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好可惜啊!”

    “太可惜了太可惜了!”

    “这个也舍不得……”

    轩辕玥处理完正事回寝宫,刚走到院子里,就听到了女子娇娇软软的声音。

    即便真正相守的时间已经超过了一千年,但每次听到她的声音,看到她美好的面容,他还是会觉得有仿佛种柔软的东西,软软地从心底溢出来了一样。

    他快步进屋,只见女子正在摆弄一堆物件。

    “凝儿,这是在做什么?”

    冷凝月从忙碌中回神,眸底满是幽怨:“活得久有什么好的,你看,我收集的这些宝物都要将我的神戒撑爆了。”

    没有当东人王王后之前,她自己的敛财本事就不小,所过之处,但凡能称得上是“宝贝”,而她又觉得有用的东西,她就都收集了起来。

    当了东人王王后之后,收集宝物就更是方便了。

    就算她什么都不干,底下也会有人争相将宝物送到她的面前。

    就更别提,段二这东人王、魔尊的双重身份,以及小白这龙王的身份,更是视宝物如大白菜,一个劲儿往她这里送。

    饶是她的神戒面积足够大,可容纳山河,也还是……满了。

    这还是她目前能做出的容积最大的神戒了,其容积可以装下一整个江山。

    “一个神戒满了,就再戴一个嘛。”段二笑得满脸宠溺。

    冷凝月白他一眼:“能不能给个有建设性的提议?”

    她不喜欢在身上挂太多配饰,哪怕是如今身份已经足够尊贵,也还是不改简约素雅的习性。

    让她带满满手的戒指,她估计会别扭到吃不下饭。

    “我帮你收拾。”

    轩辕玥也知道她不喜欢骄奢的生活,戴神戒都只是为了方便,而从来都不是为了美观以及炫耀。

    忽然,冷凝月神色一动:“咦?这幅卷轴……”

    轩辕玥循声看去,目光在触及到那一副卷轴之时,神色有了不自然的波动。

    彼时,他已经熟练掌控了喜怒不形于色的本领,自然地从那甜美小女人手中接过卷轴,他笑道:“时隔两千年再见到它,真有恍如隔世之感。”

    冷凝月纠正:“本来就是隔了一世,不用恍如。”

    那卷轴,乃是两千多年前,他还是天绝大路的冥帝的时候,她从另一个天才穿越者唐笑的手中拿到的。

    卷轴里,是一条血龙脉。

    后来成皇后和慕尘卿搞鬼,将修炼界的龙脉偷走,她还想把这一条血龙脉送到人界,去取代原先那一条龙脉来着。

    可惜,这个想法最终也没有付诸行动。

    直到天尊出现,她和天尊正面硬杠之时险些轰碎了整个天绝面位,无奈之下,她让人利用血龙脉的力量,来稳住了即将崩坏的面位。

    之后不久,卷轴又回到了她的手中,不过,血龙脉的力量已经被消耗的差不多了,她也就没有再拿出来看过。

    这些年,卷轴随着她一起辗转各处,每当一个空间戒指满了,她就会把它连同一对宝物一起,挪到另一个空间戒指里。

    直到今日,她无意间瞥见,才想起了那一段往事。

    “说起来……”看到这一幅卷轴,她突然想起了一个困扰了她很久的问题:“我记得当年唐笑曾经说过,如果你想动用这卷轴里的血龙脉,就必须经过一个考验。那个考验,到底是什么来着?”

    轩辕玥打开了卷轴,长长的画卷挡住了他的双眸,连同着他眸底的波动,一起被遮掩了下去。

    脑海中,却浮现出了那时的情景。

    ***

    “欢迎光临,我的独占神话。”

    长相英俊、笑容满面的男子站在群山的尽头,脑后是一轮白色的太阳。

    日光的照耀下,男子高大的身材本该显得伟岸健硕,但不知为什么,凤冥绝却总有种滑稽之感。

    “年轻人,你是想要这座美人遍地的美人龙脉呢?还是要这座可以助你立马飞升的神龙脉呢?还是想要这座暗红色、一点儿都不喜庆的血龙脉?”

    凤冥绝越发觉得这人像个傻子:“到底有什么考验,直说吧。”

    “你这人,真是一点意思都没有!”青年看着凤冥绝扑克一般刻板的面容,顿感无趣:“也不知道那丫头看上你什么了。”

    话落,他倏然靠近。

    平举着手掌里,有一粒浑圆的丹药。

    “这是引魔丹,服下之后,会勾动你心底关于她的心魔。你放心,这玩意儿不会要你的命,而且只有短短五分钟的发作时长。服下它,不管结果是什么,血龙脉就都是你的了。”

    “当然,你也可以不服用。我早在将卷轴交给她的时候,就已经启动了自爆程序。若你不配合,我会毁了这卷轴,同时释放出讯息。届时,她就会知道你不过是个不敢接受考验的胆小鬼以及……别有用心者。”

    话落,凤冥绝已经拿起了丹药。

    唐笑呵呵一笑,得意中透着讥诮。

    将丹药吞下去的前一秒,凤冥绝冷冷道:“别误会,我不是惧怕你的威胁,只是对自己、对我们的感情有信心而已。”

    丹药化作又苦又辣的热流,自喉咙处一路延伸,眨眼就上了头。

    血红色的世界里,他和英俊的青年剑拔弩张。

    这个世界一片狼藉,到处都是惨败与崩毁的痕迹。

    英俊的青年手持龙形长刀,神情冷冽:“自古成王败寇,天下之争只有胜败,没有亲情。就算你是笨姐姐的男人,我也不能把天下拱手让你。”

    “何必非要如此?”

