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悠被她猛然塞了一块糕点,差点噎住。

    “咳咳咳!”

    正在这时,一个杯子端到她面前。

    她呛得难受,也没注意看是谁端给她的,端过来便灌入嘴里。

    和欣被她吓了一跳,忙伸手给她顺背。

    元悠好不容易不咳了,放下杯子,幽怨地看了她一眼,“表姐,你害我差点就要客死异乡了。”

    和欣有些愧疚,但听了她这话,又皱起了眉,低斥道:“别胡说!”

    元悠悻悻地住了口,拿了空杯子,转右边看去,这才注意到,齐衡竟然坐在她的右手边。

    她看了看自己手里的杯子,想到什么,眸中闪过惊讶。

    “你、你……”

    齐衡看了她一眼,“什么?”

    “刚刚,是你帮我倒的水?”元悠咬了咬唇,轻声问道。

    “嗯。”齐衡说着,戏谑道,“你就坐在我旁边,我总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你被噎死吧?”

    闻言,元悠对他一丝好感也没有了,将杯子放回他的桌前,冷下脸道:“那真是太谢谢你没有见死不救了。”

    看着小姑娘沉下的俏脸,齐衡默了下,不禁自省,他平时也不是这样的,但面对这个小姑娘的时候,他总是忍不住嘴欠。

    “好了,别生气了,是我不对。我就是跟你开个玩笑,没有恶意的。”齐衡为表示诚意,还特地夹了一块肉,到她碗里,好声好气的。

    元悠愣了下,随即将他夹过来的肉,夹回到了他碗里,傲娇地说:“我才不要吃你夹的菜。”

    齐衡看着她的目光深了些,嘴角掠起淡淡的笑意,拿筷子夹起碗里她夹回来的菜,温声道:“你不吃,我吃。正好这菜也是我喜欢的,那么,就多谢元姑娘了。”

    元悠闻言,有些气结。

    和欣凑到她耳边,小声道:“你筷子不是吃过吗,还夹给人家。”

    元悠闻言,后知后觉地反应了过来,霍然转头去看齐衡。

    就见那家伙,不知道是没有发现,还是不介意,竟然吃得很愉快。

    见状,她脸悄然红了。

    表姐不提醒还好,现在知道了,她便有些不自在起来。

    一顿饭下来,桌上其乐融融、欢声笑语不断。

    期间,陆凉微高兴,不顾龙鞅地劝阻,还喝了一小杯酒。

    不出所料,饭毕,她整个人便有些醉醺醺的了。

    龙鞅为避免她在小辈们面前,失了面子,便赶紧将小辈们都打发了,然后将她打横抱进了寝殿。

    齐衡正好要出宫,和欣便拜托他将和安跟元悠送回驿馆。

    目送几人离开后,和欣才跟着龙胤回了东宫。

    刚坐下,龙胤的手突然抚上了她的腿。

    男人带着热度的手掌,隔着裙子传递过来,她惊了下,一阵面红耳赤,慌忙去捉他的手。

    “龙胤哥哥,别……”

    声音戛然而止。

    因为事情并不是她想的那样,龙胤只是在帮她按摩。

    “刚刚在凤仪宫,你抱着歆儿的时候,我看到你的腿在抖,是不是还很疼?”龙胤抬眸,目光温柔地看着她。

    和欣镇定了下来,脸上的红晕,也渐渐消退了,她咬了咬唇,“也不是很疼的,就是有些软,还有些酸……”

    龙胤沉默了下,想到昨晚,他似乎确实有些过火了。

    想到此,他微有些赧然,漆黑的眸子微阖,声音低了些,“下次我会注意一点。”

    和欣闻言,心里微暖,因为他带来的酸疼,好像也淡了,她握住他的手,眨了眨眸,目光同样温柔地看着他,“嗯。”

    她其实也能理解他,毕竟他此前都没有过女人,两人大婚后,他难免会有些热衷于床帷之事,但是他能想到心疼她,为了她,而有所收敛,便足够了。

    龙胤在她额头上亲了亲,将她拥进怀里。

    几日后,元悠跟和安便返程回燕国去了,值得一提的是,齐衡自告奋勇,揽下了护送他们回国的差事。

    对此,龙胤跟和欣看破不说破,要看他自己的造化,能不能抱得美人归了。

    北唐佑跟瑶瑶也没有多逗留,半个月后,也回了燕国。

    原本陆凉微顾忌瑶瑶才一个多月的身孕,不太放心她长途跋涉的,但好在她的身体素质比较好,孕期反应也较弱,在瑶瑶自己的坚持下,她只得作罢。

    二人离开后没几日,初七也携着妻女回西水关去了。

    看着两个女儿,接连离开帝京,陆凉微有些伤感。

    女儿长大后,嫁了人,就不能时常留在她身边了。

    龙鞅看出来她情绪有些低落,伸出手,旁若无人地将她拥入怀里,大手在她背上轻轻拍抚了下,“你也别舍不得,过段时间,不是又能见了?”说着,还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打趣道,“再过几个月,你又能当外婆了,开心点,到时候,我陪你一起去燕国看望瑶瑶。”

    被猛然抱进怀里,陆凉微有些没反应过来,心里原本因为两个女儿离开,而异常失落的心情,也淡了,涨红着脸,轻声斥道:“你干什么呀?”没看到胤儿还有和欣在一旁吗?搂搂抱抱的算什么呀!

