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离又撒娇地扯着皇上衣袖摇了又摇。

    “父皇~您就看在女儿在外头受了这么多年苦,还差点没被白家人给害死的份上,宠宠女儿,放我家相公与我一道回乡吧?好不好?”

    皇上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又心疼地看了看她那张酷似旧人的脸,无奈点头:“罢了,朕这辈子最宠爱的就是你的母妃,而你又与她这般想像,朕没法不疼你,便依了你了。

    只是你也需得记住,要时常回京城来看看父皇,莫要只顾着与你家那个混帐相公过自己的小日子,若是父皇遇着了难处,若是你皇兄未来遇到了难处,得让你家相公来帮忙才成!”

    白月离立马点头:“父皇放心!女儿一定会记着的,若是您和皇兄当真需要我家相公,我一定不会拦着他不让他来。”

    皇上这才下令:“快将莫染枫放出来,让他也来此见朕。”

    白月离心头一阵雀跃,原本以为要被逼上梁山,却是真的没有想到,会有如此峰回路转!

    不仅莫染枫不会再被问罪,她竟然还找到了自己的亲爹,而且还是个天下第一的亲爹,大宣的皇帝!

    想不到啊想不到,她天天担心自家男人会被皇上塞上公主,原来自己就是那个公主!所以,她与莫染枫其实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没多时某男便被提到了御书房,原本神情清冷的人一眼瞧见他家娘子正趴在龙案上帮皇上磨墨,着实是忍不住大吃一惊!

    急上前施礼道:“草民叩见皇上!还请皇上开恩,莫要难为我家娘子!”

    皇上:“……”

    白月离笑眯眯朝他摆摆手:“相公莫要紧张,快来见过父皇!”

    莫染枫一脸愕然:“父……父皇?”

    某女起身过去拖过他的手,一边往龙案前拉,一边将事情大概说了一遍,听得莫染枫深度怀疑自己是在做梦!

    于是乎,这货照自己大腿上狠掐一把,疼得嘴角直抽地跪到龙案前,向皇上行跪拜大礼!

    “草民莫染枫,叩见皇上,叩见岳父大人!”

    皇上极为不快地横了他一眼:“起来吧,若非离儿是朕的女儿,朕真想敲碎你这颗榆木脑袋!看看你怎生这般不识好歹?”

    莫染枫汗颜:“岳父大人教训得是!小婿的确愚钝,及不上我家娘子半分聪慧。”

    皇上被他气笑了:“不过也幸好,你这臭小子如此坚持,却是为了不负朕的女儿,算你有眼光,朕便不同你计较那些了。

    朕只问你一句话,当真不愿意留在朝中为官,协助朕一道治理天下吗?”

    莫染枫果断回道:“草民不才,且胸无大志,只想与娘子相亲相爱,厮守一生,旁的全听我家娘子的!”

    皇上:“……”

    白月离嘻嘻笑道:“父皇,我最了解我家相公了,他其实懒得很,每天读书练功足够他忙了,您就成全我们只想一辈子逍遥快活的心思吧?”

    皇上叹道:“朕方才不是已经答应了吗?难道离儿认为父皇会是个出尔反尔之人?”

    白月离立马狗腿十足地拍起马屁来:“怎会?父皇您可是金口玉言,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绝对不会反悔的好皇上!”

    皇上哈哈大笑:“朕这么多的儿女,就属你胆大,敢同朕这般调皮!离儿啊,父皇真是舍不得你远离。”

    白月离看到皇上眼中隐约的泪光,心里蓦然一酸,一种父女连心的感觉油然而生,过去伸手抱住皇上手臂。

    “父皇,您放心,女儿一定会时常回京来看望您的,不若这样吧,往后一到冬日女儿便回京城来住,而且还会给父皇您带葡萄酒回来!您说好不好?”

    必须得带,带到京城卖大钱!

    皇上心头一喜,笑道:“葡萄酒?好啊!那朕可就甚么酒也不喝,只等你孝敬的葡萄酒了!”

    白月离重重点头:“父皇您放心,女儿保证管够您喝!”

    一场危难被一场认亲的欣喜完全取代,回到莫府时白月离和莫染枫还都有些做梦似的感觉。

    “相公,我竟然是公主?”

    莫染枫揽着某女的纤腰点头:“没错,娘子是货真价实的公主,这回再也不用担心为夫会被皇上赐个公主了。”

    白月离噗嗤一乐:“是啊,只是不知道,若是西沙公主得知这种情况,会是什么感想?”

    某男满不在乎地回道:“管她作甚感想,那女子与咱们无关!”

    然后,没多一会儿他就被打脸了!两人一下马车便见莫府院中站着一个大肚子女子,不是旁人,正是未戴面纱的西沙公主!

