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九

    李玉华第二次有身孕时, 穆安之提出让两个孩子单独睡的意见。小麒麟是没啥意见的,自从来了皇宫新家,他就自己一个被窝了, 大海则很不乐意,问父亲,“为什么?我一直跟娘亲一起。”

    “大海你马上就要做哥哥了, 做哥哥的人就要学着自己睡了。”穆安之自认善解人意, 想大海可能是一个人睡害怕, 指指隔间, “你跟你哥一个房间好不好,就在隔间。”

    大海依旧不乐意, 他又不是舍不得他哥,他哥有什么舍不得的, 一天到晚都在一起, 大海是舍不得妈妈。大海撅着嘴,瞅着妈妈的肚子, 都说妈妈要给他生小弟弟或者小妹妹了, 大海很聪明的说, “那我不做哥哥了,我要娘亲。”

    小麒麟见状跳着脚一道起哄, “我也不自己睡,除非爹你答应我每天多玩儿一个时辰的蹴鞠。”

    穆安之翻白眼, “成天玩儿, 你也不怕累着。”

    孩子们虚岁四岁, 还不到正式进学的时候, 不过也开始跟着蓝太皇太后认些简单的大字, 背一些书了。小麒麟完全展现了一代顽童淘气包的气质, 屁股跟长钉子似的坐不住,一教他认字他就要吃要喝要撒尿,现在进展到腰酸背疼腿抽筋,蓝太皇太后只得规定每天的学习进度,学好了就能玩儿,于是,小麒麟常常抡圆了膀子一天学个七天量,然后学一天玩儿六天。蓝太皇太后想偷偷加量都不行,这孩子的心眼儿全长在跟长辈斗智斗勇上了,深觉多认一个字都是叫长辈占天大便宜。

    大海则是那类让长辈交口称赞类型,天生的文雅,让学一个时辰就是一个时辰,从不叫苦叫累,学习过程中也鲜少要吃要喝,就是宫人捧来吃食,他也从不在学习中吃喝。小麒麟让长辈多少费心,大海就让长辈多少欣慰。

    不过,大海也不是没缺点,天生是个挑剔精,展现了与其兄天差地别的精细。麒麟是个泼辣孩子,宫里当然不会委屈两位小殿下,有什么好的都是先往他们那里送。但,麒麟除了玩儿啥都不关心,常常是妈妈让穿啥穿啥,半点不挑。大海则不然,花红柳绿等鲜艳色彩,大海看都不看,大海有自己的审美,这孩子偏爱素雅,连吃饭都不喜荤腥,以至他娘李玉华都怀疑大海上辈子是不是和尚庙的和尚投的胎。

    而且,大海对于认识的人也颇为挑剔,孩子们常在慈恩宫,慈恩宫那里每天都有请安命妇,宗室贵女,不论年轻的年长的女眷,见着两位小殿下都是满口夸赞,小麒麟虎头虎脑,不大在意,见着认识的长辈总会喊人。大海则不一样,大海只会同喜欢的人打招呼,凡不喜欢的大海就会一脸我不认识你的模样。你要再聒噪,大海就会转身离开,简直连个巴结他的机会都不给人。

    所以,综上所述,俩孩子除了双胞胎这个名称,现在长着长着,连相貌都开始不相同了。

    小麒麟明显饭量更大,而且,与他的双胞胎弟弟大海大相反,这孩子无肉不欢,对于耍刀弄棒蹴鞠投壶之类的游戏都表现出很大的兴趣,能吃能睡,虽然俩孩子个头相仿,明显小麒麟虎头虎脑更壮实。

    大海则属沉静秀雅类型,都说男孩子爱打闹,这话放在大海身上就完全不合适,大海多斯文啊,他哥成天疯跑的小土驴子般一天换三回衣裳,大海每天都整整齐齐文文雅雅。他哥组织的小盆友蹴鞠比赛,除非他哥求他三次以上,不然大海都拒绝参加。相对的,大海每天摇头晃脑的背诗背词,小麒麟也是半点兴趣都无。

    有时穆安之都觉着,两个孩子比起来,大海倒更像哥哥。

    就听小麒麟追问,“爹你答应了啊。”

    穆安之瞪人,“答应个头,顶多半个时辰。”

    “好吧,半个时辰也行。”小麒麟也挺满意,他高高兴兴的问,“爹,那我去看新房间!”

    穆安之一手小麒麟一手大海的拉着孩子们,“走,爹带你们去看。我跟你们娘亲自看着收拾的,跟咱们屋一模一样,要是哪儿不好,只管说,再给你们换。”

    小麒麟眉飞色舞,大海的两条淡淡的小眉毛竖了一整天,待到晚上,他洗好澡后亲自把他爹把他转移到隔间的小枕头抱回寝殿大床,迅速钻到妈妈的被窝里,眨巴着两只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妈妈。

    穆安之打算再跟小儿子讲讲道理条件什么的,争取把小儿子忽悠到隔间睡,李玉华已是舍不得了,拦了丈夫,摸着大海柔软的小脸儿说,“就让大海跟咱们睡吧,现在月份又不大。”

    “原本也说他们大些就让他们自己睡的。”

    大海见妈妈答应了,心里很高兴,翻过身比他爹还会讲道理,“爹,我现在又不大。”

