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人静,慢慢梁桢也就睡着了,也不知睡了多久,感觉旁边有细细簌簌的声音,起初以为只是邻座的人在动来动去,可渐渐觉得不对劲。

    有人在扯她盖在身上的摊子。

    梁桢好像有人在扯她身上的毯子。

    不,不是扯,是往上拉。

    认清这个事实的梁桢当即愣了下,但当时整个人还处于似睡非醒的懵懂中,她强行坐起来,将眼罩扯下。

    “你……”

    刚想跟邻座的人理论,可后面的声音却一下被收住了。

    她看到了什么?

    梁桢呆坐了两秒钟,又抬头伸长脖子看了眼四周,四周机舱内灯光昏暗,有人在睡觉,有人在看报,还有人在拿着电脑或者PAD看电影。

    也就是说,她不是在梦里。

    “你……”梁桢瞪大眼睛盯着旁边的人,心口还在噗噗跳,“你怎么在这儿?”

    旁边的人笑了笑,“我为什么不能在这儿?”

    梁桢闭上眼摇了摇头,“不是,我不是这意思,我是说…你怎么在飞机上?”

    “那为什么我就不能在飞机上?”他玩着一双桃花眼,贱兮兮的笑容摆明了就是在抬杠。

    梁桢咬了下嘴唇,“你存心的是不是?”

    钟聿耸耸肩,“存心什么?”

    梁桢:“你到底什么意思?”

    钟聿:“你说呢?”

    梁桢被他这无赖的样子弄得一口气顺不上,气也不是恼也不是,旁边已经有其他旅客看过来,毕竟是在四下安静的机舱内,两人刚才的对话声音还是有点大的。

    梁桢不想自己成为关注的对象,转过去努力平复一下情绪。

    “喂!”这时钟聿又凑过来,“你现在这反应算是惊喜还是惊吓?”

    梁桢咬着牙根不说话。

    “应该是惊喜吧?”他用肩膀又顶了下梁桢的手臂,贴到她耳边,压住声音问:“心里是不是都已经乐开花了?”

    “乐屁!“梁桢忍不住爆粗口。

    钟聿蹙眉:“怎么还骂人呢?”

    “你……”梁桢真是要气死了,“你是不是有病啊?”

    “嗯,痴心病,而且已经到了病入膏肓的地步,没得治!”

    “……”

    梁桢无语。

    钟聿又凑过来,“喂,是不是此时心里都已经乐开花了?”

    梁桢忍不住瞪他一眼,“神经病!”她觉得这会儿自己的心情应该是郁闷,可转过去的那个瞬间却又抑制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看,还说没有,明明心里都乐死了,你怎么这么喜欢嘴硬?”

    梁桢被他这一通数落弄得笑也不是,气也不是,转过去看着他,此时情绪已经从刚才的震惊缓释过来了。

    她问:“到底怎么回事?”

    钟聿:“什么怎么回事啊,送你啊!”

    梁桢:“送我送到飞机上?”

    钟聿挑了下眉,“本来只想在机场送的,但想着算了,刚好这两天手头也不算忙,就陪你飞一趟吧。”

    梁桢:“……”

    钟聿:“然后又想给你一个惊喜,就没提前跟你打招呼。”

    梁桢:“所以其实登机的时候你就已经在了?”

    钟聿:“嗯。”

    梁桢:“可为什么我从头到尾都没看到你?”

    钟聿:“因为我走的通道跟你不一样。”

    梁桢:“……”

    后面的她不想再问了,因为不问她也能猜出一个大概来,套路基本就是钟聿提前买了张跟她同一航班的机票,从VIP通道登机,然后等她睡着之后跟她邻座的人换了位置,以此想要给她一个惊喜。

    也该怪她自己刚才睡觉睡得太沉,旁边的人换了这么久都没发现。

    “怎么不说话了?”钟聿又问。

    梁桢:“你不是说不会来送我吗?”

    钟聿眉心一皱,“我有说过这种话吗?”

    梁桢:“没有吗?”

    钟聿:“有吗?”

    梁桢:“有啊!那天我订好机票后告诉你航班,你自己打电话跟我说你没空送我的呀。”她一副刨根问底的样子,

    钟聿“嘶“了声,“你这人怎么这样,有点配合精神好不好,怎么事事都要较真?”

    梁桢笑了笑,转过去,从包里掏出在机场买的糖,“吃不吃?”

    钟聿看了眼,“什么味的?”

    梁桢:“你尝一下不就知道了吗?”

    钟聿:“那不要了!”

    梁桢:“不要拉倒!”

    梁桢自己倒了颗放嘴里,转过去,旁边的人突然扯了安全带,一把压住梁桢就亲了上去。

    梁桢一点准备都没有,都忘了挣扎,僵着身子任由他为非作歹,钟聿也可谓手法老道动作流畅,舌头将梁桢的糖卷了过去,在自己齿间绕了一圈转而又给她送了回去。

    送完他即松开梁桢,嘴唇抿了下,“水蜜桃味儿的?”

    当时整个过程其实大概只有几秒钟,但似乎每个细节每个触碰她都感受得清清楚楚。

    糖还在她嘴里,甜的,温的,甚至是烫的,混合着他独有的味道与唾液融合,再在味蕾间消散。

    眼前人星眸璀璨,唇翼勾起,往下是棱角分明的下巴和凸起的喉结,无一不在向她彰显着挑衅。

    梁桢往下深深咽了一口气。

    此时是三万英尺的高空,飞机不知已经飞到何处,底下或许是群林深渊,也或许是巨海戈壁,而四周一片宁静,在这个封闭的,却又彼此陌生的空间内,她感受到一种致命的窒息感。

    “糖好吃吗?”梁桢问。

    钟聿用指腹捻了下嘴角,“还不错。”

    “甜不甜?”

    “凑合吧!”

    “我买了两盒呢,想不想试试其他味道?”

    “好啊!”

    梁桢将嘴里的糖咽下,重新拆了一颗放嘴里,抽了身上的安全带朝他倾倒过去。

    那是一个奔赴的姿势。

    在三万英尺的高空,他随她奔赴,她亦与他相拥。

    曾说这世间滚滚,万千灯盏都不是她的归处,而如今穿越星河,上万里云与月,他愿与她一起同行。

    “这次什么味道?”

    “荔枝味!”

    “甜不甜?”

    “甜,但远远不够!“

    “没关系,来日方长,我们有很多时间可以慢慢尝……”

    深深的话,我愿浅浅地说。

    长长的路,我们也可以慢慢地走。

    我将永远忠于自己,

    也将披星戴月奔向理想和你。

    ——2020.07.1023:12

    【正文终】

章节目录

软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茯苓半夏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茯苓半夏并收藏全本小说软肋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