    凤冥绝已经完全代入了那个世界,他就是那个贪图天下的枭雄,为了天下,一路手刃对手,终于,有一半的天下尽归他手。

    只要打败了眼前这个青年,他就能够成为这片土地上至高无上的王。

    可偏偏这时,他却爱上了一个女人。

    那女人和眼前的青年是姐弟,当初,他为了麻痹这个青年,故意接近那个名叫冷凝月的女子,并与之成亲。

    本是心怀叵测的利用,不料却在之后的相处中渐渐爱上了对方。

    “从你故意接近她的时候,依旧已经彻底输了!”青年的面容,突然变得狰狞了起来:“你以为你的演技很好吗?她蕙质兰心,早就看出了你的不怀好意!”

    “可!明知你别有用心,她却还是义无反顾地爱上了你!”

    “不过没有关系,只要杀死你,这一切就都能拨乱反正。我会赐给她一堆男人,很快,她就会忘了你……”

    “你敢!”想到那个女子有可能会左拥右抱,凤冥绝比丢了江山还要难忍和愤怒。

    两个男人手持长剑,战斗再次爆发。

    他技高一筹,将那个傲慢的、歹毒的青年压着打。

    终于,他爆发出最强杀招,将那个青年大翻在了地上。

    青年鲜血潺潺间,拼死一搏,带着无可匹敌的杀气。

    那一刻,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没有第三种走向!

    在他的兵器即将没入那个青年的身体的时候,青年突然狞笑一声:“杀吧杀吧!你杀了我,姐姐就永远都是我的了!我们两个血脉相通,性命相连。只要我死了,她也会和我一起死!今后,没人能够再抢走我的姐姐!”

    “什么?”

    凤冥绝一愣。

    “我根本不是她的弟弟,而是她的本命契约兽!只要我死了,她也活不成!生生世世,我们都会捆绑在一起,至死不休!”

    那一句“我死了她也会死”,就像最恶毒的魔咒。

    本该刺下去的兵器,怎么也无法再向前一步。

    不出意外的,他迎来了那人的反扑。

    兵器进入身体的那一刻,他最关心的,却不再是江山社稷,而是另外一个问题:“你说的,可是真的?”

    “当然是!”青年嫉恨的眸中,杀气闪烁。

    “有你保护她,我也就放心了。”

    身体轰然倒地的瞬间,凤冥绝清醒了过来。

    啪!

    啪!

    啪!

    唐笑吊儿郎当地鼓着掌:“太精彩了!简直太精彩了!”

    “有意思?”

    凤冥绝不理解这人的恶趣味。

    “一个人在生死关头的选择,往往代表着内心最真实的情感。如果刚刚,你会选择杀死她的那一头契约兽的话,那么,我就该替未来的她感到担心了。”

    唐笑收敛了恶趣味的笑容,有些唏嘘,也有些欣慰:“她比我运气好,遇上了你这个良人,如此,我也就放心了。”

    随即,拍了拍凤冥绝的肩膀:“只是,像我们这样的恶人,一旦认定了一个人,就会全心投入和付出。你若真的爱她,就要提前想好,一旦将来真的出现必死之局,又没有破解之法的话,如果你真的为了她而丧命,她不会原谅自己的。”

    破解之法么?

    在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凤冥绝都为了这个破解之法而感到头痛。

    他也想破解,所以暗中给伯温下了命令,渗透进幽冥族,进入祠堂,去沟通那些无辜枉死的先人。

    危机爆发的最后一刻,他看着小女人焦急而又隐忍的脸,突然想起了曾经的考验。

    如果说,那一次的考验,他是在危急关头的下意识选择,那么这一次,他就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看懂了自己的心。

    无论何时,也不管她将来还会不会记得她,他都希望她可以平安顺遂地活着。

    不管是再来一次,两次,还是多少次,他的选择,始终如一。

    “那个考验啊……他让我在血龙脉和你之间选择一个。”

    冷凝月一瞪眼:“这个人真是太恶趣味了!这考验还能再庸俗一点儿么?”

    某人挑眉靠近,眸底闪烁着别样的信号:“娘子,你的重点……是不是偏了?这种时候,你难道不该称赞我情比金坚么?”

    “咦?”冷凝月讪讪一笑:“因为我相信你啊!”

    其实,她是有点儿怀疑他所说的考验。

    不过这会儿,看着他越来越危险的眼神,她无暇思考,只能仓皇后退:“这大白天的……”

    某人大手一挥,屋内的光线顿时暗了下来:“现在,天黑了……”

    嬉笑声中,他知她被转移了注意力,欣然一笑。

    一辈子那么长,她又那么美好,他一定会拼尽全力留在她的身边。

    (真·完)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太子,慢走不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弦公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弦公子并收藏全本小说神医嫡女:太子,慢走不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