正如何占风的世界里,忽然闯进了温意。

    正如温意的世界里,忽然闯进了何占风。

    而它就那么发生了,搅得互相的世界,翻天覆地,惨不忍睹。

    可最后才发现,哦,原来以前才是错的,现在,才是对的。

    何家一大家子的度假,果然是度了整整半个月有余。

    直到何占风给他们打电话,说公司没人管了,他跟温意两人也出去补了个蜜月行,何家人这才匆匆忙忙地赶回来,收拾何占风丢下的烂摊子。

    他们原以为何占风是开玩笑,说要休假半年。

    哪知道何占风当真,停掉了自己和温意的手机,失联了整整半年。

    回来的时候,何占风比之前胖了些。

    而温意,也胖了许多。

    何家全家人都照着老太太之前的嘱咐,就当之前两年的事情,什么都没发生过,对温意亲热得不得了,只字不提以前。

    老太太上上下下看了温意好几圈,看了好久,看出了破绽。

    “怀上了?”她有些不可置信地,捏着温意的小手,轻声问。

    温意只是笑。

    比之前圆了一圈的小脸,嫩到能发光的那种状态。

    旁人说,怀孕了之后,女人就会变得容光焕发。

    老太太激动得话都说不出,直接送温意去医院检查。

    做了B超单子出来,已经受孕五六周。

    老太太当下做了个决定,以还未出生的曾孙的名义,创办了一个慈善基金会。

    这是老天爷赐给他们何家的福报!!!

    温意跟何占风,是在征询了医生的意见之后,可以怀孕,才努力造人了。

    但温意的体质也着实有些弱,全家上下将她当成宝贝疙瘩一般护着,从两三个月开始便保胎,一直到临盆,也是做了剖腹产,没让温意吃太大的苦头。

    但就为了这一个,温意也是从鬼门关里走了一遭,心脏受了刺激,昏迷了一天才醒过来。

    醒来之后,何老太太抱着温意,哭得都没了家长的威严。

    “乖乖,不生了,咱们以后不生了!就这一个!”

    何可人在旁调侃,“奶奶,您不是说过,想让嫂子生五个么?”

    “真的不生了,不要五个,一个就挺好!一个更宝贝!”老太太第一次没因为何可人顶嘴而训斥她,眼泪婆娑地回道。

    何占风也从没说,要温意多生几个。

    温意能够豁出这条命,给他何占风生一个孩子,他已经别无所求。

    何占风家里藏着一个宝贝娇妻,宝贝儿子,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而见过他的宝贝的人,却是少之又少。

    因为经历过这辈子最为惨痛的教训,一次大意,便让温意失去了她的第二个父亲,所以何占风便习惯了低调。

    而温意,也默许了他的低调,从不张扬,从不外露。

    孩子百日酒的时候,温意也没有出席,而是选择躺在床上养病。

    于是便传出了,何占风的妻子是个病痨子的风言风语。

    温意听到这些闲话,也不过是笑了笑,不予置否,她确实身体不好,那些人没有说错。

    多年后的某一天,一个名家字画展上,忽然有人花千万高价,买下了一副彩墨图。

    画的,是一片竹林,半边鱼池,半扇窗户,一串风铃,一人躺在椅子上,没有露脸。

    画得确实好,唯美生动,每一笔,都栩栩如生。

    但是卖到这样的天价,确实惊动了当时参与画展的所有人。

    有熟悉的人认出了,那是何占风家的一片竹林。

    经过何占风一位好友的默认之后,于是大家才知道,原来何占风名不见经传的夫人,便是这位名家。

    此消息一出,震惊四座。

    大家这才知道,何占风的小娇妻,是怎样的一块瑰宝。

    据传,买下这幅画的人,不是何占风,也不是他们的家人。

    而是一个不愿透漏姓名的企业家。

    从那以后,温意再也没有画过彩墨图。

    唯此一张孤品。

    于是,大家便相信了,那幅画,确然是送给故人的一件礼物。

    画上那个没有露脸的人,到底是谁,不得而知。

    媒体曾经问过何占风此事。

    而何占风只是笑而不语,从未给过答案。

    终究成了一个迷。

    完。

章节目录

厉少,宠妻请节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青蓝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蓝并收藏全本小说厉少,宠妻请节制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