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子就是长得快,一转眼的功夫,白逐苏都已经上一年级了,而白恋苏也开始读幼儿园了,苏元沫这个老妈子例行将两个孩子送到学校之后,就去上班了。

    但班才上到一半,同事就拿着一张报纸凑到她的面前来,非常激动地说道:“苏老师,这是你老公吧?是吧是吧?白江沉,江沫集团的创始人!”

    苏元沫眨眨眼,点头,然后眸光放到了报纸上。

    就看到她老公竟然被评选为了Z国十大杰出青年人代表了。

    而且江沫集团也被推了上去。

    诚然这些年白江沉确实在事业上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但苏元沫从来不会去过问他工作上的内容,这是她给白江沉的个人空间,但没想到一转眼的功夫,他都成了杰出青年代表了。

    苏元沫笑了。

    这样的老公,才是他最应该有的姿态。

    这一年。

    白江沉三十五岁,苏元沫三十四岁了。

    孩子们都会到处跑了。

    苏元沫突然想到上一世的这个时候,他们都没了,带着他们刚出生就没了气息的孩子一起的。

    但现在,他们还好好地活着,而孩子们也都健康快乐的成长着。

    大概没有什么事情比这更让人幸福了。

    抽着空闲时间,苏元沫和白江沉带着两个孩子一起旅游,走了很多地方,看了很多风景,也认识了很多人,苏元沫非常开心,孩子们也喜不自胜。

    白江沉望着向前奔跑的老婆和孩子,嘴角扬起一抹宠溺的笑,就想春风一样轻柔,却带来了整片绿洲。

    所有画面结合在一起,就是一副最美的画卷。

    这时,有一位摄影爱好者,非常激动地追上了白江沉,语无伦次地说道:“你好,这位先生,我是SK杂志社的摄影师兼主编,这次采风正好拍摄到您和您家人的照片,不知道您可否授权给我们,让我们发表在杂志上?”

    说着,他将刚拍下的美好画面递到白江沉的前面去,虽然只是胶片的模样,看不清楚的具体的,但他还是非常激动,双眼明亮地说道:“你看看,真的非常好,还请您相信我,这期杂志一定会爆火的!”

    火不火,白江沉不在意,只是突然想到刚刚那样的画面,他竟然没拍下来似乎是有点遗憾。

    但现在有人帮忙拍下来了,而且还是专业的摄影师,那么他就可以把这张照片要过来了。

    这么想的,他也就这么做了,扭头问摄影师:“你好,请问能将刚刚的照片洗出来送给我吗?”

    “当然可以,非常可以,如果您愿意的话,我愿意为您和您的妻子孩子服务,今天专给你们拍照,保证让您满意!”

    摄影师难得见到这个有感觉的人和景,激动地双眼瞪圆,咧嘴笑得像个二傻子。

    白江沉思考片刻,点了点头。

    然后……

    接下来,他们一家就有了一位随行摄影师。

    拍了一天下来,吃饭的时候,SK主编兼摄影师自我介绍道:“很高兴认识你们,我家王伦,是SK的主编也是摄影师,今天非常感谢你们一家的配合。我明天就回帝都用最快的时间把这一期杂志的内容和照片定下来,其余的请问你们还有什么要求吗?”

    苏元沫一切都听白江沉的。

    白江沉轻声道:“今天拍摄的所有底片在可以送给我吗?”

    “可以,不过我需要对您做一个简单的采访,会用到录音机,您介意吗?”

    “不介意!”

    白江沉已经习惯了录音机的存在。

    公司开会的时候,时常会用到。

    采访结束后,王伦简直喜不自胜,他没想到随便采访一个人竟然就是商界大佬。

    而且还是上过报纸的z国十大杰出青年代表。

    都怪他,近年才回国,对国内的前几年的内容掌握地不是很全面。

    刚好白江沉又向来低调。

    王伦离开后,苏元沫笑问:“你怎么会突然同意呢?”

    对此,苏元沫是有些纳闷的。

    毕竟,这些年,白江沉很少接受采访。

    为人低调,一有空就回家陪老婆孩子,除了必要的宴会之外,他基本不会跟人出去喝酒乱玩,但奇特的时,他的人脉资源一样不差。

    白江沉微微一笑,依旧像对小姑娘一样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脑袋,低声说道:“因为你和孩子笑起来的样子真的很好看,我想永远保存下来,可时光不可能停留在那一刻。所以,我愿意用这样的方式,保存我们一家人之间最美好的回忆。杂志和照片出来了,以后可以留给孩子们看!”

    苏元沫闻言,眼眶微热,点了点头,伸手抱住了自家老公的腰身,轻声说道:“老公,你真好!”

    “既然知道老公好,那就对老公再好一点!”

    白江沉无奈地轻叹了一声。

    苏元沫立马瞪眼:“我什么时候对你不好过,我一直对你很好的好吗?”

    白江沉愣了一下,然后凑到苏元沫的耳边低声呢喃了一句:“有特定情况时,不是很好,比如……在床上……”

    苏元沫最近带着孩子们到处疯跑,为了精力能充沛一点,确实晚上都没让白江沉折腾,洗完澡倒头就睡。

    对此,白江沉就觉得很委屈!

    孩子什么的……

    能有他这个老公重要吗?

    生气!

    苏元沫脸颊一红,抬手捶了白江沉的胸膛一下,没好气地说道:“你流氓!”

    “跟自家老婆调情,不算耍流氓!这是夫妻情趣!”

    白江沉痞笑着说。

    苏元沫哼哼两声,不想搭理这个狗男人了。

    白江沉却将老婆拦腰抱起去了浴室。

    苏元沫慌了,连忙叫道:“你干什么呢?孩子还在外面呢?你这样让孩子们看到多难看啊!”

    “没事,我让他们回自己的房间去!”

    他们现在暂住的房子是小套房,两室一厅的,两个孩子睡一个房间,他们夫妻俩住一个房间。

    苏元沫还想挣扎,白江沉就冲客厅扬声道:“逐儿,时间不早了,带弟弟回房间睡觉去,要是爸爸一会儿出来看还没睡觉就打屁屁了。”

    “好的爸爸!”

    白逐苏非常听话的带着白恋苏回房休息去了。

    苏元沫哭笑不得地抬手又捶了白江沉一下,娇嗔道:“你真的是……太过分了……”

    “不过分,为了爸妈的幸福,作为儿子,这是他们该做的贡献!”

    “就能会说!”

    不多时,浴室里就传来了不一样的声响,久久未息。

章节目录

重生九零小哭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二黛黛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二黛黛并收藏全本小说重生九零小哭包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