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早前秦鱼跟左唯她们联系过,对了,她们也有个宇宙交流群。

    就四个人。

    秦鱼,左唯,代离,顾曳。

    群名叫做五缺一。

    秦鱼:“缺一个随弋小姐姐?为什么不啦他?你们这样搞孤立一点都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代离很有些郁闷:“你以为我们不想拉?主要是她们不让我们拉。”

    秦鱼本来是纳闷的,但多人精阿,分分钟get到了这个点。

    “阿,肯定是她们怕随弋被你们污染了。”

    这老五小鱼显然蔫坏蔫坏的,代离一下子就来劲儿了,回:“小鱼,你怕是喝醉了,你也在群里讷,可没人阻止你进来。”

    卧槽!

    秦鱼当然死不承认自己掉坑了,于是掐着嗓子道:“主要是他们还不熟悉我....”

    “等他们熟悉你,你会发现自己头上多了好几座大山。”

    老四顾曳显然有些心理阴影。

    不像左唯跟代离,一开始就有好多血脉长辈,她在自己世界是小霸王般的妖艳贱货,可耐不住熟了后,自己的本质本看透,于是多了好几座女神山压着。

    欸...

    秦鱼:“我从你的语气里听出了痛并快乐着的爽感,我掐指一算,那些大山长得都挺美。”

    顾曳:“???你这语气...很清新脱俗置身事外阿。”

    秦鱼:“你这样太肤浅了,像我就绝对不这样。”

    代离:“我掐指一算,你是打算看着这几座山,还望着几片海?”

    哦嚯,这都被你看穿了。

    “不是哦。”秦鱼否认,却回:“我是十分朴实无华亲近自然返璞归真的人,可不喜欢好高骛远,就喜欢自己挖一个池塘种菜种田....”

    左唯忽然上线:“成语用得挺好。”

    秦鱼觉得左唯还是很有大姐姐风范的,也挺亲近她,“左老大,按我们原来的计划,我是要先过修罗是吧,修罗会不会很可怕,不会把我吃了吧。”

    左唯:“不会,不过有一个人你要注意下。”

    结束群里聊天后,秦鱼回头对时空穿梭中的禅师等人道:“修罗很可怕,里面有一个人也挺可怕,等下你们跟紧我,不要随便乱看哦,外面世界很危险的...”

    她一副大人摸样细心嘱咐似的,后面一群人听了,倒也听进心里了,一个个纷纷戒备起来。

    毕竟修罗这个名字,一听就是很可怕的。

    “可能是像我那边阿鼻地狱一样的。”伽罗地藏如此说。

    梵天圣姬:“那是挺丑。”

    伽罗地藏:“投胎一回回来,你分不清敌我了是不是。”

    禅师:“是真的丑。”

    伽罗地藏:“....”

    早知道贫僧也祭道了,落下我一个,现在还搞孤立,你们什么良心阿!!

    伽罗地藏郁郁中,被迦也拍了下肩头,后者还没说话,伽罗地藏就主动道:“你不要妄想,我不会跳槽道你那边去的,我依旧属于禅师一脉,除非你过来。”

    你怕是忘记自己还是修佛的...

    迦也漠然无语,忽闻到一缕香气,一怔,抬眼看去后。

    他看到了通道的尽头,那是修罗?

    ————————

    地狱般的景象是不存在的,众人看到的是绯红枫色铺底的绝美修罗,那种绯红与重紫带黑的色调让人感觉扑面而来的浓烈既视感——威严却又不乏柔软。一如前面站在湖泊边上一颗古老枫树下的女子。

    怎么说讷。

    事业型女王。

    但如整个修罗给人的感觉,威严却又不乏柔软,只要她对你有好感跟善意...

    原本众人已设定好了对修罗的印象,结果转头就来这么一视觉冲击,伽罗地藏跟梵天圣姬正纳闷讷,就看到年轻有为的秦小鱼理了下衣服,大大方方又优雅端庄得走过去了。

    “你好,我是秦鱼,你是修罗之主么?”

    她感觉到了对方的修为阶级,上古大神级,而且十分擅战。

    既是一界之主,又擅战,哪怕自己身份实力不一般,能亲自过来等着招待,也是很可以了。

    所以秦鱼对人家观感很不错。

    “你好,娑罗倾思。”

    娑罗倾思客气跟秦鱼打过招呼后,也没忽略后面一群人,毕竟大家等级差不多,固然她占了一些修炼年岁,先上了大神级,却也没什么好自豪的。

    禅师等人对娑罗倾思自也是极有好感的,一番交流后,彼此就熟稔很多了。

    “所以过天界,需得过修罗么?”

    梵天圣姬喝着修罗宫内自酿的美酒,好奇问道。

    “也不是,但这些年来,四个宇宙一直处于特殊期,宇宙核心之地界壁变得凶险,诸位又都是异宇宙之人,怕被排斥伤害,所以最好经由我这里上去,因为修罗跟天界之间是有固定通道的。”

    这听着是三个宇宙有点特殊情况?

    秦鱼却也没有多问,因为她看出这恐怕是个隐秘,也许也是左唯他们邀自己过来的主要原因。

    既是大事,却不必急于一时,免得显自己急躁。

    秦鱼经历的变故跟危险不知凡几,很稳得住,所以没有问。

    娑罗倾思也不意外,因为他们这边对这第五位宇宙之主是有过一些了解的,性格方面没接触不好妄下判断,但对方的能力听说很值得信任。

    “对了,我们来这里,是左唯联系你的么?”