    白月离一阵愕然,聂璟行赶紧将他们让至厅中,解释事情原委:“事情是这样的,凌王殿下想让莫大哥和莫大嫂将西沙公主一道带走,免得继续留在京城还是个麻烦。

    莫大嫂如今是公主的身份,出城必然不会被查,刚好可以带走阿依公主。”

    白月离奇道:“西沙公主怀孕了?”

    不仅西沙公主的大肚子奇怪,她看到自己和莫染枫竟然无动于衷也是让人万分奇怪。

    聂璟行又道:“没错,应该是那日围猎时有的,凌王殿下不忍杀了她们,又担心事情败露会再引起麻烦,因此让在下给她和她的那几个侍女都吃了些药,现在她们已经把自己是谁全给忘了,且一辈子也不可能再想起来。

    殿下已经将那几个侍女直接许配给了边关几位将士,让他们将人带走了,只剩下一个阿依公主,因为怀着身孕,没有人愿意娶她,没办法,殿下希望你们能收留她,将她一道带走。”

    白月离一阵无语,想不到萧腾越帮了她和某男半天,最后还是把麻烦扔给他们了……

    不过西沙公主已经失去了记忆,又怀着身孕,确实挺可怜的。

    白月离点了点头:“好吧,我就把她带离京城,等她生完孩子,再给她找个好人家嫁了。”

    白月离本打算马上就离京,可石珏与莫小桑的大婚订在半个月后,于是她又改变了计划,等小姑子大婚之后一行人才踏上归程。

    刚回到白安县的莫府没多久,西沙公主便生了个女儿,凌儿惊喜地看着又一个可爱的小妹妹出生,却不知道,这可能就是他未来的小娘子……

    西沙公主生完孩子后也并没有远离,而是机缘巧合嫁给了齐三婶的二儿子,有齐三婶这种绝世好婆婆,这位公主过得十分幸福,且没有在西沙被灭国后成为牺牲品。

    同年秋季萧腾越娶了太傅的嫡孙女,两人相敬如宾,七年共育四个孩子,个个都是儿子……

    高婶与儿子高壮留在了京城,高壮成婚后也生了五个孩子,三儿两女,高婶万分开心,高家可算是后继有人了!

    而这七年莫染枫又与白月离生了四个孩子,两儿两女,别提多圆满。

    第八年春天,皇上退位做了太上皇,萧腾越登基为帝,大宣已经统一了周边七国,四海升平,国泰民安。

    太上皇说他为大宣筹谋了一辈子,机关算尽,可算是功德圆满,有了他最疼爱的儿子继位,他终于能够放飞自我,一定要跟他家皇叔学习武功,争取做个武林高手,好出去行侠仗义!

    于是死乞白赖跑到白安县来,就赖在白月离和莫染枫在老虎岭上建的庄子里,说啥也不肯走了,非要等出师再下山!关键是他根本没有习武的天份,这出师之日怕是遥遥无期……

    而这一年本该是给某女的宝贝大女儿解毒的时候,岂料小郎中又说,不成,这毒还不能解,需得再等上个七、八年……

    白月离终于看透了,自家宝贝女儿从小就黏着这位聂叔叔,本来她还挺担心小郎中会烦,岂料根本没那回事,人家小郎中走哪都恨不能带着她家闺女,别人抱一下他都不乐意,分明就是想要来个独占!

    并且她还发现一个秘密,她家大闺女并非常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当初怀孕时情形过于诡异,她觉得自己的宝贝大女儿多半也是穿越人氏!

    这丫头从小就不屑和同龄人玩,而且常常说些只有她这个娘才听得懂的话,习字读书更是张口就来,提笔就能写,最关键是她看小郎中的眼神也绝非像看长辈……

    也幸好聂璟行的功夫突飞猛进,短短八年,已经与老爷子不相上下,当然,比起某男还是差那么一丢丢,可却足够保护悠悠,白月离也很放心,只要她家闺女乐意,日后嫁个大自己十几岁的男人也无不可,何况小郎中半分不显老!

    还有些值得一提的事,比如白月离的生意越做越大,短短八年便成了大宣首富。

    而白家的那些人,早在皇上知道了他们加害过自己的宝贝女人和女儿之后,便将之全部收拾掉了。

    白月离经历一场重生,终于获得了爱情事业和家庭的大圆满,万分庆幸老天给了她这样一次机会,也万分珍惜眼前宠溺她的人。

    幸福生活正应了那句话: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文短情长,故事就写到这里,感谢所有支持本书的宝宝们,愿天下有情人都能终成眷属!

章节目录

田园养包子:相公太黏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粮小满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粮小满并收藏全本小说田园养包子:相公太黏人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