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宁珞和林珏出现在白俊的山庄前时,他还有些不大相信,不过脸上的兴奋神情,难以掩饰。忙拉着宁珞的手,准备带她去看自己的杰作。

    看到白俊拉着宁珞的手,林珏顿时不干了。输给孟天则他心服口服,可是这个小世子想占宁珞的便宜得问过他才行。

    于是林珏直接将阿珞一拽,将她整个人拽到自己那边去了。“阿珞你过来我有话和你说。”

    “什么事?”宁珞还真的以为他有重要的话和自己说呢。

    林珏于是跟宁珞说白俊占便宜的事情,惹得宁珞直笑。“还以为你有多大方呢,我只是将白俊当小哥哥看待而已。”

    “可是他没有将你当妹妹啊,一见面就拉手,算什么吗?孟大人不在,我得帮他看着,不能让别的男人占你便宜。”

    得,这林珏又开始钻牛角尖了,这人的保护欲也太强了些。

    “好,我知道啦,以后我会和异性保持一尺的距离,这个总可以了吧。”

    林珏这才没有说话。

    不得不说,白俊果然是个天才,宁珞将那东西交给他,真的没有给错。他果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制造了一艘大船。他们还经过很多种测试,目前为止都很满意。准备全部做完,就拉到海上去测试。如果成功了,那么以后出海就有真正意义上的大轮船了。

    这对外贸也是一种促进,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怎样?阿珞我没有骗你吧,可还行?”白俊显得很期待的样子,毕竟不能在宁珞面前丢人啊。

    “要不咱们开出去溜溜。”宁珞想看看这船的性能到底如何。

    一会后他们三人便上了船,船上除了十几名船工各就各位没有外人。

    这一次 的行船体验,让他们真正的领略到了什么叫做乘风御行,今日正好刮的是东南风,只见船帆拉起来后,不需要怎么操作那船就跑的飞快。

    后来宁珞才发现此船上多了一个大风车一样的装置。看来白俊活学活用,将她那日的演示都给学得去。

    因为船沿加了皮囊装置,船速度即使很快,也很稳当,坐在上面十分舒服。他们三人甚至还喝了点小酒,林珏见船上有琴,还抚了会琴。宁珞则用笛子合奏。这可谓琴瑟和谐,白俊可嫉妒了。

    可是他嫉妒也没用啊,自己五音不全,除了木工其他一律不会。

    从白俊那回来后,宁珞她们便听到一个大消息,那就是孟天战遇到麻烦了。他们仓库里积压的那些皮靴果真坏了不胡少,好多都长霉了。

    林珏听到后第一反应是,看着宁珞对她说:这次又被你说中了。

    宁珞便是笑道:比我预想的还晚了几日呢,要是早几日,说不定咱们还能多捞一笔。

    “什么意思?”林珏不知道宁珞这小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做?”

    “说说看?可是咱们没有材料啊。”

    “现成的有人送上门来。”

    随即宁珞便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林珏不由看着宁珞说,“小奸商。估计那个孟天战做梦都不会想到,你在这里等着他呢。”

    “那是,你看我宁珞何时吃过亏来着。只有我让人家吃亏的,我可从来不会吃亏。”

    “那咱们现在就说说具体的计划。”

    这一次,孟天战又要上演上次囤盐的惨痛教训了。

    一次教训么吃够,还要来第二次。

    宁珞让人装扮成行脚商人,将孟天战仓库里囤的四五百双发霉皮靴全部买走了。当时他还觉得自己还赚了一笔,得意洋洋的。却不想,不到半月的时间,一间名为你家的皮鞋店轰轰烈烈的开张了。

    一开张便是生意爆满,只需要十两到五十两不到的价格,就能买到一双看上去很不错的皮鞋,这样的好事哪里找啊,关键这鞋子款式不带重样的。除了皮鞋还有其他材质的鞋子,简单又适用。

    最受欢迎的是那些供小姐太太们穿的皮鞋,带着一些跟,穿上后那整个人的气质都不一样了。

    这下,青山镇有一家很不错的皮鞋店,一下子红遍整个大唐。

    其中慕名而来的不乏达官贵人。

    这一笔生意,宁珞整整赚了将近五千两。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这真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趁热打铁,宁珞又买了些地和铺子,一口气又开了一家连锁店。