    “是。”娑罗倾思承认了,但马上察觉到秦鱼那小眼神儿——我就知道你这样的人物肯定不会这么客气体贴,还不是因为左唯委托了,就这么上心。

    嗯?

    额,可能对方能力还没判断出来,性格倒先显露了。

    八卦。

    不仅八卦,而且很奇葩。

    明明也没什么可值得遮掩,也可以很坦荡的事儿,娑罗倾思莫名就觉得自己红心出墙要被浸猪笼一样。

    “诸位身份贵重,倾思理当亲自招待。”、

    她从容不迫回道。

    秦鱼:“是阿是阿,我也这么觉得,我也没说啥,你不用紧张。”

    娇娇:“你是没说啥,你就是想引起她的注意,呜呜,你家这糕点好好吃阿。”

    娑罗倾思:“....”

    感觉你不是个好人,是个流氓。

    还有,你的猫也是。

    ——————

    好在娑罗倾思很快也不用费太多心思对付秦鱼,因为禅师等人一看秦鱼这调调就知道她的顽皮劲儿上来了。

    禅师很直接,塞给秦鱼一个大芒果,把人推开了。

    外交这种事儿,还得她来。

    被推到谢庭咏雪边上的秦鱼还有些郁闷,但察觉到姜元伽罗地藏这些人绕有深意的眼神,她虚伪解释道:“人家就是不舍得师傅劳累而已。”

    鬼才信!可梵天圣姬他们也自知不是秦鱼对手,所以就在内心逼逼,但也满怀期待看向谢庭咏雪。

    后者一直寡言,没怎么说话,因为秦鱼挨着她,婊气影响到她了,所以....

    “这种机会多的是,她也不能次次都自己上,总有你的机会。”

    机会?什么机会?

    给我挖坑讷,我当然不能承认自己想多接触下这其他宇宙的小姐姐小哥哥阿,当然,不是为了美色,而是为了自己承担风险。

    秦鱼:只要我认为自己足够伟大纯洁,你们就黑不了我,我师傅教的!

    谢庭咏雪一说,秦鱼可不上当,“外交很累的,我真是单纯孝顺师傅....就怕她累着。”

    老娘自己都信了!你们凭啥不信!

    谢庭咏雪还真信了,所以说:“那就他们轮着来,你跟你师傅歇着。”

    秦鱼:“???”

    梵天圣姬他们分分钟get到了,首先她跟伽罗地藏就来劲儿了,我可以我可以。

    姜元老跟秦鱼对着干,也应了。

    至于迦也跟道宗两个一棍子打不出几个声儿的,竟也跟着点头。

    秦鱼顿时觉得手里的糕点不香了,当然娇娇一把抢过去。

    不吃是吧,我吃。

    ————————

    “我怎么觉得自打我实力变强,变成宇宙之主,我比原来更惨了讷。”

    要离开修罗的时候,秦鱼忧郁道。

    禅师很体谅她,伸手摸她脑袋,分外温柔,“你也可以选择变回塞班。”

    “.....“

    师傅,你把我KO了,你知道吗?

    “禅师小师傅,你正在失去你心爱的爱徒,你知道吗?”

    “门内最近新收了一群小姑娘,长得分外漂亮可人,我准备让她们入你门下开枝散叶。”

    “OK,你心爱的爱徒又滚回来了。”

    边上娑罗倾思正跟天界的人联系,准备开辟大通道以容纳这么多上古大神级的上去,结果全程听到这番对话。

    彼时,巫马云溪他们对秦鱼等人也分外好奇。

    因为除了左唯几个,他们也没见过人,只知道最后一个宇宙已诞生了宇宙之主。

    重点还是对方好不好交流。

    “不好说。”

    娑罗倾思为人稳重,但凡发言,必是思虑过后的,她也有这样不确定的时候?

    “怎么说?”

    “她有一双能看透一切的眼。”

    娑罗倾思很认真这么一说,可得到的是巫马云溪略带调侃的话,“透视眼啊,倾思你中招了?”

    如果说天界有毒瘤,时而不正经的巫马云溪绝对算一个,娑罗倾思轻嗯了一声,就听到般若禅按捺住了巫马云溪,略带指责道:“说正事讷,你逗倾思作甚,想打架么?”

    “我可打不过...不过倾思,你的意思是她洞察很可怕,还是有预言之能?”

    其实到了宇宙之主那个层面,这两点必然都很可怕啊,巫马云溪忽然觉得自己可能问了一个笨问题。

    “我的意思是她思维很敏锐,能洞察到你的表象行为,然后推敲出你的内在。”

    娑罗倾思如此说,天界众女神闻言当即慎重。

    虽是自己人,可这样也很可怕了。

    “不过听倾思你的意思,好像....对我们影响不大?”

    般若禅很能揣度人性,因此品察出了几分。

    “她脾气很好么?”

    说起来,宇宙之主们真正脾气好的也只有随弋,其余的内在都挺黑的。

    这第五位莫非走随弋路线?

    众人议论起伏,颇有揣测,却不想娑罗倾思忽然来了一句:“只要你长得美,她脾气就很好。”众女:“???”

    这...好像有点眼熟哈,好像其余几个多多少少有点这样的毛病。

    沉默中,忽然一个人上线了。

    “难怪我问随弋此人怎么样,她说人很好,很温柔乖巧...”

