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阳高照,天色极好。

    言家不在华夏,这里不过华夏的春节,但言家都大多都是华人,从以前开始,就一直保持着过春节的习俗。

    今年,也一样。

    从里到外,都贴着对联,挂着红灯笼,一派喜气洋洋的热闹红。

    各家各户的小孩子们也穿上了新衣服,拿着鞭炮到处噼里啪啦的。

    弓芝瑜夫妇,言默林和顾梓菲,百奇都站在停机场,紧张又期待的看着天空上那辆越飞越近的直升机。

    哗啦啦的螺旋桨声音如雷声般逼近。

    直升机缓缓的停了下来。

    机舱门打开,小小的红色人影一下就跳了出来,张开小胳膊狂奔。

    “外婆,外婆,兔兔好想你呀,抱抱~”

    “埃,乖乖兔兔,来,外婆抱抱。”

    弓芝瑜欢喜往前,接住小人儿,抱起来就带着她转圈圈。

    祖孙俩亲的不行。

    言震泽见此,酸溜溜的委屈了,“小兔兔,你只抱外婆,就不想外公吗?”

    “想,兔兔可想外公了呢,外公亲亲~”

    兔兔伸着脑袋就在言震泽的脸上吧唧了口,一下就把老爷子逗的眉开眼笑,高兴极了。

    “这个小机灵鬼,瞧把爸妈哄的一愣一愣的,超级大红包又骗到手了。”

    走在后面的言晚笑着吐槽。

    霍黎辰搂着言晚的肩膀,语气里满满的都是宠溺和纵容,“千金难买爸妈开心。”

    瞧,这甜言蜜语的理直气壮。

    言晚瞪他,“你这个当粑粑的,要是无底线的把兔兔给我宠坏了,我绝对不会发过你的!”

    说着,言晚还做出凶巴巴的样子,手握成拳要揍人似的。

    霍黎辰配合的抖了抖身子,“老婆,我伤还没好全呢,打不得,受不住,肯定不会找揍的。放心,宠兔兔我绝对坚守底线的。”

    霍黎辰在心里默念,底线就是禁止任何人伤害兔兔,禁止任何小男神觊觎兔兔。

    嗯!

    说话间,言晚和霍黎辰走到了言震泽夫妇面前。

    “爸,妈,新年快乐。”

    他们同时开口。

    “好,你们也新年好。”弓芝瑜见到这小两口幸福和睦的在一起,比什么都还要开心,欣慰,只是,她疑惑的在他们身边看了看,“余生呢?怎么,他没跟你们一起来吗?”

    言晚笑了笑,牛头看向身后。

    只见一个穿着五岁多的小男孩,穿着绅士的小西装,衬的粉雕玉琢的小脸蛋更加的好看,稚气还未脱尽,就已经能隐约见到那逼人的帅气。

    然而,与他的绅士高贵所不符合的是,他的手里抱着一个比他半个身子还要打的箱子,似乎还特别重,他走的一步一步都似乎要陷进了草地里,十分艰难。

    见此,弓芝瑜脸上的笑容瞬间就变成了火气。

    不满的责备到:

    “你们怎么当人父母的?余生才那么点大,就让他自己搬这么重的都东西,可不得把他给我压坏了。你们不心疼,我这个当外婆的还心疼呢!”

    说着,弓芝瑜就要走过去帮衬霍余生。

    霍余生开口道:“外婆,你别怪爸妈,是我自己要搬的。”

    “自己要搬?”

    弓芝瑜疑惑不已。

    兔兔扭动着从弓芝瑜的怀里跳下来,蹦蹦跳跳的跑到霍余生的面前,献宝死的说到:

    “这里面是兔兔和哥哥一起给外公外婆,舅舅舅妈,还有百奇舅舅准备的新年礼物,要我们自己送才有诚意呢。”

    弓芝瑜高兴的眼眶都红了。

    “我的好兔兔,好余生,外婆真的感动死了。”

    言震泽也一脸的欣慰笑容,还没看见礼物是什么就已经高兴的仿若得到了全世界。

    言墨林和白起也都嘴角含笑,颇有些期待的箱子里的礼物。

    到是顾梓菲,脸颊不自在的发红,脑海中还不断的想着兔兔那医生“舅妈”,她虽然和言墨林在一起了,可也还没有扯证办婚礼,这时候叫舅妈不太合适吧?

    心里想着不合适,但是她的嘴角,却不由得往上扬着。

    由于弓芝瑜心疼,舍不得霍余生在抬着这么大的箱子走进房子,就提议要在这里就拆开箱子手礼物。

    兔兔见外婆那么急切的想看礼物,也就贴心的满足了她的愿望,就在草地上将礼物给拆开了。

    礼物并不是买的特别昂贵的东西,而是普通的石膏人偶。

    弓芝瑜他们都一人一个。

    石膏是照着他们本人的形象捏的,单看石膏胚,至少有八成相似,甚至是还有着每个人的特色和神韵在。

    但,与石膏胚的王者等级所不符的,是外面的上色,可以说只是比青铜好那么一点点的黄金段位。

    上色就是小孩子的涂鸦,没有任何技术和艺术性可言,细节之处更是衔接的惨不忍睹,约等于狗啃的。

    兔兔捧着弓芝瑜的石膏像,小脸上满满的都是自豪,“石膏胚是哥哥做的,颜色是我上哒,兄妹合作完美无双,外婆送给你,喜不喜欢?”

    弓芝瑜眼睛都没眨一下,“喜欢,特别喜欢,以后这就是外婆最贵重最宝贝的收藏品了,外婆会好好保存的,放在收藏架的最中央。”

    自己的作品被人喜欢,兔兔开心的笑了。

    又十分积极的拿出其他的,挨着挨着送给他们。

    送到顾梓菲的时候,她甜甜的叫着,“舅妈,送给你,以后你和舅舅生了小宝宝,我在给你抱抱做石膏像~”

    开放不羁如顾梓菲,被一个看起来只有两岁多的小豆芽说生宝宝的话题,她也遭不住的红了脸。

    她接过石膏像,脸颊红红的道:

    “这种事,我可做不了主,要问你舅舅的。”

    果断的将锅甩给言墨林。

    兔兔天真的扭头,“舅舅,舅妈问你什么时候打算和她生孩子?”

    顾梓菲:“……”一口老血差点喷了出来。

    她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了?这小丫头转述能力怎么能这么这么歪呢!

    “不是我问的,我没这个……”意思……

    她解释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愕然对上言墨林极其深沉、幽暗的视线。

    他忽的走近她,高大的身躯犹如一座大山般压来,让人局促,又心动。

章节目录

契约成婚,总裁宠妻30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唐小甜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小甜并收藏全本小说契约成婚,总裁宠妻30天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