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这些臭虫子,都给我消停点。”

    陈思涵一挥手,还想与众人缠斗的山葵兽却是凭空消失了。

    众人骇然,纷纷扭头来看陈思涵。

    陈思涵抓了抓头,不知道怎么解释,就随便找了一个由头“我有个很大的空间灵宝,能够装下这些山葵兽。”

    “如此甚好,把它们关起来,总比耗死咱们强。”

    刘旋风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随后找了一棵大树,背靠着大口喘气。

    就在这时,田娇娇噗通一声栽倒在地。

    陈思涵连忙走过去,替田娇娇把脉,半晌过后,陈思涵才从惊诧中回过神来。

    田娇娇的体内有一股诡异的力量,这股力量似乎藏在她的血液之中,陈思涵方才是打算给田娇娇喂下一颗丹药的,结果她的身体竟然在自我修复,就连失掉的大量鲜血,也如注满水的水池一样,慢慢回血。

    陈思涵松开田娇娇的手腕,又拿出帕子替对方将额头上的泥土擦拭干净。

    “陈姑娘,田娇娇没事吧!”

    刘旋风悄然走近关切道。

    陈思涵摆了摆手“没事,只要休息片刻就好了。”

    “那就好。”

    刘旋风似乎这才放心,便回到原来的位置继续休息。

    “每个人都有秘密不是吗?正如我的秘密,不可以跟不相干的人分享,亦如你的秘密,只要你不说,谁也窥探不了。”

    陈思涵最后又看了一眼田娇娇,便走到自家夫君身边开始商量接下来的计划。

    半晌过后,陈思涵决定公布一个她和夫君都能够接受的事实。

    “诸位,很高兴你们能陪我们走到这里,只是接下来的路我不希望你们再跟着我们,放心,钱一分不少,现在就给。”

    说着,陈思涵就拿出了八个乾坤袋。

    经过几天的相处,陈思涵最信任的就是刘旋风跟田娇娇,目前田娇娇在昏迷着,分发钱的事情自然就落在了刘旋风的身上。

    当陈思涵将乾坤袋递到刘旋风的手上时,刘旋风整个人都还处于呆愣状态。

    回过神后,刘旋风连忙推开这些乾坤袋,不敢置信的看向陈思涵“陈姑娘,我们的任务都没完成,怎可要钱,这不符合道上规矩。”

    “已经死了一个队友了,属于她的那笔钱,你想办法再找找,看她有没有亲人或者重要的人。然后将她的那笔钱给他们,起初我也想过,给钱办事,你们的命和我无关,但是当一个人因此丢掉性命后,我妥协了,因为我会内疚,甚至这还会影响到我以后的修为。”

    “若陈姑娘执意如此,不如这样,你给我们找个更好的差事,最好是长期的,这笔钱,陈姑娘拿去,我们就只收那个定金如何。”

    刘旋风上前一步,态度诚恳。

    陈思涵觉得,这个刘旋风瞧着五大三粗,没想到还是个心思透亮的人,这样一来,可不就是细水长流了吗?

    陈思涵又看向其他人“你们也是这么想的吗?”

    “对,我们也是这么想的。”

    众人点头,瞧着陈思涵与刘旋风一般诚恳。

    陈思涵微微叹了口气,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虽然钱省了,可是又多了七个麻烦。

    罢了,等回去就再开几个济世堂,让他们这些人也好有个奔头。

    应下几人的要求,又与几人寒暄了一番,陈思涵就拉着王拓一起躲进了药房空间。

    她是真的害怕再与几人聊着,他们会改变主意。

    见自己的雇主走了,以刘旋风为首的几人这才各自散去,总而言之,这一趟对他们来说一点没亏,还赚了,只是可惜了那位队友。

    三日后,死亡森林,一处崖谷里。

    一团拳头大小的火红色火焰在陈思涵触及的同时,几乎将她全身覆盖。

    一旁伤痕累累的王拓顾不得多想,连忙将被火焰吞噬掉的人紧紧抱住。

    陈思涵在剧痛之中,感受到了自家夫君的气息,用着仅有的理智咆哮道:“你疯了吗?你不要命了。”

    “思涵,说好了的,要死一起死,我们从两天前发现红莲业火后,就一直在被它攻击,它不就是想要我们的命吗?给它就是。”

