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云医圣一边喊着一边跟上已经上了马车的三人,却被权贺一把拉了回来。

    “师兄,”权贺看着三人的背影,嘿嘿一笑,“你这辈子不讨个夫人,如今肖月这孩子好不容易开窍了,怎么着,你也不想让他讨夫人?”

    “讨夫人就讨夫人,这跟去丰鹤楼吃东西有什么关系?”流云医圣被拉住,眼睁睁的看着那辆被他错过的马车越走越远,气得更是吹起了胡子。

    “行了,你也别气了,想吃好东西,让吴平那小子做给你吃。我告诉你啊,我发现他的厨艺还真不错。”权贺依旧笑呵呵的,提到吴平,他突然想起了什么,继续说道:“话说那小子还真有天赋,现在在我那儿都可以独挡一面了,我想着,再过段时间,让他去试试太医院的医考。”

    “你想让他当太医?”流云医圣的思绪被拉了回来,也不再纠结去丰鹤楼了,不解的问道:“你不是看不上太医院里的那些龌龊事吗?怎的还让你的爱徒去重走你的老路?”

    现如今,吴平似乎越来越相信自己真的没有蛊虫了,当他潜心学医的时候,权贺发现了他的天赋,决定将他收为弟子,并让他到自己的医堂积累经验。

    想到太医院,权贺也是有很多感慨。他捋了捋长须道:“此一时彼一时,如今中陵与往昔不同,太医院也不一样了,若是老夫再年轻上二三十岁,一定会回去!不过吴平那孩子还年轻,而他也有此意,老夫不能挡了他的路。”

    果不其然,秋试时,吴平真的没有让权贺失望,以全院第二的名次成绩考进太医院。

    北界的冬天依旧白雪皑皑,当年被迫留在北界当上了北界王的满昊天,虽然这么多年中也经常往返于北界和中陵,可它终究是北界的王,更多时间要待在那片茫茫草原上。

    只不过日子久了,他也习惯了,而且他越发觉得,自己这放荡不羁的性格与不拘礼数的脾气,还真的很适合这里粗犷的民风。

    大口吃肉、大口喝酒,与北界的汉子在草原驯服野马、骑着马儿打猎或打马球,日子无比逍遥。

    不过自从他掌管这片土地后,便不许这里的百姓在粮荒时抢夺中陵。

    他已经和墨毅博商量好,在北界和中陵的交界处开设了自由贸易广场,双方百姓可以在这里进行公平交易。

    北界百姓出售他们狩猎来的动物皮毛、以及鲜美的羊奶和奶糕,而中陵百姓可以用他们的粮食蔬菜以及美酒换取这些中陵没有的物品。

    随着时间的推移,当满中去世后,满昊天回到中陵的次数更少,可他依旧记得自己是中陵人,他的故乡在中陵。

    直到二十年后,当年从北界皇宫中逃出来的承惠已经将她的儿子抚养成人。

    她的儿子就是蓝羽王子的亲子,满昊中便将这北界王之位还给了承惠的儿子。

    那一刻,他无比轻松,全身心感觉到了真正的自由。

    他此时已经娶了妻,而他的妻子正是当年与承惠一起离开王宫的阿灿。

    阿灿感激柳如眉当年的相遇之恩,对于丈夫让出王位无怨无悔,同时希望能够与满昊天带着儿女一起回中陵居住。

    他经常听满昊天提及晟儿和菱儿,可这二十年中,他们只有拜访西昌和南疆时,才会匆匆见上一两面。

    离开北界,满昊天就像撒了缰绳的野马,带着妻儿满四国的跑,无比逍遥。

    同济医堂越开越多,所有坐堂大夫和授课老师都说他们的师祖是位女神医。

    而真正见过师祖的却没几个。有人说此人根本不存在,是流云医圣太过自谦,是他编造出来的虚拟人物。

    可有人又说,南疆女王拥有一手出神入化的医术、以及令人闻风丧胆的制毒之术,而她便是女神医的女儿。

    不过却有人反对,理由是,西昌的君王与南疆的女王是双生兄妹,怎的西昌君王就拥有一身绝世武功,却医术平平?

    定是南疆女王在幼时遇到了高人,她又有绝世天赋,所以才会习得一身医术。

    无论众人说什么,那都是他们的猜测,因为后来没人再见过火凤,似乎火凤也好、巫族也罢,都是一时的传说。

    而柳如眉和墨擎苍这对夫妇,似乎更加神秘。虽然四国各有自己的君主,可百姓都说,真正的天下之主是那对夫妻。

    中陵、西昌、南疆,这三国的君主是她们的亲子和义子,而北界先后的两个北界王,前者是他们的忠实属下,亦是他们子女的好友;而后者据说在他出生时,是女神医剖腹取子、救了他们母子一命,已经拜女神医为义母。

    天下四国,国君彼此不仅是兄弟姐妹和好友,更是女神医和擎王的孩子。

    这对夫妻已经拥有至高的地位和身份,却没什么人见过他们。

    此时被百姓津津乐道的柳如眉和墨擎苍,并没有从这个世界消失,更没有回到水马龙的现代世界。

    他们依旧住在清水湖边,过着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生活。

    除了清水湖边的香榭,他们最常去的就是清云山,那个曾经让柳如眉来到这个世界的地方。

    清云山依旧了无人烟,山顶枝叶繁茂,特别是在大雨时节,这里依旧与曾经的柳如眉跳崖时一模一样。

    而柳如眉和墨擎苍来这里并不是缅怀曾经的奇遇,他们每次来都会带足了吃食用度,径直去往半山腰的那个山洞。

    那个山洞依旧如柳如眉躺在水晶棺时一样,只不过此时已经有了它的主人。

    长居在这里的不是别人,正是被天下人已经遗忘的连鸣则。

    连鸣则因为自身的贪婪中了无法去除的兽毒,虽然他曾经也幻想过,凭借柳如眉高超的医术可以给他开颅取虫,可柳如眉也明确的告诉过他,别说他们这辈子不可能,就是在过上了百八十年依旧不可能。

    从此连鸣则打消了这个念头,可他害怕回归到人群中,害怕不知哪一天又变成了野兽的模样,更害怕被人当成怪物乱棍打死。

    天下安定,柳如眉该报的仇都已经报了,该拿回来的也都拿回来了,她不想赶尽杀绝,便与墨擎苍一同将连鸣则安置在了这个四季如春的山洞中。

    内心平静、无欲无求,在柳如眉药物的辅助下,连鸣则的兽毒果真没怎么再犯过。

    山洞中,水晶石依旧泛着它璀璨的光彩,深处的泉水依旧叮咚的响着。

    玉石桌上,已经摆满了柳如眉和墨擎苍带来丰鹤楼新品以及美酒佳肴。

    三人对视而坐,举杯浅尝,似乎有很多话要讲,却又不知该从哪里讲起,所有的恩怨情仇,都在那杯浓酒中,再次一饮而下。

    全剧终。

章节目录

双宝来袭,冷傲王爷追妻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唐大僧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大僧并收藏全本小说双宝来袭,冷傲王爷追妻忙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