    龙鞅垂眸看她一眼,见她脸上染着红晕,凤眸微眯了下,唇角轻勾,不但没有松开她,反而又搂紧了一些。

    陆凉微瞥到一旁的儿子儿媳,心里真是羞赧极了,见他还变本加厉,又不能大声训斥他,只得伸手悄悄在他腰上掐了下,示意他收敛一点。

    哪知,龙鞅却根本不理会,反而低头在她额头上亲了口。

    陆凉微:“……”

    他今天是喝醉了吗?但问题是他没有喝酒呀。

    和欣在一旁看到了,心里有些尴尬,还有些意外,没有想到,竟然会看到公爹和婆婆秀恩爱的场面。

    她素来知道公公极宠爱婆婆,但面对他们这些小辈的时候,是极威严的,从不露分毫。

    如此公然地亲昵,她还是第一次见,一时间都忘了要收回目光了。

    她实在是太惊讶了!

    半晌,她回过神来,扯了扯龙胤的袖子。

    龙胤在看到父皇母后的亲昵时,有些无奈,能不能顾忌一下,他们这些小辈?

    这时被和欣扯住了袖子,他立即会意,轻咳一声,恭敬道:“父皇、母后,若没别的事情,儿臣跟和欣便先回去了。”

    “去吧。”龙鞅点了点头。

    目送儿子跟儿媳离开后,陆凉微这才松了口气,脸上的红晕褪晕,嗔恼地瞪了他一眼,“你刚刚是怎么回事啊,也不怕小辈们笑话。”

    龙鞅抱着她不愿意撒手,感慨地说:“微微,我是高兴。”

    “高兴什么?”陆凉微有些讶异和不解,两个女儿好不容易回来,才聚了一阵,又走了,她这心情还很低落呢,他却竟然说高兴。

    “孩子们如今已经长大成人,且各自有了自己的家室,我也是时候退位了。”龙鞅突然感慨了一句,揽着她的肩头,朝花园里走去。

    陆凉微看着满园的春色,闻言,眨了眨眸,仰头看他,“你真打算退位了?”

    龙鞅莞尔,“这还能有假?”

    陆凉微虽然早就知道,他并不是个恋权的人,但是他现在也才四十八岁,正是春秋鼎盛之时,他却竟然舍得放权,实在很难得。

    “我只是觉得,你还年轻嘛。”

    龙鞅被她的话愉悦到了,“有吗?我还以为我已经很老了。”

    陆凉微瞥了他一眼,“没有到七老八十,都不能称作老。”

    龙鞅唇角勾了勾,眉眼间俱是愉悦,他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突然侧头看了她一眼,声音低沉了下来,“微微,我长白发了,其实已经不年轻了,我想余下的时间,都用来陪你,陪你去看日出日落,陪你去天涯海角,陪你四处游山玩水。”

    陆凉微闻言,心里有些酸涩,还有些动容,原来他之所以想退位,是想多陪她。

    她一颗心霎时柔软了下来,嘴里却轻斥道:“胡说,你还年轻得很,一点也不老。”

    龙鞅轻笑,“嗯,我一点也不老。但是微微,这么多年来,我为大商做得也够多了,是时候,该放松一下了。如今,胤儿已能独当一面,而且,他也成家了,他的能力,也有目共睹,我若是一直拖着不退位,对他并不是一件好事,在长时间的消磨里,他可能会丧失斗志,变得庸碌或激进。我现在完全可以放手,将大商交给他的。”

    最重要的是,他想用他余下的所有时间,都陪着微微,陪她细水长流,静看云卷云舒。这些年,她为了自己,而困守在后宫,哪里都去不得,他也是时候,该陪她四处走走,过他们的清静日子了。

    陆凉微静静听着,其实她心里都明白他的用心,感动之余,却并未多说什么,而是握住他的手道:“好,既然你已有决定,那我尊重你。”

    “嗯。”龙鞅搂着她,一路分花拂柳,朝花园深处走去。

    ……

    这一年,龙鞅宣布退位,将皇位传给了儿子龙胤。

    卸下帝位后,龙鞅不再理会朝事,一身轻松,携着陆凉微四处游历,悠游自在,过上了闲云野鹤的生活。

    ——

    全书完。

    ……

    ps:这本书写到这里,便完结了,心里有许多的感慨和不舍,但是一段故事的结束,便意味着新故事的启航。在这里,我要感谢所有的书友们,感谢你们一直以来对我的包容和支持,非常感谢你们。希望下本书,还能得到大家的支持和喜爱,么么哒~

    我在《穿书后我成了暴君的黑月光》一书中等你们哦~

章节目录

穿成前任叔叔的掌心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楚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玥并收藏全本小说穿成前任叔叔的掌心娇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