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瑾烨叹了一口气,不说话了,伸手摁揉着自己的眉心:“行,那我知道了,我现在就上去跟简彤谈。”

    方丽红以为自己这么一番开导过后,夏瑾烨肯定能想明白,因此想都没想便让夏瑾烨上去了。

    但谁知道夏瑾烨上去跟简彤谈了不到五分钟左右,又铁青着脸走了下来,拿起自己的外套和钥匙,转身就走,似乎是又一次闹得不愉快。

    “诶,这是怎么了?夏瑾烨你回来你倒是跟我解释一下呀。这混蛋!”方丽红在后面大吼了好几句,但是夏瑾烨都当没听见一样,转身就走,步伐快得让方丽红追都追不上,方丽红站在门口哎呦了一声,干脆转过身去找简彤。见简彤正坐在房间的床上哭,不由得好奇地问她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刚刚才在楼下让夏瑾烨上去哄你,结果他过了五分钟下来就生气了,你们两个人又发生争执了吗?这次又是因为什么。”

    “夏瑾烨那个王八蛋竟然说我没事找事,他说我整天想太多。”简彤深吸一口气,忽然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什么叫做我想太多产前焦虑症难道就是因为我想太多吗?他凭什么这么说?就因为他工作压力大,就因为他工作赚钱多吗?真是有意思。”

    方丽红听到以后脸上神色纠结,她觉得这种话真的不像是夏瑾烨说出来的,但是……

    简彤又没理由撒谎。

    “你确定他真的是这么说的?”方丽红小心翼翼的看着简彤,简彤深吸一口气:“怎么,妈,你觉得我这种事情也有必要说假话吗?他才刚说完不久进屋就骂我,我到底有做错什么了?”

    方丽红听得满脸莫名其妙,说实话他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他在楼下劝说夏瑾烨的那几句话原本是好意。

    “这样吧,你告诉我你们两个人进屋以后都聊了些什么?”方丽红觉得这事儿有点儿奇怪不应该只赖夏瑾烨一个人,简彤听到方丽红这么说,立刻将事情从头到尾的说了一遍,眼睛还红彤彤的:“刚才夏瑾烨上楼以后就问我是不是跟你说些什么了?我说我没说,只不过是跟你闲聊了几句而已,结果呢夏瑾烨就生气了。说咱们两个人冷战的事情能不能不要每次都说出去,问我能不能私下里好好解决问题!”

    “妈,夏瑾烨他这种人还以为我是因为早上冷战的事儿,所以刻意跟你告状呢。”

    方丽红听到以后愣了愣,似乎是完全没想过事情竟然会发展到这个地步,她一脸麻木的站在旁边继续听,简彤继续哭哭泣泣的解释说。:“我原本是出不来的,后来还是跟他再三保证我不会再做出告诉家长的事情。这才砰的一声摔门离开的房间,我不知道他现在是不是在追我。但总之我是不打算回去了。”

    “还有呢,难道他就没再说些别的了吗?”方丽红连连追问,简彤听到以后抱着胳膊冷哼一声,滴滴咕咕的回答:“说完了这些以后,夏瑾烨也关心了我几句,问我是不是最近心情不好,想不想出去玩?可是他前面才说完那番话,你觉得我能有心情回答他吗?”

    谁会在被质问以后心情好啊!

    方丽红轻轻点头表示自己明白,简彤见她这副相信自己的模样,语气淡然了一些,这才继续说:

    “所以我就没怎么搭理他。直接盖上被子打算睡觉,没想到他竟然因为这件事情生气了。我觉得我光光有女人来大姨妈,恐怕这男人也有大姨妈,否则的话他今天心情不好,为什么拿我撒气?”

    “这孩子净胡说,男人哪来的大姨妈呀。”方丽红哭笑不得的拍了简彤一下自己心中也是在纳闷。

    她就搞不明白了,夏瑾烨好像是平时根本就不是这种做事风格啊,他走的不是和蔼可亲的路线吗…怎么会忽然变成这样呢。

    “所以我就怀疑夏瑾烨今天肯定是心情不好,就是不知道他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心情不好。”简彤将这事情从头到尾的讲述了一遍,讲完以后看方丽红一直都站在旁边不出声,忍不住回过头问:

    “不是,我说夏瑾烨刚刚的那番表现真的很奇怪,他平时从来不会用那样的口吻质问我跟我说话的,还质问我为什么要跟你告状,他平时哪里说过这个呀?我跟他孩子都生了,而且长这么大了,从来没被他这样质问过。”

    “可能是他最近工作忙也累了吧,咱们挑选的时间不好,你也先别着急,等一下时间晚点他回来的时候,我去楼上问问他,看看他到底怎么想的。有没有回缓的余地。”方丽红安慰简彤:

    “人家都说孕妇怀孕时期情绪本身就是这样容易产生遐想,所以可能多半都是你的错觉。这夫妻之间哪有不吵架的,正所谓床头吵架床尾和,晚上你们两个人好好说说,把话聊开就好了。”

    “所以嘛,你这是在向着夏瑾烨说话吗?他分明是无理取闹啊!判断出我得产前焦虑症的人是你,我自己只不过是觉得心情有些不舒服罢了。他凭什么说是我在告状。”简彤不知道为什么越想越来气,看到方丽红怎么劝,隐约总觉得这老太太不是站在自己这边的。

    方丽红就知道简彤会生气,现在看他去的眼圈都红了,也不敢吱声了。默默地一个人离开房间回了客厅。

    差不多过了一个半小时左右,夏瑾烨回来了,只不过手上多了一堆的菜,还拎着一只炸鸡。

    方丽红单手托着下巴,一脸无奈的盯着电视,看见他回来,不由得关掉电视站了起来,竟竟走过去:“我还以为你这生气了,以后今天不打算回来了呢,怎么了?你和简彤之间到底为什么发生争执啊?简彤在楼上气得直哭呢。而且这菜是怎么回事?咱家有菜用不着买那么多啊!”

    他家的菜冰箱放着都吃不完了。

    “我这买的不是菜,是水果,因为路上碰见了几样简彤喜欢的,所以便顺手买来了,他之前不是一直嚷嚷着说想吃炸鸡吗?我找到了一家炸鸡店。”夏瑾烨一边说一边晃荡晃手上的炸鸡袋子,将东西全都放在桌上,然后压低声音问:“你说简彤刚刚还在生气,那现在会不会好一些。”

    “你自己的媳妇儿当然要你自己去关心了。怎么还问我,”

    方丽红嘴上这么说着,但是说话的语气却很认真:“她就在楼上待着呢,你自己去房间里找。对了,你自己给她捎杯红糖姜水,怀着孕的人是不能像你这样总是给他脸色看,让他受气的。到时候孩子没生好,要是落了病根儿该怎么办。”

    夏瑾烨听到以后连忙点头表示自己明白,等到拎着炸鸡走上二楼以后轻轻推开门放,这才看到简彤躺在床上瑟缩成一大团的模样。

    “刚刚的事情的确是我不对,我太冲动,不过这几天因为工作太忙的关系,我一直都没休息好。所以精神有些疲惫,并不是故意要那样说你,我也明白你没有跟妈告状。”夏瑾烨看到自己站在简彤房间门口有一会儿了,简彤都没什么反应,不由得关门主动走过去跟简彤道歉。

    简彤正在气头上呢,也不吭声,就这么抱着胳膊靠在旁边,等到过了一会儿以后。他才没好气的打开炸鸡袋子递过去:

    “这是特地给你买的,我刚刚在路上看到他们家刚出国,你瞧。手摸上去还有些烫呢。”

    “你给我走开,你不是说过了吗?最烦我这种爱跟你妈打小报告的人了,!”简彤一边说一边伸手没好气的推了夏瑾烨一把毫不客气地哼了一声,看都不看那桌上的炸鸡一样。但实际上肚子已经因为炸鸡的香味儿忍不住咕咕叫了。

    呸!忍住。

    谁要吃他的东西。

    夏瑾烨看到简彤这副气急败坏的样子,低声下气的开口安抚:

    “我说的都是真的,简彤,你就别生气了, 我刚刚进屋的时候绝不是要质问你的意思,也不该误会你跟咱妈告状, 是我心情不好,我错了,跟你赔罪, 好吗”

    “夏瑾烨你知不知道这不是该不该误会的问题?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你根本就不相信我,而且你每次发脾气的时候都拿我出气。你仔细想想看,现在我有工作的时候你都是如此,如果有一天我没工作,每天围着你和孩子转的话,你又会怎么对我。”简童一边说一边翻身坐起来,用极其认真的脸色跟夏瑾烨讲解道:“你说我为什么不愿意为家庭付出?不愿意在家做全职妻子支持你的工作,原因就是如此,我当然知道孩子很重要,但是比起孩子我觉得这个家也更重要。如果我因为照顾孩子每天头不梳脸不洗变成了黄脸婆你还会像是现在一样对我吗”

    听到简童这么质问下企业忽然有些回答不上来了,她想说自己肯定和那些臭男人不一样,但事实上每个男人都有一样的劣根性,他无法保证自己在十年20年后的今天还能不能说出这番相同的话来。

    简彤看着夏瑾烨:“我觉得孩子的学习不是什么太大问题,咱们两个人还是先不要考虑这些有的没的了吧。”

    在简童看来,他们现在的这点身家是完全不够用的,甚至都不够看。

    放在未来的21世纪,科技发达以后,帝都的房价会直线上升,到了那个时候,她和夏瑾烨之间所攒下来的钱财,根本就不足以支撑两个孩子的未来,所以他觉得自己和夏瑾烨要更努力才行。