    情词一来,群里气氛就微妙了。

    如果真的看脸,那....

    巫马云溪忽然笑了,“那我不担心了。”

    呵,搞得我们得很担心?

    “话说,如果她对谁不怎么温柔不怎么乖巧,可是不是就意味着....”

    般若禅觉得巫马云溪在搞事,可她还是默默配合艾特了整个群的姑娘们。

    包括罗宾千语冰叶子清天芒水倾涟千山暮雪名剑等等。

    一群人被炸出来了。

    也就少司命随弋跟神之玥这几个安静如初。

    ——————

    秦鱼还不知道自己成了颜值探测器,她依旧沉迷于自己天真无邪的自我修养状态中,在娑罗倾思联系了天界打开通道后,她跟娇娇偷偷传音密聊。

    娇娇:“她应该在跟上面的人聊天,在说你的事讷。”

    秦鱼:“她如果当面夸我我可能会不好意思,她这样背地里默默夸我,我可以承受。”

    娇娇:“每次你这么自信,我就觉得事情不太妙,不过没准她的关注点是我呢,一群人正在关注并夸我呢,你觉得呢,壁壁?”

    忽然被元芳了的黄金壁百忙之中上线回应。

    ——图你贪吃懒惰还是图你不考试不及格还不爱洗澡?

    娇娇:“???”

    玛德臭壁壁你吃炸药包了。

    秦鱼:“哈哈哈哈。”

    ————————

    嗡!通道打开了。

    天界的光芒降临,众人跟着进去。

    一进去,文化冲击就来了。

    都是天界,文明体系风格显然不一样。

    “查别很大么?”娑罗倾思其实对秦鱼观感也很好,主要是觉得对方虽然“奇葩”“戏精”“颜控”,但莫名接地气。

    明明是可以高高在上的人,可她就是给人一种亲和十足的感觉。

    让人很有亲近感。

    “不小哦,我们这边的文明风格,其实主要看个人,哝,就他们几个,一个个都是一方领头人,像我师傅,她就喜欢弄竹林挖池塘做海王。我祖师喜欢窝玉石里面睡觉,我们家东皇爸爸喜欢认儿子,那好看的小哥哥和尚喜欢寺庙属下敲木鱼,那老秃驴大和尚喜欢搞地府黑不溜秋,那个抓着剑跟媳妇似的小青年其实家里是魂族路线的,中二叛逆永久性,还有那个看起来出身很好很尊贵的美女,她喜欢骑着七只大鸟满天飞,唯一正常的就是道宗老爷爷咯....”

    后面几人被diss得不轻,可在通道里也不敢动手。

    动动嘴是可以的。

    禅师:“娑罗姑娘,你可以问问她的文明是什么。”

    娑罗倾思还是很配合的,“什么?”

    禅师正要说话,嘴巴确被秦玉捂住了。

    这不肖弟子!!

    禅师不说了,眯起眼瞧着秦鱼,可娇娇举起小爪子,小学鸡激动得不行,“这道题我会,我家鱼鱼是开青楼的。”

    娑罗倾思:“???”

    很诡异的,她没把这件事发到群里去。

    ————————

    “师傅,你们这样不行,等下要到天界了,要见到其他宇宙的精英,咱们代表的是自家宇宙的,可不能这样老拆我台。”

    秦鱼企图在黄金屋大帝小群里做好众人思想工作。

    她有所图,那就得有交易了。

    禅师:“克制,纯外交,不颜控,不搞男女关系?可以做到?”

    秦鱼:“那当然可以阿....那纯外交的意思是不是除不搞男女关系之外都可以?”

    禅师:“什么意思?”

    娇娇:“这题我也会,就是那种只盖着棉被纯聊天只是蹭蹭不进去...”

    啪啪啪!!!

    一屁股挨了好几下巴掌,除了东皇太一这些人,连迦也都上手了。

    打完念了一句:“阿弥陀佛....”

    娇娇呜呜扒着秦鱼怀里娇滴滴得哭,而秦鱼悻悻道:“一定是温兮跟我爸妈老带着他看八点档内地偶像剧,我说了好几次都没用,欸,我真是太失望了。”

    娇娇:“???”

    明明是你带着我看欧美剧看多了!

    “是不是啊娇娇。”

    “是是是,你捏着我屁屁,你说什么都对。”“....”

    只要我死不承认,就没人能黑我!

    秦鱼一直稳住,好在禅师他们也记得给秦鱼留面子,一个个都假装信了,倒让娑罗倾思莞尔。

    有点逗。

    这一人一猫。

    “不过你们天界是一统的,风格倒是一致。”

    秦鱼说的是文明,天界高度一统,带来的效果是显而易见的,不过各个宇宙都不同,秦鱼就没打算走这路子。

    她的权欲心本来就不重。

    到现在天界还是禅师他们的世界。

    这点,禅师他们老早就明白了,而且他们也知道秦鱼放任权力分散的用意——促进势力鼎立,百家争鸣,促进竞争。

    不过这个世界的天界统治者必然很可怕。

    他们能深刻感觉到它的强大跟高度融合性。

    “是左唯统领的吗?”禅师等人对这几个宇宙了解不深,来之前,他们也没多问,因为分属不同宇宙,信息高度隔离,他们也知道秦鱼未必知道多少。

    秦鱼还真不知道多少,但她始终知道一件事

    群里那几个基本都提过——四个宇宙里面,始终有一个极可怕位列顶端的人物。

    作为第一宇宙之主,左唯都挺怵她的。

    “是少司命。”秦鱼在群里告诉禅师等人,顺便又认真补充提醒:“听说这个人极端可怕,极端危险,你们要有准备。”

    这特么熟悉的语气....