    陈思涵还想说什么,已然发现自己的喉咙已经被烧毁,只能发出咯咯的沙哑声,接着,是她拼命保护的眼睛、脑袋还有心脏,几乎全被红莲业火吞噬。

    “就这样吗?这犹如昙花一现的一生。”

    用尽最后一丝力气,陈思涵转过身,将早已烧得不成人形的王拓紧紧抱在怀里。

    痛,就像身体被卡车碾了无数遍一样。

    地上的人儿抬起沉重的眼皮,再睁眼时,发现自己正被一群人围着。

    陈思涵豁然一惊,连忙从地上跳起来“我这是死了吗?这里是阴曹地府,还是天堂。”

    一个头戴卷帘金帽,身穿龙袍华服的男人轻咳了一声“你就是陈思涵。”

    “你就是阎王爷。”

    陈思涵不知道怎么想的,反正这句话张口就来了。

    若对方不是阎王爷,为何一见面就把她的名字说了出来。

    “大胆,有这么跟天帝说话的吗?就算你遇了仙缘,也不能和仙界的天帝……”

    “罢了,不知者无罪。”

    被称作天帝的人,一挥手,朝着陈思涵冲上来的两个武将连忙退到一边。

    陈思涵懵了,是她想成仙所以,在死前的几秒钟,为自己构建了一个仙界吧!

    于是她伸手狠狠捏了一下自己,结果很疼。

    “太上尊者,还是你与她解释吧!”

    坐上天帝再次开口。

    紧跟着,陈思涵的肩膀就被人拍了一下。

    转头间,看到的却是自家夫君,穿着一身白色长袍,手持紫金葫芦、额前甚至还有一朵红色莲花印记……这模样简直就是升级版的夫君。

    “夫君,你似乎变好看了。”

    “思涵,其实我……”

    “打死你,谁让你扑上来的,你知不知道,当时我都快要吓死了。”

    陈思涵奋不顾身的抱住王拓,全然不顾众仙人像是看傻子一样的目光瞧着某人。

    坐上的天帝也有点看不下去了“太上尊者,毕竟是你的家事,你自行处理吧!”

    “谢天帝。”

    王拓拜过天帝后,索性将某人打横抱起,飞离了这满是打趣目光的凌霄宝殿。

    陈思涵从开心之中回过神,擦了擦眼睛,然而,当她看到夫君抱着自己来到了一处宫殿门口时,腿都软了。

    因为宫殿的门匾上写着兜率宫三个字,陈思涵不傻,这兜率宫明明就是神话故事里,炼丹的那个太上老君住的地方。

    “思涵,你现在也是一个仙人了,放心,要不了多久,你也会成为像我一样的混元无极大罗金仙,再之后,我们就会一直一直在一起,直到桑海桑田,海枯石烂。”

    不管王拓说什么,陈思涵都想的都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

    咽了一口唾沫,顿觉后怕。

    “夫……夫君,你是不是有很多事情瞒着我,要不,我们合离吧!我觉得我们可能不合适。”

    “陈思涵,你听好了,收起你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现在,你想问我什么,我都可以回答你。”

    王拓特别生气,尤其是看到自家娘子嫌弃他的眼神。

    陈思涵感受到了一股威压,似乎是她从未见过的,很强,甚至只要稍稍用力,她就有可能灰飞烟灭。

    深吸了一口气,她还决定从最关键的问起。

    “我,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来到仙界,我都没有渡劫。”

    “天丹宝典是我的一个分身写的,我的分身曾在星罗城游历,而那红莲业火,则是我的一根头发所化。你吞噬了红莲业火,后来,又烧死了我的分身,我怕你伤心,就让天帝破格将你带来了仙界。也就是凡人常说的仙缘,常言道,遇仙者,亦可得道白日飞升。”

    “那,那你又是谁。”

    “我的名字有很多,素有科技文明美誉的地球大世界,那里的人称呼我太上老君,我曾游历过地球,但我在地球的分身却是一个老头。”

    似乎一切都明了,也就是说,她的夫君是面前之人的分身,分身死后,正主就把她带来了仙界。

    不过她还是搞不懂,想着想着,心中便莫名悲伤起来。

    王拓似能看穿陈思涵所想一般,连忙补充道:“我就是你的夫君,分身是正主身体的一部分,你所想的、曾经的一切我都经历过。”

    “那我们的孩子呢!也是假的吗?”

