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嘘……”齐二妹食指放在唇边道,“开始了,开始了。”

    “竹笛!”六丫看着电视说道。

    “都是吹,啥都一样。”齐二妹激动地说道。

    客厅安静下来,只听见电视里传来清脆悦耳的竹笛声,仿佛百鸟报春一般。

    一曲终了,齐二妹他们拍的手都红了,齐二妹感慨道,“这么多年了,又看见三丫表演了。”

    “是哦!三丫自从来了京城,甚至出国,咱都在看过了。”秦凯瑟看着他们说道。

    “不会就这一个表演吧!”六丫噘着嘴嘟囔道,“我还没听够呢!”

    “不着急,肯定还有。”花半枝看着他们笑道。

    这第一届春晚可是一个人唱好几首歌,不像后世几个人唱一首。

    众人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等着她家三丫看看是不是还有表演。

    果然期间三丫又吹奏一曲,还唱了一曲,非常有意境的歌曲。

    在场的人都傻眼了,谁也没想到三丫的声音这么好听,空灵余韵悠长。

    “这个我怎么没有听过?”六丫指着电视说道。

    “别说你没听过,我也没有。”小丹丹摇摇头道,“等等这歌词我怎么听的有些耳熟。”

    “呵呵……”花半枝看着他们笑道,“你们从小到大背了多少唐诗宋词。”

    “啊!”孩子们激动地跳了起来,小丹丹恍然大悟道,“我说呢?怎么古韵如此的浓厚,甚至某个词都能想起诗句。”

    “可是很好听,朗朗上口。”六丫激动地说道。

    “立意更高,催人奋进。”花半枝双眸亮晶晶地看着他们道,“人生不止小情小爱。”

    “哇……”小丹丹靠在花半枝身上道,“三丫姐的歌,一萧一剑仗剑江湖的勇往无前,符合现代的生活。”

    “嗯嗯!给人以勇气。”花半枝笑着点点头道。

    一夜之间三丫的名字,陈珊妮红遍了大江南北。

    这首古意盎然却通俗的歌,也风靡大街小巷。

    最重要的是,三丫终于找到了努力的方向。

    齐二妹终于送了口气,宝贝闺女的工作有着落了。家庭无望,只有拼事业了。

    今儿晚上大家都无心睡眠,都等着这丫头。

    三丫看着花半枝这边灯火通明,直接敲门进来,一脸笑意地看着他们说道,“都没睡呢!”

    “你这丫头,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不提前知会一声。”齐二妹上前扯着她的手道,将人拉到沙发旁坐下。

    “惊喜,惊喜,懂不懂。”三丫心情超好的看着他们道,兴奋且羞赧地又道,“其实我也不知道能否被选上。”

    “以你的资历,上去很正常,只不过你以前都是西洋乐,不太符合咱们的合家欢的主题。”花半枝看着她笑道。

    “所以我选的竹笛,曲子也是非常的国风。”三丫看着他们开心地说道,“最主要的是,我找到了作曲的方向,华夏悠久的历史,我就不信我对抗不了靡靡之音。”

    “有志气!”花半枝朝她竖起大拇指道,清透明亮的双眸转了转道,“三丫,看过林爷爷送来的录像带吗?”

    “看过!电视剧无论武侠还是都市剧都好看。”三丫忙不迭地点点头道。

    “那看过他们拍摄的歌曲MV吗?”花半枝看着她努努嘴道,“你这身手不亮亮,太可惜了。”

    “多谢花阿姨提醒。”三丫神采奕奕地看着她说道。

    “完了、完了。”齐二妹拍着大腿哇哇大叫道。

    “妈,您怎么了?”三丫看着她关心地问道。

    “好不容易盼的清闲点儿,说不定想开了把自己嫁出去,这一忙,我是连点儿期盼都没了。”齐二妹悲观地看着她说道。

    “呵呵……”三丫闻言摇头失笑,脑中却莫名的想起刚刚将她送回来的男人,闭了闭眼我真是昏了头了,怎么想他啊!那个打乱自己生活节奏的人。

    花半枝看着愣神的三丫,啧啧……齐姐的愿望说不定能实现耶!