    梵天圣姬:“之前说娑罗倾思也是可怕危险,结果你恨不得直接把她拉青楼去。”

    伽罗地藏:“也不能这么说,我相信小鱼只是单纯外交,是为了我们整个宇宙。”

    姜元:“我猜下面还有好些极端危险可怕的纯外交对象。”

    艹哦!

    你们这样太过分哦....

    这次我是真心的好吧,不对,我每次都是真心的。

    “真的,我都答应师傅了...我等下肯定会遵守的,绝对不骗你们。”

    秦鱼是真有把握的,别看这些人老说她颜控颜控,其实她也拎得清事非。

    美女美男么,平常养养眼,她又真不会乱搞男女关系。

    “真颜控,我颜控自己也行啊,照照镜子,平常能多吃两碗饭。”

    秦鱼这么说,众人倒是被引开注意力了,可谁知秦鱼怀里抱着的娇娇捧着瓜吃,随口来一句:“这日别人也不能日自己啊,意义不一样。”

    众人:“....”

    你家的娇娇,是不是变元饕之后,这眼界见识也开阔了很多,真是刷新我们三观。

    秦鱼:“....”

    正死寂时,娑罗倾思忽道:“前面神殿请见,诸位现在要过去,还是要商谈一二....”

    谈什么?

    日别人还是日自己?

    得亏这位修罗界主为人大气,否认还真得很尴尬。

    娑罗倾思想着,其实是挺尴尬的,但这位秦鱼宇宙之主怕是更尴尬。

    一路都在尴尬ing以及正要尴尬的路上。

    “现在就过去吧,总不好让人久等。”秦鱼努力维持优雅而不失礼貌的姿态,一边掐住了娇娇的咽喉。

    “死胖子,介于你以前挺可怜,我对不住你,但都一千年过去了,你要是再怼我,我就...

    “咋滴,你还能抛弃我?”

    娇娇的骄横程度比起千年前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可爱跟贴心程度也很逆天,这千年来哄得秦鱼几个长辈心肝儿都化掉了。

    “我可以扣你晚餐。”

    “那我就去找兮兮,找于妈妈,找温后妈,找....”

    秦鱼:“我就把你扔到尹幽或者蔺珩那去。”

    全世界唯二不会宠娇娇的两个人。

    娇娇震住了,当即弱化下来,但也从秦鱼怀里跳出去,悬浮半空,掏出一个毛茸茸的玩偶抱在身前可劲儿掐。

    哦嚯,生气了。

    没关系,该吃饭睡觉的时候他还是会到我怀里。

    秦鱼对东皇太一说:“看到没,孩子就得这样教,绝对不能宠着。”

    东皇太一面无表情:“他怀里那个玩偶是你亲手做的吧,不止一个,他一天换好几个不重样。

    秦鱼:“....”

    你儿子一天抱多少玩偶你都观察这么仔细,你要么是好爸爸,要么就是变态。

    呸!

    “以后不会的,反正我违诺就遭雷劈,行了吧。”

    秦鱼再次承诺,然后跟着娑罗倾思往那殿内走去。

    一进去。

    秦鱼脑海深处....

    娇娇也得到了,黄金壁也得到了。

    黄金屋系统消息。

    ——系统感应超能新宇宙力量,正在升级,正在升级。

    ——系统升级完毕,现在下发新任务。

    ——新任务1,攻略临边四宇宙新女神男神,刷新好感度,补充系统新能量。

    ——新任务2,引起四宇宙顶级人才的注意,得到声望,加快五宇宙融合进度。

    ——新任务3,1跟2达成一定程度再解锁本任务。

    娇娇蒙蔽后醒悟很快:“咦?鱼鱼你好像刚刚才....哈哈哈!鱼鱼你完了。”

    这死胖子,平常学习做题都没这么好的领悟力。

    黄金壁也踊跃发言,疯狂插刀。

    ——没关系的,你只有一张脸,两遍啪啪也只能打两面,不用慌。

    而秦鱼慌了吗?她本来没慌,就是错愕,可当她一抬眼,看到殿内一流水十几二十个天界殿主神王们,那姿色....

    秦鱼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别慌,秦小鱼,你是一个见过大世面的人,你自己就是个女神,稳住,稳住!

    只要坚定自己是世上最独一无二的女神,那其他美人于我就都是庸脂俗粉。

    秦鱼如此意志催眠自己,也是有用,一眨眼,她已平静很多,然后一抬眼,看到最上端坐着的几个人。

    其中主位那个...

    她淡淡敛眸,扫来一眼。

    卧槽。

    秦鱼内心慌得一批,但咽咽口水,努力掩饰,并压下系统内躁动的规则力量,正要一脚踏进去。

    哄!!!

    天空打雷了。

    禅师等人沉默了,齐齐飞快看向秦鱼。

    秦鱼面色尴尬,讪讪问娑罗倾思:“那啥,你们这边雷公电母这么敬业的呢?外国人也管?这种崇洋媚外的作风要不得。”

    娑罗倾思:“....”