    不想这次她自己没有打广告,就有人上门想要加盟。

    加盟费宁珞又赚了一大笔,不到半年的时间,宁珞的个人资产翻了个儿。

    可以这么说,孟天则走的时候,宁珞还是一个小妹妹,等他打了胜仗回来时,宁珞已经变成青山镇的小富婆了。

    甚至于,连唐国的公主,皇宫里的贵妃和一些娘娘们,都要在宁珞这里定制皮鞋呢。

    这当然是白海棠的功劳。

    期间宁珞又给白海棠写了《梁山伯和祝英台》,还有《甄嬛女子传》的戏,白海棠一时之间成为大唐戏曲第一人。

    有了她赚得钱,宁轩在事业上当然也是更进一步,宁珞便将调味料的代理权直接给了他。

    半年后宁轩成为大唐调味料第一经销商,赚的也是盘满钵满。一年后他和白海棠正式成亲,后面养了一儿一女,生活过的甚是幸福美满,这是后话了。

    福满楼也在半年后开了两家分店,林珏的生意也是越做越大,越来越忙。

    就在大家以为宁珞准备开更多的分店,赚更多的钱时,不想她竟然直接将这些钱全部换成了粮食,准备送往前线。

    本来以为最多三个月孟天则能回来,却不想 他去了半年都没有回来,一开始还有书信,后面连书信都没有了。

    宁薇急的头发都要白了,宁珞也着急,可是她不能表现出来,不然其他人更是没有主心骨了。

    正好赶上白俊他们第二次试航,便准备带宁珞一程。

    这样一来,他们走水路,比走陆路快了很多,也省力很多。

    等快到北方的边疆时,宁珞再改乘马车。

    期间他们遇到很多山匪,幸好宁珞带了充足的炸药还有连弩,直接将山贼擒获,值得一提的是,竟然有两个土匪头子,愿意跟随宁珞,希望能到边疆打倭寇,鞑子。

    他们对宁珞非常佩服,后面倒也没有出幺蛾子,到战场上,也帮了不少的忙。

    当宁珞可能到孟天则时,都快认不出来了,胡子都长老长了,不过看上去人也成熟稳重了许多。大将军战死了,将军夫人竟然也殉了情。

    于是孟天则发誓一定要为大将军报仇,甚至连皇上下令撤军的军令都没有执行。大将军和众多兄弟用性命换来的优势,他怎么可以不珍惜。

    知道情况后,宁珞都快哭成了泪人,她没想到这对夫妻竟然如此情深,真的让人动容。

    王袍此事已经升为副将,立了不少战功,俨然已经有了大将风范,他说自己一定不会让宁薇她们失望的。当他得知刘小姐怀孕了,而宁薇没有怀上时,嘴里支支吾吾的想要跟宁珞解释,宁珞不由白了他一眼说:你还是留着回去说吧,你的家务事不需要跟我解释。刘小姐是王袍的妻子,早晚都会怀上的,早晚都会有这么一天,只是将时间提前了而已。不过王袍若敢因此怠慢了姐姐,宁珞也不会同意。

    不过此时的战况颇为尴尬,鞑子擅长骑马,中原人只能靠两条腿,加上军中不小心染上了瘟疫。

    宁珞的到来,等于是久旱逢甘霖,真的是救了他们一命。

    随即在宁珞的帮助下,孟天则组织了几次反攻,终于在十天后,将鞑子的老窝给端掉了,鞑子的王子和国王都死了,唯一逃走的只有不到一百人,也成不了气候。

    孟天则历时四个月左右,用损耗两万人的代价,最终将五万人的鞑子彻底消灭,这个消息无疑是振奋人心的。

    皇上收到战报后,直接擢升孟天则为天下兵马大将军,掌管十万兵马,王袍为威武将军,官衔四品。手下士兵一万人。

    不过孟天则不想打打杀杀,只想回家和宁珞过平静的日子,他没有进京去领赏,而是直接辞去大将军的职务,准备和宁珞一起守着自己的小店,过上包租婆和包租公的日子。

    皇上便让他任命钦定钦差大臣,专管江南的百姓民生,这点倒是符合了孟天则的胃口,因为宁珞说她要将生意做满江南,有了孟天则钦差大臣的便利,她的发财梦,立志成为全国最有钱的女人,这个愿望也终于可以实现了。

    宁琼最终选择嫁给刘轶,刘大人也终于松了口气。

    刘思思好事多磨,在宁珞的撮合下,也觅得一门好亲事。

    在三嗔大师的帮助下,孟老太爷终于苏醒过来,当着族人的面揭露了孟天战的种种劣行,最后孟天战被去掉族籍,逐出家门,大夫人因为羞愧,吊死在房梁上。

    孟天战也最终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

    一年后,经过孟天则三次求婚,她才点头答应。

    他们的婚礼则是在京城的宁记大酒店举行的,在古代举行了一场现代的婚礼,被当地人纷纷效仿。

    皇帝甚至在他们大婚之际亲自光临,并且擢封宁珞为天下第一商女。因为宁珞的创造和发明,为大唐创造了不少财富。其中精盐的冶炼,轮胎的制造,火药以及各种弹药的发明启迪,还有各种美味佳肴,甚至于到后面家喻户晓的调味料,都是她带来并且发明的,有这样如此大的贡献,直接将其封为女首辅都不为过。

    有了宁珞的天下第一商女的金字招牌,他们的生意做得更加顺风顺水了。不过宁珞没有继续为自己捞钱,而是将她们赚到的钱,开始应用于做慈善,开办学堂,提升社会福利等方面去发展了。

    宁珞和孟天则最后也被尊称为全国模范夫妻的楷模,受到全国人的爱戴和敬仰,而他们的爱情故事和生意经也成为人们嘴里不朽的传奇故事。

    全书完

章节目录

农女的悠闲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墨轻愁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轻愁并收藏全本小说农女的悠闲生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