    *

    话音刚落,第二年三丫参加完春晚就带着她的真命天子进了家门。

    经过一年多的调养,他已经能站起来了行走了。

    齐二妹夸张的更是喜极而泣,终于把三丫给嫁出去了。

    小丹丹朝他们招手道,“来来,三丫姐,三姐夫,来认识一下我家那口子。”

    “丹丹你也有对象了。”三丫扶着他走了过去。

    “是啊!火车上认识的,搞科研的。”小丹丹看着他们介绍道。

    今年过年远在南方的林半城和林二叔都来了。

    孩子们工作忙不能回去,他们就只好来了。

    “妈,有没有吃的,我们好饿。”三丫看着齐二妹撒娇道。

    “等等,等你爸他们回来一起吃。”齐二妹看着他们说道。

    话音刚落,林希言他们陆续回来,直接煮了饺子。

    煮饺子期间,他们这些爸爸们也认识了未来的姑爷。

    对于两个男的,其实他们早就从侧面打听过了。

    孩子们的些许变化,长辈们都看在眼里,处对象这事能不放在眼里。

    吃饱喝足后,时间也差不多了,让孩子们将人家送走了。

    *

    林希言深邃的双眸看向林二叔开门见山地说道,“二叔,想不想把失去的争回来。”

    “我已经挣回来了。”林二叔不明所以地看着他说道,“工厂的业务好的,他们排着队等着拉货。真是数钱数到手抽筋。”

    “我是说港股,你没关注过吗?”林希言双眸冒着绿光看着他说道。

    “七三年股灾我赔的裤子都没了,真是谈股色变,没在关注过。”林二叔看着他劝道,“大侄子,听二叔一句劝,那玩意投资可以,千万别炒。还是脚踏实地的挣钱,睡的安心。”

    “呵呵……”林希言好笑地看着他,随即又道,“那有机会干不干!”

    “什么机会。”林二叔身体前倾激动地看着他说道。

    “港币。”林希言看着他说道。

    “港币?”林二叔双眸转了转道,“你是说中英谈判。”

    这二叔够敏锐的!还说不玩儿了,看看这精神劲儿。

    林希言闻言双眉轻扬,笑着点头道,“对!”

    “咱们怎么玩儿?”林二叔搓搓手激动地看着他说道。

    “准备好子弹,听我发令枪。”林希言双眸发光地看着他说道。

    “好嘞!”林二叔痛快地应道。

    “你们俩可悠着点。”林半城担心地看着他们说道。

    “爸,放心吧!顺势而为。”林希言温润的目光看着他说道,“我有分寸的。”

    “爸爸,您不带带我们吗?”小丹丹扯着他的胳膊撒娇道。

    “把你们的零钱拿过来。”林希言挥挥手爽快地说道。

    “哟呵!挣小钱钱喽!”小丹丹激动地说道。

    “小财迷。”林希言看着她笑道。

    “谁会嫌钱少,多多益善嘛!”小丹丹嘿嘿一笑道。

    *

    “我也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们。”林半城看着他们说道。

    “什么好消息,爷爷。”小丹丹看着他兴致勃勃地问道。

    “你们爷爷现在被市里征召,为市里改革开发,提供宝贵的意见。”林二叔看着他们笑眯眯地公布道。

    “爸!”林希言看着他惊讶地说道,“这些您可以吗?”

    “我这半城可不是白叫的,这些年也一直在研究城市规划。”林半城双眸闪闪发亮,战斗力十足道。

    “恭喜您了。”林希言看着他笑着说道。

    “发挥点儿余光余热。”林半城看着他们谦虚地说道。

    一家人总结一下过去,畅想一下未来这除夕夜就过完了。

    过完年,又各奔东西,为事业继续打拼。

    *

    学成归来的小幺红色T恤,牛仔裤,黑色短碎头发,干净清爽。

    花半枝上下打量着他,眼睛眨也不眨的。

    “妈,您看什么呢?”小幺低头看看自己道,“我没穿反衣服吧!”

    “不错,没有给我染成黄毛回来。”花半枝看着他一脸笑意地说道。

    小幺闻言一愣,随即笑意盈盈地说道,“妈!你可真是。”

    “我真的怕哟!你给我整个奇形怪状回来,美其名曰个性,酷!”花半枝挑眉看着他说道。

    “真正的酷一定是内酷,心里酷,是不是穿牛仔裤都不重要,穿多奇特的牛仔裤也不重要。”小幺眉眼含笑地看着她说道,“心里酷的人一定是真诚的人,内心是一片赤诚的。”

    “臭小子。”花半枝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道。

    “话说,妈您居然知道酷?”小幺亮晶晶地双眸看着她说道。

    “咱妈可比你想象的前卫。”小丹丹端着两杯水走过来道。

    “姐,我小外甥女呢?让我看看。”小幺兴致勃勃地看着她道。

    “睡觉呢!”小丹丹坐在他们对面道。

    “怎么样?饿不饿,要我去给你做点儿,先垫垫肚子。”小丹丹看着他说道。

    “不了,咱爸回来吧!等他回来一起好了。”小幺闻言立马说道,随即问道,“我姐夫呢?”

