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月后。

    肖府,张灯结彩,门口挤满了过来道和的宾客。许久没敞开大门的难得敞开了,门口迎客的不是小斯,而是善一药行的大掌柜。

    毛掌柜眼睛都笑眯眯地站在大门口,看上去比赚了十万八万更加高兴,露出八颗牙齿,嘴都闭不上了。

    呵呵呵……

    张小燕嘴里啃糖葫芦,看着眼前这一幕心里也是一个甜。

    一旁的男子风度翩翩,高大帅气,他满脸开心地盯着张小燕的小脸,生怕一个眨眼就会错过这美好的一幕。

    一颗糖葫芦含在嘴里,她极其不悦地转过身,狠狠地瞪了一眼那男子:“叶新元,你是不是吃饱没事干,天天跟着本小姐屁股后头干嘛?”

    “皇上准了本相半年的休沐期,本相自然要陪着夫人到处走走逛逛。”叶新元不要脸地来了一句,朝张小燕靠了靠。

    “滚你的犊子,谁是你夫人?我敢打赌,不用一个月你就得滚回去做牛做马!”张小燕不客气甩了一句。

    叶新元一脸黑线,郁闷地眨了眨眼睛。他有些心虚,因为这所谓半年的休沐不过是他赖皮赖来的,皇上倒是勉强点头了。可,太子那里似乎有些不妥。

    两人说着话,不远处传来一阵敲锣打鼓声,随即,就听有个尖锐的声音:“新娘落轿!”

    来了,来了!

    张小燕兴奋地从石头凳子跳下来,只是,还没等她高兴过来,就听不远处传来一阵哭泣声。

    乖乖!

    那……那不是傲大小姐。

    经过那次事情之后,傲雪就疯了。天天哭着喊着要成为肖大哥的女人,也不知道上哪听来的消息,知道肖大神医大婚,偷偷从家里跑了出来。

    后面,追着来的傲然拦在傲雪面前:“还不把大小姐给请回去!”

    “是是是!”家丁们连拖带绑地将傲大小姐给拖了回去。

    傲然看着不远处的花轿,又看看疯得不行的妹妹,极其无奈地摇了摇头,带着管家往肖家走去。

    肖家的大门口看热闹和贺喜的人越来越多,而就在此时,又听一阵悦耳的声音响起:“新娘落轿!”

    “这怎么回事,肖大神医一下娶了两个啊?”

    “不是,今儿也是梁大夫的大喜日子。”

    “原来是双喜临门啊!”

    张小燕乐呵呵地看到另一座轿子落地,手里的糖葫芦往叶新元手上一甩,蹦跶地跟着新娘进了肖府。

    “九霄,九霄,贺礼带上了。若是得罪了两位,本少爷将来的日子可就难过了。”叶新元朝不远处隐藏的九霄喊了一声,屁颠屁颠地跟着一起进了肖府。

    肖府今天不是双喜临门,而是三喜临门。除了梁书和肖放大婚,另外就是肖放是奉子成婚,搀扶虫草的喜娘特别小心翼翼。

    坐在主婚位置的可是当今太子,这面子可没几个有。所以,今天道喜的除了肖放和梁书的朋友,满朝大臣几乎都来了。

    可,满朝大臣不止是冲着梁书和肖放的大婚来的,还有个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尊从太子的意思来看戏的。

    两对新人拜堂之后,贺喜的大臣们去没急着去后堂。纷纷将目光看向站在不远处的张小燕和叶新元。

    此时,原来低调的老顽童和老毒物,还有吴老头那些人从人群中走出来。另一边的门口,张家老三和白青水,以及身体恢复的白清泉都来了。

    张家老三一干人上前要给太子行礼,太子上前将人都扶起来,让张家老三两口子坐在了旁边的位置上。

    原本啃着糕点的张小燕突然愣住了,这是要唱哪出?

    完蛋了!

    这是被算计的前奏!

    想着,她转身就要开溜,却被一个强壮的臂弯给直接堵了下来。

    “你这孩子,还不快过来!”张家老三怎么看不出女儿的心思,一脸慈爱地朝张小燕招了招手。

    “爹,娘!”张小燕扭头朝两人行了个礼,又看向坐在那一脸奸笑的太子。

    哼哼!

    太子清了清嗓子:“秦公公!”

    秦伯一下从人群中窜了出来,他昂首挺胸地走到太子身边,手一抬,亮出了黄灿灿的东西,随即那东西摊开,尖锐的嗓门响起。

    乖乖!

    这犊子真狠,居然搞了个赐婚!

    别说抗旨她不敢,就连爹娘的意思她都不敢违抗,谁让娘的病还没好呢?