    ————————

    大白天的,还是天界,愣是打雷,还霹雳狂飙,那个惨烈啊,是头猪也知道其中猫腻。

    明明坐在那儿,可五缺一小群里,代离跟顾曳疯狂刷存在感。

    代离:“鱼鱼老铁,你还好吗?我仿佛闻到了你的小心肝被劈焦黑的味道。”

    顾曳:“其实很正常,我第一次看到她们也...嗯,但遭雷劈还是挺清新脱俗的,鱼鱼,你老实说,你是不是用你的宇宙界瞳去看头盔她们了?”

    秦鱼:“???啥?那啥玩意儿?”

    代离:“你不知道吗?我们晋升宇宙之主那会都会得到一些宇宙体本名天赋,这种界瞳我们都有,一般情况下,连少司命她们那个层面的,只要属于这个宇宙生灵,就是会被我们一眼看穿。”

    秦鱼震惊了:“还有这事儿?我知道这瞳术厉害,但我从没想过会这么厉害,大概跟我思想单纯有关系吧,我从没想过去偷窥少司命她们。”

    这茶里茶气的,你是不是当我们没见过世面?

    左唯也发言了:“那你想过偷窥谁?竟遭雷劈了。”

    在左唯她们看来老五显然是个有趣的小妹妹,因知她生平,越发怜惜一些。

    所以就想逗逗她。

    秦鱼是那么容易逗的人么?

    秦鱼:“反正不是姐姐们啊。”

    呵,你还嫌弃我们了?

    左唯她们失笑,却也没有试探太多,因为少司命已经察觉到了她们的私聊。

    反正左唯感觉到少司命若有若无瞟自己一眼,嗯....她头皮发麻,朝对方状似坦荡一笑。

    心里有点虚。

    她下意识就发了一个传音过去。

    “我们说的可不是你。”

    等等,不对啊,她虚什么,又不是她疑似偷窥。

    是小五秦鱼!

    倾思果然说得没错,这个小五有一种把人带偏的本事!

    完了,这此地无银三百两。

    左唯捏着酒杯,表面从容,内心怎么样就不得而知了,反正少司命没理她。

    左唯倒也不是真怕她,就是吧....少司命她们都知道她们四个人有个小群,却愣是不让随弋进,私底下还不是说她们四个不正经。

    苍天作证,她已经是最正经的了,可秦鱼一来....她发现窥屏还挺有意思。

    好吧,她肯定是被带偏了。

    左唯本以为少司命不在意的时候,众人已到广场赴宴,来的人不少,四个宇宙,包括底下左唯掌管中央天朝的人也来了。

    走出去的时候,少司命不知何时跟左唯并肩...擦肩而过,一句话轻飘飘来。

    “那你们四个私底下说的人是谁?”

    没传音,就这么说了,所以...所有人都听到了。

    齐刷刷的。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秦鱼四人身上。

    代离跟顾曳:“???”

    她们干啥了都,为什么用这种眼神...

    她们又下意识看向秦鱼。

    小五,你干啥了!

    秦鱼:“???”

    我特么!!什么都没干!!

    虽是宇宙之主,可被好几个宇宙之主盯着,还有这么多仅次于宇宙之主,甚至少司命还不弱于宇宙之主,这谁特么扛得住,秦鱼灵魂压力巨大,脱口而出,“我没偷看。”

    嗯...又一个此地无银三百两?

    艹!

    秦鱼反应过来,大概是发现罐子已经破了,她索性破罐子破摔,刷得一下指着代离她们,“是她们告诉我,我们宇宙之主的眼睛可以把所有人看光的。”

    “我以前真不知道,她们刷新了我的三观。”

    “我真是太委屈了!!”

    “我做错了!我初来乍到,啥坏事都没干...真是好大一口锅。”

    说罢,秦鱼扶住了神殿柱子,黛玉西施一般按着自己的胸口,低眉顺眼,黯然销魂....

    代离跟顾曳:“....”

    小五这厉害了。

    更厉害的在后面,大概是前面老拖秦鱼后腿,娇娇这一次给力了,多年培养的默契上线,立马把吃着的地瓜干放在一边,刷一下就抱住了秦鱼的腿,哭哭啼啼呜咽道:“鱼鱼你别哭,还有我,你还有我,就算全世界都放弃你,全世界都与你为敌,我还是跟你在一起,我们永远不分离。”

    特么还挺押韵。

    本来吧,广场上罗宾叶子清等等,这些人远道而来,都老神在在等着,还琢磨这新来的宇宙之主秦小五会对谁温柔乖巧,结果这一看,厉害了,这是温柔吗?

    这是柔弱不能自理真碧池啊。

    广场一时肃静,少司命大概也被惊到了,看着秦鱼,一时无言以对。

    这么委屈啊,看着就不忍心。

    好在,有人来了。

    “这是?”随弋一向不喜欢热闹,事儿也多,来得晚了一些,刚好看到这一幕。

    说真的,还没到,她就感觉到前方神殿溢出天际的哀怨神光。

    那哀怨气息简直浓郁不可自拔。

    她从门外走近,翩跹神俊,仿若星河璀璨万万年孕育下的终年风雪,不冷,但白芒澄澈,触之柔软。

    她浅浅望来,似有揣测,却也温和。

    秦鱼最扛不住这样的真女神,分分钟放弃了柱子,伸手过去。

    快,我暗示这么明显,你get到了吗?