    “他呀!这些日子正在攻克关键点,在实验室忙着呢!”小丹丹看着他说道。

    “你们聊,我做饭去。”花半枝起身道。

    “我帮你。”小幺跟着站起来道。

    “你休息吧!坐了那么久的飞机。”花半枝回头看着他说道。

    “那我可就睡觉了。”小幺看着她们笑嘻嘻地说道。

    “去吧,去吧!饭好了,我叫你。”花半枝边朝厨房走去,边说道,回头看着进来的小丹丹道,“你跟进来做什么?”

    “给您打下手啊!”小丹丹看着她说道。

    “行了,你去看着我宝贝儿好了,这时候差不多该醒了。”花半枝将她推出厨房道,“我一个人能行。”

    正好这时,小家伙也醒了,小丹丹脚步匆匆地离开了。

    花半枝整了海鲜大杂烩,量足足的。

    端上桌的时候,林希言也回来了,花半枝看着他笑道,“你这是踏着点儿回来的。”

    “我是闻着味儿回来的。”林希言看着饭桌上的大铁锅,“海鲜大杂烩,都是我们爱吃的。”

    “快去洗手。”花半枝催促道,“对了,去叫小幺起床。”

    “嗯!”林希言先去了小幺的卧室,敲了敲门,“小幺起来了。”

    “来啦,来啦。”小幺打开门,笑着说道,“爸。”

    “快洗手,你妈做的都是咱爱吃的。”林希言拍着他的肩膀说道。

    一家人坐在了饭桌前,小幺看着眼前的海鲜,吸溜着口水道,“我快想死了这味道了。”

    “别看啊!快吃。”花半枝看着他笑道。

    “那我开动了。”小幺直接下手开吃。

    林希言跟着他一模一样,挑出来的海鲜放在碟子里,“枝枝。”

    “我早就学会吃海鲜了。”花半枝见状眉眼含笑地看着他说道。

    “可我还是喜欢这样。”林希言依旧澄澈的目光看着她宠溺地笑道。

    花半枝给了他一个真拿你没办法,拿着勺子舀了些海鲜,送到他嘴边道,“来张嘴。”

    林希言目光紧盯着她,乖乖的张嘴,将海鲜吃进嘴里。

    “我什么都没看见。”小幺看着他们俩搞怪地说道。

    “调皮。”林希言挑眉看着他笑道,“羡慕吗?”

    “羡慕!”小丹丹立马说道,“我可是非常羡慕。”

    “怎么,咱家姑爷对你不好吗?”林希言挑眉看着她说道。

    “见着人的时候对我好着呢!可是在实验室的时间,比在家的时间长,看他那么辛苦,回来我也舍不得他干这干那的。”小丹丹噘着嘴看着他们说道。

    “结婚的时候,就告诉你了,未来会很辛苦。”林希言面色柔和地看着她说道。

    “所以我有心理准备。”小丹丹眨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们说道,“快吃饭,凉了味道就不好了。”

    吃完海鲜,收拾干净了,一家人围坐在沙发前。

    小幺搂着花半枝肩膀不撒手,对于林希言投来的目光视而不见。

    叽叽喳喳的说着自己的留学生活。

    “小子,说话就说话,把你的手拿开。”林希言指着他的爪子道,“天气热。”

    “爸,有空调怕什么?”小幺看着他故意说道,“而且我妈最不怕热了。”出溜着在花半枝肩头蹭蹭,“凉凉的。”

    “坐没坐相的,坐好了。”林希言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道。

    “好好好!”小幺放开了花半枝规规矩矩的坐好了,不在捋老虎的胡须。

    “妈,好多移民出去的。”小幺挪了下身体看着花半枝忽然说道。

    “怎么你想移民?”花半枝抬眼看着他不咸不淡地说道。

    “怎么会?移民的话我不会回来了。”小幺闻言立马说道,“只是说这种现象,砸锅卖铁,把国内的一切全处理了,飞奔自由的国度。”

    “他们有一天会后悔的。”花半枝看着他突然说道。

    林希言看着他说道,“出去几年回来有什么感觉?”