    可,她诊断了好多次,可以确定娘的身子早就好了,明摆着就是装病,而她也没法子。

    跪在地上,她恶狠狠地瞪叶新元一眼,心里后悔当初干嘛要把这小子从阎王那里拉回来,简直是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大坑。

    而,后悔却来来不及了,不过大婚的时间没定,她可以暂时开溜。

    “叶相,小燕姑娘,父皇虽说没给你们订下大婚的时间,本太子还是觉得越快越好。两位前辈,你们觉得呢?”太子非常给面子地看向张家老三和白青水。

    张家老人本来也不希望女儿这么快嫁出去,可,想想前些日子经历的那些事情,两人都希望小燕有个真正的依靠。而,叶新元正是那个可以依靠的人,加上叶新元的那份孝顺,三翻四次的上门,就连忠儿和张家两兄弟都被收拾地服服帖帖。

    这会,太子一开口,当家做主的张家老三连连点头:“太子说得没错,那就定在这个月底吧!”

    这个月底!

    他们这是有多恨不得她嫁出去啊?

    张小燕一脸沮丧地看向锦桑婆婆,锦桑婆婆当做没看到,满脸幸福地站在老顽童身边。

    恭亲王一派败落之后,莫方宏和张家老六,还有徐家全都下了狱。老顽童当年那个不解之谜也打开了,原来当初杀了莫寻灭口的正是恭亲王,恭亲王早就知道老顽童是皇上的心腹,正是为了砍断皇上的左右臂,对老顽童动了手。

    如今真相大白,老顽童以南宫家二爷的身份回到南宫家,并且在前段时间已经跟锦桑完婚,成了众人羡慕的一对。

    老顽童一看张小燕对锦桑投来的眼神就知道那丫头心里打地什么主意,低声地警告道:“你可别惯着那丫头,给我把人给好好看住了。”

    “我可没那么傻,怎么能坏了他们的幸福?”锦桑明白从二爷身后转到另一边。

    呜呜……

    张小燕就差没哭出来了,也不知道怎么被某人给扶着站起身的。

    贼兮兮地低着头,她沮丧地站在一边。幸好,今天来的人不少,圣旨完毕之后,大家开始往后院走。

    而,此时,道贺的人把叶新元给围住了。

    机会来了,张小燕贼兮兮地一笑,像兔子那般往后门溜了。

    叶新元回头一看,没见张小燕的身影,着急着要去找人,却被老毒物给拉了回来:“放心吧,这里就是天罗地网,苍蝇都溜不出去,更何况是个人。”

    不多时,后院传来悲鸣的大叫声。

    只见,打算跳墙开溜的张小燕被一张渔网似的东西给套住了,四周一下出来十几个暗卫。

    暗卫身上散发这可怕的气息,张小燕被那股气息逼得根本站不起来。扭头一看,几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眼前。

    “忠儿,快救救姐姐!”张小燕乞求地看向宝贝弟弟。

    “姐,姐夫是个好人,昨儿刚送给我一套医仙秘籍,姐,你就从了姐夫吧!”忠儿手里晃悠着那本秘籍,翻着秘籍往前面院子去了。

    “叛徒!”张小燕郁闷地吐了口气,把希望寄托在赵四和胖丫身上,哪知赵四的一句话,差点被把她给气晕过去。

    “哎……那个小燕,叶相把胖丫的嫁妆,还有我们家的聘礼都给包了,我爹说了,叶相是恩人,不能坏了恩人的幸福,真是对不起了哈。胖丫,走,一会我们就把东西给拉回去,爹娘还等着我们呢!”赵四瞅了张小燕一眼,拉着胖丫就往前院走。

    “不要脸!”张小燕像泄气的球跌坐在了地上。

    抬头,看着天,阳光正好,可,她的心情却是阴雨朦胧……

    不远处的角落,几个脑袋冒了出来,看到张小燕可怜兮兮的样子,几人脸上都渗出几分同情,最终却是摇头离开了。

    叶新元露出一抹奸诈的笑,背着手走过去,把张小燕从网里弄出来,背上人往后门走去,嘴里冒出一句:“看来婚期得提前!”

    “混蛋!王八蛋,你敢!”

    “有什么不敢,明天,就明天……”

    “那我就废了你!”

    “为夫的等着……”

    随着谩骂声不断响起,两个身影消失在了巷子里。

    而,前厅的太子有种不太好的预感,慌慌张张地寻找叶新元的身影,声音颤抖地吼道:“快……把叶相给本殿下给找回来,他们肯定是跑了。”

章节目录

农家医女有点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紫苏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紫苏并收藏全本小说农家医女有点田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