    “随姐姐....”秦鱼轻轻唤,随弋愣了下,还是伸出手,轻轻在半空握住,问了,“怎么了?”

    秦鱼:“她们欺负我。”

    好一个她们,那手指点了代离跟顾曳,跳了下,刚要指着始作俑者少司命,却对上少司命泠泠若星耀且似笑非笑的眼,手指一抖,她点到左唯。

    左唯。

    左唯:“???”

    “就是她们。”

    “好好的,无端把我拉一个群,人家还小,第一次当宇宙之主,本着为全宇宙牺牲奉献的慷慨大义,我一心想从诸位姐姐身上学到有用的知识,可她们别的不教,非要教我用那什么眼睛偷窥别人,我不答应,她们还骂我,我劝阻她们,她们死活不听...现在还贼喊抓贼。”

    我做梦了,梦到你们在吃屎,我阻止你们,你们还打我...

    “果然,我就是一个不讨人喜欢的可怜人,现在,我也只有你一个姐姐了....”

    这表演,秦鱼自己都信了,娇娇也信了,分分钟转而抓住随弋的衣摆,“姐姐,你帮帮鱼鱼把,她可太难了。”

    左唯三人那表情精彩的啊,众人也叹为观止。

    包括禅师等人。

    梵天圣姬在小群里逼逼,“厉害厉害,禅师你教的好。”

    禅师:“客气客气,我本无心插柳,全靠她自己绵延成林。”

    爱徒家真是好大一片茶叶地。

    绿茶无数。

    ————————

    怎么说呢,一开始所有对秦鱼的认知都被推翻了,哪怕代离她们早知道小五不是个省油的灯,却也都开了眼界。

    一时气又不是,恼又不是,怎么办呢,当然是好好解释啊。

    背锅是不可能背锅的,她们也好委屈的。

    代离:“其实吧,我可以解释,我这有截图...”

    顾曳:“我也有。”

    本以为秦鱼会怕,结果这厮竟红了眼眶,“那你们放出来好了,让全世界都鞭笞唾弃我吧。”

    代离两人:“....”

    这...还真做不到。

    不对,麻油,这臭丫头一早就知道她们不会截图黑她。

    这是吃死了自己是老幺受宠呢!!!

    太黑了!

    还好有随弋,她一向公正,那么....

    她们饱含期待,却看到一向待人清冷的随弋伸手覆在秦鱼脑袋上。

    秦鱼都愣了,然后对方细软的手掌在她眉心轻轻揉扫而过,最后捏捏她小耳朵。

    “别哭。”

    “也别淘气...”

    “乖~”

    这是明明看穿了确还肯纵容呢。

    小五么,果然是最受宠的。

    秦鱼:“....”

    这特么...我扛不住了。

    低头一看,娇娇已经扒住了随弋的腿,眼冒金星。

    醉了醉了。

    正在秦鱼沉迷于真女神本色无法自拔的时候,一只手从后面来,拉开了随弋,伸出手,手指摊开,问秦鱼:“小鱼小妹妹,你觉得我这只手好看么?”

    神之玥永远是这样一副冠绝于天下不容于世的样子,作为创始老大,就算她不是宇宙之主,把位置给了随弋,她的从容也是入了骨的,可某种意义上,那骨子里的霸道不要太强烈了。

    秦鱼觑着对方强烈攻击性的盛世美颜,再看看那好看的手,默了下,她弱弱道:“好看,但很像一巴掌。”

    神之玥笑了,手指轻轻落在秦鱼耳朵上,也就是刚刚随意捏捏的位置,她也轻轻捏了下。

    “真可爱。”

    我看你是真凶残,如果不是随姐姐在场,你都要把我耳朵割了下酒哈。

    算了,看你长得美,我原谅你了。

    但回还是要回一句的。

    因为刚刚碧池一波拿到了好多系统提醒。

    MD,这么有效?

    果然碧池绿茶有市场啊!

    为了系统的好处...秦鱼见钱眼开,愣是鼓足勇气~~~~

    “是啊,随姐姐也是这么认为的,我不难过了,随姐姐我们走啊。”

    然后秦鱼硬着头皮当着所有人的面搂住了随弋的臂弯,堂而皇之将她从神之玥跟前拉走了。

    神之玥:“....”

    众人:“!!!”

    少司命似想到了什么,轻笑了下,步履缓缓,也走向了广场。

    ————————

    代离三人都惊呆了,都顾不得刚刚被秦鱼黑一波,入了广场宴席,分分钟拉着秦鱼到了边角,以劝酒的名义问她。

    当然,是在小群里。

    左唯:“我瞧着,你不像是这么勇敢的人啊,鱼鱼。”

    代离:“何止不勇敢,绝对怂,下个大雨她都能跳水里游来游去。”

    顾曳:“所以问题来了,是什么促使你如此丧心病狂去撩拨随弋?你不知道就算是少司命,对随弋也很有保护欲的么?”

    左唯:“最重要的是,我们不用掐指一算光看看你嘴角抑制不住的喜气就知道你是拿到好处的。”

    你们情绪还挺激烈,观察入微啊。

    不愧是宇宙之主。

    “嗯,怎么说呢,我们来谈个正事吧。”

    你有毒啊,我们在谈八卦,你非要谈正事。

    代离:“你说。”

    秦鱼:“你们一早关注我这个宇宙,是因为五个宇宙相邻,但整体宇宙层面有危机是不,反正你们四个宇宙已经开始自主进化了,而我这个宇宙应该是诞生最晚的,还没到那层次。”

    果然是正事,三人本来还想找机会说呢,结果秦鱼自己想到了。

    左唯:“是的,你也看到了娇娇的事情...但

    这宇宙层次上,界外元饕不止一头,甚至在五个宇宙的核心尽头,里面有无数...”