    陈思涵几乎崩溃,尤其是当得知自己被骗了后,那种悲愤之情,足矣毁天灭地。

    “真的,我说过,都是真的,除了你的夫君掉了一根头发之外,一切完好。”

    陈思涵还是不信,意念一动,骤然间便回到了期许已久的药方空间。

    此时的王闯和云庭,正在跟黑龙、天乾、上官百还有林雪姐弟几人玩丢手绢的游戏,看到她回来,也是一惊。

    “娘,你可算回来了。”

    王闯丢掉手上的手绢,一把扑向陈思涵。

    直到双腿被冲过来的肉包子撞得生疼,才敢相信这是真的。

    “我离开了多久。”

    陈思涵笑嘻嘻问道。

    “娘你是不是发烧了,才几天而已。”

    “你娘就是发烧了,你爹我要给你娘看病去,你呀,就继续玩,等你娘病好了,就回来给你们做好吃的。”

    王拓的声音突然响起,陈思涵当即就是一个哆嗦。

    虽然她现在大致明白了一些事情,可还是觉得别扭,尤其是面对这个夫君的时候。

    既然分身是他的头发,那么,她岂不是和一根头发生了孩子,这也太恐怖了。

    王拓似总能猜到陈思涵的心思,拉着陈思涵回到兜率宫后,就亲自沏了茶,开始为陈思涵解除各种疑惑,包括生孩子的事情。

    听了一半,陈思涵就听不下去了,什么叫有事钟无艳无事夏迎春,合着跟她生孩子的是正主,每天撒糖的是分身,她都有点同情那个分身了,虽然只是一根头发。

    “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是我。”

    “关于这个话可就长了。”

    王拓将手边的茶一饮而尽,随后,便开始跟陈思涵讲那些前尘过往。

    原来,她与夫君曾在某个大千世界有过一段过往,那个大千世界的人不能修炼,后来她死了,转世之后出生在了地球,接着便到了异世中原,直到吞下红莲业火羽化登仙,这一切都是她夫君为了更好的与她长相厮守而策划的一切。

    包括那个药房空间,其实就是她夫君亲手为她炼制的一个空间仙器。

    一切真相大白,陈思涵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开心。

    “夫君,我的爹娘和亲人怎么办。”

    “人间一年,仙界一天,你想在爹娘身边,这还不简单,让夫君我帮你炼制一个分身,此后,分身所感便是你所感,分身所想便是你所想,分身所经历的一切便是你经历的一切,这样,爹娘亲人就有了陪伴,自然而然也就少了羁绊。”

    “那我要多炼几个,一个留在星罗城,一个留在中原,至于我,我要修炼,可不能比你弱才行。”

    王拓无奈笑道“那你可要想好了。”

    随后,王拓便与陈思涵讲了仙界的修炼规则。

    陈思涵现在只是一个普通的仙人,从仙人往后,还有四个等级。

    分别是,天仙、金仙、大罗金仙、混元无极大罗金仙,每个等级也分初期、中期、巅峰,每进一级,要经历天劫,要么修为精进、要么魂飞魄散等到修成了混元无极大罗金仙才算是真正的神仙,拥有数不尽的寿命、不死不灭、甚至还能踏碎虚空,前往任何一个大千世界

    听完这些讲述,陈思涵没差点吓死。

    “夫君,你从仙人修炼到混元无极大罗金仙用了多少年。”

    “差不多,三千年。”

    王拓很想听到自家娘子夸赞他天资不错,可一转头,哪里还有娘子的身影。

    此刻的陈思涵,已经躲进了药房空间,将自己锁在卧房中,她觉得当下就应该享受几年,不然今后还不得累死。

    “思涵,咱可以慢慢修炼,又不是让你上刀山下火海,快把门打开。”

    “不开,我想一个人静静。”

    “那我们一起静静。”

    陈思涵正要说不行,一只大手已经攥住了她的手腕。

    “思涵,要不我们先生个女儿,等女儿长大了,你再开始修炼,如何。”

    “不……呜呜。”

    全书(完)

章节目录

盛世独宠:神医狂妃有点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国产欧巴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国产欧巴并收藏全本小说盛世独宠:神医狂妃有点萌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