    那一段时间她给夏瑾烨标出了很多未来国家会支持扶持的一些土地和项目,希望夏瑾烨能在从中获得不少利润,如此一来他们两个人的小家就会更加富饶一些,留给孩子们的东西也会变得更多。

    但不管怎么样,这些计划里面都不包含他从此以后不工作,留在家里洗手做羹汤的想法。

    “我觉得你刚刚那番话很有道理,如果你真的要让我回答的话,我可能没有办法给你一个确切的答案,但既然你不愿意,那关于让你辞职留在家的这件事情,咱们就此翻过,以后不要再提了好吗。”就算是夏瑾烨也实在是承受不住简童每次发生争执时的翻旧账。

    而与此同时房间外面。

    方丽红正小心翼翼地进行偷听,他也不是故意要这么做的,只不过不偷听的话他实在是难以放下心来。

    发现里面的徵之声逐渐从大到小,最后化为乌有, 方丽红一颗心这才稍微放下。

    然后趁着里面的两个人还在沟通,并没有注意到外面的状况时悄悄离开。

    在那之后过了不到两天,方丽红就瞒不住简童和夏瑾烨两个人发生争执的这件事儿了,他将简童和夏瑾烨发生争执的事情告诉给了夏瑾瑜,并叹息着摇头说:

    “你说说你为什么好端端的要把学习成绩搞成这副样子呢?都是因为你,所以呀,他们两个人吵得昏天黑地,如今才刚刚见有所缓和。你要是真的争气,就好好把你的成绩提上来吧,否则的话,你爸妈然后还得有争执,现在呀,也只不过是暴风雨前的暂时平静罢了。”

    夏瑾瑜听到以后微微一惊,完全没想过事情的发展竟然会进行到这个地步,她有些后悔自己之前的放纵,考虑着要不要慢慢的将成绩提回来,就在这时屋内忽然响起了电话铃声,方丽红接起电话,发现打过来的人是医院。

    “喂,你好,一般这里是简童家吗。孕妇简彤刚刚在外面的时候摔倒了,现在已经被送进我们的医院,好像是快要生了,请问你们的家属什么时候能赶过来?要是能的话一定要尽快,地址就在……”

    方丽红一脸谨慎地站起身,一边说好一边匆匆忙忙的将地址用纸和笔记录下来,然后挂断电话打给夏瑾烨“大事不好啦,你老婆要生了,好像是在外面等公交车的时候发生了意外,哎呀,我就跟你说过吗?她现在大着肚子必须要小心谨慎,所以你上下班的时候一定要多送她才行,偏偏不听。赶紧去这个地址,刚刚医院那边已经给我来电话了。”

    夏瑾烨在电话对面儿急得六神无主,在接听到了地址以后连话都来不及说,便直接砰的一声挂断,然后急匆匆朝医院赶去。

    第一人民医院内。

    因为简童被送进来的太突然,再加上近来医院的时候羊水已经破了,胎儿枕横位下不来,所以大夫只能急匆匆地将她推进急诊科。

    好在距离孩子生产还有一段时间,下几页赶过来的时候刚好碰到大夫将简童推进手术室。

    夏瑾烨着急忙慌的签了字,站在外面魂不守舍。

    方丽红带着夏瑾瑜赶过来,喘着粗气问:“人怎么样了?岳亮他们刚刚在电话里说待会儿就到,他们距离远,所以我就先过来了,大人和孩子都没出什么意外吧。”

    “人刚推进去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清楚,不过应该不会出什么意外,大夫进去的时候脸上表情还挺轻松的,就是不知道简童那边儿肚子疼不疼。”生死攸关之际, 夏瑾烨想起自己前不久才和简童发生过争执,内心便忽然有些后悔,他早就清楚简童是什么样的脾气,就不应该和对方发生争执的。

    如果不争执,简彤在生产之前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委屈。

    怀揣着这样的念头,夏瑾烨心中真是越来越愧疚,终于,就在岳亮等人全部赶到医院以后,精神手术室的灯光也骤然熄灭,护士从后门儿将孩子抱去婴儿房,而做手术的大夫则是满头大汗地摘了口罩:“剖腹产进行的非常顺利,孕妇生的是一个女孩儿6斤六量,你们等一下去婴儿房就能看到了孕妇这边麻烦你们来一个人跟我去办手续,剩下的人就留着照顾孕妇吧。”

    说完大夫转身离开,方丽红主动跟着大夫去办手续,夏瑾烨则是静静的留在手术室门口,在简彤被护士推出来的时候,伸手搂住对方的脖子,在她汗涔涔的额头上,印下一吻:

    “辛苦你了,夫人,咱们的筱筱终于出生了,是个可爱的姑娘。”

章节目录

穿越九零:福妻好运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四月时光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月时光并收藏全本小说穿越九零:福妻好运来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