    无数?卧槽!

    秦鱼震惊了。

    代离:“娇娇是出来的第一头,应该是最强最有灵性的,也好在他遇到你,可后面的,我们实在没把握,而你所在的宇宙太过年轻稚嫩,我们也不好处理,怕毁了整个宇宙生灵,好在我们四人联手推演,最终在前段时间预见了转机,那个人就是你。果然,你最后赢了,逆转乾坤,那我们的计划就得全部更改了,经过研究,我们发现那尽头其实是五个宇宙之间的关联裂缝,追究本源,我们怀疑我们这五个宇宙一开始是一体的,只是后面自然分裂,造成了那样一个空洞,如今要填补缝隙,碾压毁灭掉里面繁衍且不断壮大的元饕,最好的办法就是我们五个宇宙合一。”

    顾曳:“这很难,可你的出现让一切有可能,让你来我们这,也是为了接下来的合作,当然,也少不了所有人的努力,所以我们联系了谢庭咏雪,毕竟她是远古先灵,要知道,五个宇宙里面现在仅存的远古仙灵也就她一个。“

    一个!!

    秦鱼愣了,这么少?

    “是因为这次大危机吗?”

    “对,宇宙要进化,要么灭亡,要么蜕变,远古仙灵跟本源有关,她算是嫡系,估计她也察觉到了隐秘,所以在我们联系她后,不用我们多说,她就应下了,我想,她估计也劝过你吧。”

    “啊?我祖师奶奶对我从来不用劝,她一个眼神过来,我就能给她点打火机递烟,她一脱鞋,我就能端来洗脚水...”

    哈哈!三人被逗笑了。

    “现在正事完了吧,那我们来谈谈八卦。”

    三人还没笑完就被秦鱼的转折给弄愣了。

    “八卦?行,你说,就说你为什么撩拨随弋吧。”

    “其实不是撩,我是有正经目的的,你们之前不是说晋升宇宙之主都会得到一些宇宙体层面的能力吗?我想你们都有各自的宇宙本命天赋,我想,我也有....是一个系统。”

    系统?

    三人惊讶,却见秦鱼摆出了系统的数据体,也没多解释,反正三人一看那复杂的规则体系就赞叹不已。

    “难怪你的宇宙发展那么快,这个系统的确可怕,哪怕它的出现是因元饕而起,可的确是一种应激体制。”

    左唯称赞完后,也思索,“所以你的意思是,它跟着你进化了?变成了你的宇宙本命天赋?”

    秦鱼点点头,“对,而且是全宇宙覆盖的层面,因为它进化更新后,颁布的任务已涉及到你们。”

    她把任务一说,三人震惊。

    还能有这种骚操作?

    代离沉思了下,嘟囔道:“那啥,这不就是奉旨撩骚?”

    秦鱼不太赞同,义正言辞道:“你错了,我这是为全宇宙做贡献,你们得帮我啊,我总觉得它可以帮上大忙——五个宇宙融合的时候,要覆盖全生灵,完全可以把生灵体都弄进系统中转站里面保护起来,这样不损根基,而且我们也可以颁布任务,促进宇宙进化,只要我们跑得比元饕快,就肯定能赢。”

    这当然是最好的法子,简直给他们雪中送炭。

    就是吧....有点无耻。

    “想啥呢,又不全是这样的刷好感任务,也有正经活的。”

    “你承认这不正经了?”

    代离一个灵魂反问让秦鱼一梗,但她坚挺不肯臣服,坚定道:“我真的是为公,没私心!”

    轰!!天上打雷了!

    左唯三人笑而不语。

    秦鱼:“我不管,反正你们要帮我!”

    嘿,你还讹上了!

    左唯:“其实也不是不可以,如果只单单一个还好,你这覆盖太广了....”

    代离:“简直丧心病狂,但我想想就觉得很刺激怎么办?你的任务可以共享吗?”

    秦鱼:“当然可以。”

    顾曳:“可我心里还是过意不去,总觉得自己快成失足妇女了....对了,怎么加进去共享任务?”

    代离:“这么着急干什么,好吧,我懂,大家都是为了公事,来吧,我愿意牺牲。”

    左唯:“你们真是..算了,算我一个吧,谁让我们都是宇宙之主呢。”

    这话说完,天上的雷更厉害了。

    少司命跟千语冰他们也有个小群。

    此时在聊。

    话不多,就提及这雷,以及那几个土贼。

    般若禅:“总觉得不是什么好事,阿冰,你小心点。”

    千语冰:“嗯?”

    巫马云溪:“你跟随弋位列几个宇宙最想被攻略的女神,你不知道吗?“

    千语冰不说话。

    巫马云溪胆子也大,还加来一句:“主要还是你们好脾气,像少司命跟神之玥就没人敢排榜.....”

    正吐槽,忽然少司命来了一句。

    “那真可惜。”

    这凉凉冷冷的,群一下子就死了。

    反正巫马云溪迅速下线装死。

    灵一边。

    秦鱼:“加好了是吧,既然大家都这么一心奉献,那我们就挑第一个开始,刚刚随弋已经刷了一波了,再继续容易引起他们怀疑,我们得换一个,那就....”