    “变化很多,也快。”小幺看着他们俩说道,清澈的眼睛转了转,“照这个发展速度,未来可期。”

    “再说了移民过去干什么?洗盘子刷碗吗?”花半枝轻哼一声道,“就怕在国外混的不如意,镀层金回来,赚国人的钱。如果一直呆在国外我还能佩服一声。”

    小幺闻言点点头道,“妈说的还真是他们的心里,带着美好的愿望去了,结果发现现实的残酷。回来吧!不甘心,留下来又混不出个人样儿来。”

    “能站在金字塔上的人都是少数。”林希言看着他笑了笑道。

    “后悔了也不会宣之于口,那样等于打自己的脸,需要死命的贬低国家才能说服自己当初的选择没错。”花半枝不屑地撇撇嘴,嗤笑一声道。

    小幺闻言摇头失笑道,“我都能猜想他们会如何的贬低我们,专制集权,他们是如何的自由民主。”

    “你知道美洲鹰为什么满世界的宣传民主自由吗?”花半枝抬眼看着小幺问道。

    “这样一说,不会是好事。”小幺看着她机灵地说道,“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

    “呵呵……”花半枝闻言屈指弹了他个爆栗道,“因为它们是垃圾,越是先进的东西,美洲鹰越是封锁,不会轻易让你得到。越是能祸害你的东西,美洲鹰越是推销,甚至贴钱送你。”

    “说的对,像是计算机技术,软件的源代码这种好东西,美洲鹰可是严防死守,不漏一点儿。”林希言看着他们继续道,“而民主、自由,美洲鹰倒贴钱,拼命地向外疯狂输出。”

    “呵呵……果然没安好心,好东西都留着自己用,白送的肯定是垃圾。”小幺漆黑如墨的双眸看着他们道。

    “等等,那集权专制看来是对的了。”小丹丹看着他们道,“感觉有些魔幻。”

    林希言抿了下唇看着她说道,“这个要怎么说呢?”斟酌一下看着他们道,“集权专制是代表普通民众制衡官僚和资本集团的,古代的昏君即丧失代表普通民众制衡官僚和资本集团意愿或能力。”顿了一下又道,“满嘴的民主自由,却做着鸡鸣狗盗的事,顺风时大碗喝酒,逆风时成鸟兽散。集权者是天生和大多数普通民众利益绑在一起的,集权者不能代表大多数普通民众利益时,看看历史就知道了。上下五千年就是一部长篇战争史历朝历代撸起袖子加油干过来的,你跟国人不用讲未来,讲过去就足够了!跟西方人讲,等他们的历史足够长了再说!”

    “爸,您的嘴可真够毒的。”小丹丹看着他笑了笑道。

    “我说的难道不是事实吗?”林希言一脸无辜地看着她说道。

    “马克吐温讽刺小说已经很能说明了。”小幺看着他们说道,“金钱选举。那些官僚和资本集团,当然向着钱说话了,自由、民主只是幌子而已,谁信谁傻瓜。”

    “剧本摆着呢!可以多看看。”花半枝看着他们笑道。

    *

    一年下来,忙忙碌碌的,一家人见个面都难!

    过年的时候在花半枝的期盼下,一家人聚在四合院,周光明和二丫终于回来了,我的老天,真是不容易。

    丹丹带着女婿和女儿一家三口,一家人齐齐整整的聚在一起。

    深夜十二点,客厅依旧是灯火通明,林希言踏着雪花走进了家门,坐在沙发上拉着花半枝,看着叽叽喳喳的孩子们,嘴角挂着幸福的笑意。

    幸而今生有你!

    “妈,你总说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我怎么看不出来。”小幺挽着花半枝的胳膊亲昵地说道。

    “在西方花花世界,没有对比嘛?”花半枝微微歪头看着他说道。

    “他们跟我们的思维不一样。”小幺指指自己的脑袋,“不好比较。”

    “有生之年你会看到的。”花半枝看着他嘿嘿一笑道,“只要活得久,什么都能看到。”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属于孩子们的人生才刚开始,终有一天会成长为参天大树!

    人生没到终点,花半枝和林希言他们将继续他们的幸福……

    (全文完)

章节目录

大佬的掌中霸王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秋味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秋味并收藏全本小说大佬的掌中霸王花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