    左唯:“少司命吧,她层次高,你先去试试。”

    哦嚯,大姐姐要害我!

    秦鱼:“好哦,左唯姐姐你陪我一起。”

    左唯一惊,刚想拒绝,但被秦鱼拽着过去了。

    哦,被拽过去的还有娇娇。

    众人本在闲聊外交,禅师他们一看到这一幕,神经突突的,也在小群里逼逼叨。

    赌一车车黄瓜,秦小鱼肯定要出幺蛾子了!

    众人猜到了开头,却没猜中结尾,因为....秦鱼竟到了少司命跟前。

    少司命多淡定的人阿,愣是在众目睽睽之下面对不安好心的两个土贼不言不语,只单手捏着酒杯,闲散幽绝,连眼神都不给,直到秦鱼抱了娇娇递过去。

    “少司命姐姐。”

    “嗯?”少司命转头看来,看到娇娇,眼眸稍稍阖,撩人的眼线勾韵色调,娇娇身体僵在哪,本以为秦鱼是想以自己的绝世可爱攻略对方,结果....

    “你看看它,圆不圆,胖不胖。”

    少司命大概被秦鱼的脑回路给惊讶到了,瞥了她一眼,不置可否微颔首,“嗯,是很圆胖。”

    娇娇:“....”

    女人,你对我的可爱一无所知,哼,好气!

    秦鱼热情真诚道“那你要不要抱一抱阿?”

    她本就长着一副自然美感的皮囊,自带亲和力,少司命都不否认这种亲和力的好处,何况是左唯陪着过来的。

    闻言又瞥过左唯,又看向秦鱼。

    “舍得?”

    “哪能不舍得,你又不是要把他炖了吃。”

    娇娇:“???”

    麻痹,臭鱼鱼!

    少司命对此不言不语,伸出手,倒是真抱了娇娇。

    刚一抱,左唯得到秦鱼的眼神,手指挠挠眼角,坐下了,伸出手...忽然钩了少司命臂弯。

    少司命:“....”

    她转过头,看着她。

    左唯顶着巨大压力,以最从容自然的语气道:“想看看你会不会生气。”

    少司命勾唇浅淡,语气深,语调浅,就那么让人难以捉摸一句:“若我不生气,然后呢?让秦小鱼继续?”

    刷!秦鱼坐下,一把钩住她另一个臂弯,用烈士断腕般的姿态道:“哇,少司命姐姐果然聪明。”

    狗系统,好感来了吗!!

    要么来注意力也行阿!!

    就在秦鱼吓得小心肝一直颤的时候,半响,少司命忽笑了下。

    然后叮咚叮咚。

    好感度跟注意力都来了。

    秦鱼狂喜,666!最难攻克的都上线了。

    左唯也得到了提醒,也是欢喜,但两土贼正高兴且跟其余两人分享的时候。

    四个人忽然觉得那里不太对劲。

    “额,我们群人数本来是四个人吧...”

    “是四个阿。”

    “那多出来两个。”

    随弋:是我。

    四人一流水震惊表情包。

    那另外一个....

    少司命:嗯。

    四人一流水惊恐表情包。

    随弋:想问谁拉的么?

    随弋:是我。

    随弋:不用怕,就是想知道具体的计划。

    少司命:上面的,不用删,我在翻了。

    群里一片死寂。

    正在狂删上面发言的四个人安静如鸡。

    也不知多久,少司命跟随弋终于翻完了。

    随弋:很有意思的计划,应该可行。

    少司命:下一个我看看,千语冰?要帮忙吗?谁敢说要?!!

    还真有。

    秦鱼最终弱弱打出一排字。

    “我...我要...”

    少司命:我就随便说说,你真敢阿。

    艹!!!

    秦鱼吓坏了,差点从椅子上滑下去。

    呜呜呜,为什么这么可怕。

    “我...我是为了全宇宙,我没私心。”

    轰!!!

    雷霆又来了。

    秦鱼不敢说话了。

    随弋倒是宽容:“她逗你的,无妨,你们按计划来就是了,如果有需要帮助的...”

    秦鱼:“保我狗命就可以了。”

    你很有自知之明阿,秦鱼小妹妹。

    反正已经暴露了,四个人反正破罐子破摔了,秦鱼带头蹦跶。

    秦鱼:“加油姐妹们,为了全宇宙。”

    代离:“舍己为人,永不言败!”

    顾曳:“兢兢业业,堂堂正正。”

    左唯:“团队协作,齐心协力。”

    随弋:“嗯....那我...保你们小命?”

    少司命:“.....”

    反正最后....大概也就五百年也就一个孙悟空蹦跶出五指山的时间段吧,她们把事儿搞成了,五个宇宙融合为一,在跟元饕的马拉松比赛上,秦鱼他们终于弯道超车,用区区五百年完事儿,后来,这种撩骚手段的光辉用意暴露了,惹得不少天界男神女神都为之鼎沸。

    咋滴,工具人阿?

    呸!

    你们等着!

    嗯....反正,这个故事是真正OVER了。

    五宇宙故事也终结。

    终究,这些可爱的女孩们都理当也最终得到了应有的宁静跟幸福。

    这就是结尾。

章节目录

快穿之我只想种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沧澜止戈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沧澜止戈并收藏全本小说快穿之我只想种田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