    “都四岁了,还不大。”

    “不大啊,比爹你小二十二岁哪,也没爹高。”大海小胳膊伸被子外拍拍跟妈妈的被窝,强调,“我还小哪。”

    穆安之拿自己做榜样,“我打小就自己睡。”

    “所以你是爹啊。”甭看平时一幅斯文样,他歪理半点不比哥哥小麒麟少。

    小麒麟也洗漱好跑过来,见弟弟已经上了床,他跷腿就往上蹿,穆安之一手接住小麒麟,一面问他,“半个时辰不加了啊。”

    小麒麟一拍脑门儿,“唉呀,我险些忘了。”然后,他没一丝留恋的推开爸爸的大手,转身,撒开两条肉乎乎的小腿,蹬蹬蹬跑隔间儿去了。

    穆安之打算收买大儿子,跟大儿子商量好,麒麟要是能把大海劝到隔间睡觉,就给麒麟每天多一个时辰玩儿蹴鞠的时间。

    麒麟对此条件倒是很心动,但是,他很忧愁很遗憾的跟他爹说,“不可能啦,大海说一辈子都要跟娘亲在一起。”

    穆安之险没跌个跟头,站稳后拉着大儿子坐台阶上,给大儿子擦擦脑门儿上的细汗,“你们还说这个啊。”

    麒麟点头,内侍送上温水,麒麟不用内侍喂,自己接过杯子咕咚咕咚喝了一杯,“再倒一杯,我还渴。”

    内侍捧着银壶又给小殿下倒了大半盏,穆安之问,“大海还说什么了?”

    “说爹你总叫他去住隔间,他都要讨厌爹跟小妹妹了。”麒麟有些不解的抬袖子擦擦嘴角的水渍,“这是为啥啊,爹。”

    穆安之摸摸粗线条的长子,心说,你哪里知道你琉璃心的弟弟哟。穆安之不想让小儿子讨厌未出世的弟妹,也担心长子吃未出世弟妹的醋,问他,“麒麟喜欢小妹妹不?”

    麒麟毫不犹豫的点头,穆安之老心大慰,正要夸长子两句,就听麒麟眨巴着眼,一脸抖机伶的说,“要是爹你每天让我多玩儿一个时辰,我就更更喜欢小妹妹了。”

    “不必。”穆安之铁面无私,“你就现在这种程度喜欢就够了。”

    麒麟犹不死心,无师自通的游说他爹,“爹你真不用我更更喜欢小妹妹一点么?爹你用吧?”

    “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跟你曾祖母说过了,以后每天要多认十个大字!”

    麒麟气的跳起来叉腰问他爹,“那我什么时候玩儿?”

    穆安之气晕,“你不成天都在玩儿么?”

    长子是个刁滑的淘气包,次子是个一肚子心事的琉璃心,穆安之简直愁的不轻。为了让孩子们高高兴兴心无芥蒂满怀兄长爱的接受未出世的弟妹,穆安之有空就会给长子次子讲他们小时候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的事,爸爸妈妈是如何期待他们的出世,是如何喜欢他们。

    大海很喜欢听这些故事,小麒麟则是学会了新的跟爸爸妈妈讲条件的方法,但凡爸爸妈妈生气,他就会眨着一双长睫毛的无辜大眼睛反问,“爹爹娘亲不爱小麒麟了吗?”那一副古怪精灵的刁样,让人哭笑不得。

    随着皇三子出生,大海还是搬出了妈妈的被窝,不过,他依旧未搬离妈妈的大床,他现在一个人一个被窝。

    因为弟弟会尿床,简直太可怕了。

    大海时常很忧愁的盯着弟弟瞧,还会问,“娘,这真是弟弟么?”

    “当然了。原本想给你们生个小妹妹的,没想到是个小弟弟。”李玉华知道大海是个细致人儿,悄悄说给大海知道,“娘还是最疼大海。”

    大海有点害羞的点点头,似乎母亲的话让他有些不好意思,心里却很高兴,他也是,他也最喜欢母亲。

    大海小大人似的指着弟弟说,“这么丑,还尿床。”

    李玉华笑眯眯地,“你小时候也一样啊。”

    大海坚决不承认,“我不丑,也不尿床。”

    “小时候,跟弟弟似的这样大的时候。”

    “那也没有。”大海不认,他为了表示自己跟弟弟不一样,每天愈发装的小大人似的。好在弟弟满月后渐渐白胖饱满,大海偶尔都觉着奇怪,学大人话,“跟换个人似的。”逗的大家直乐。

    让大海搬出了爸爸妈妈的房间是一次半夜醒来见宫人帮着给弟弟换尿布洗小屁屁上的粑粑,大海直接吐了,足有好两天都是恹恹的。然后,他不用人劝的搬到隔间跟哥哥一张床睡了。

    不过,大海坚决保留跟妈妈一起午睡的习惯,而且,晚上还要妈妈坐在床边给他讲故事,他听着妈妈讲故事的声音才能睡得好。

    并且,大海是绝不肯让弟弟进他房间的,他嫌弟弟臭。

    用穆安之的话说,瞎讲究。还时常打击大海一句,“你小时候比你弟弟也香不到哪儿去。”一度导致父子关系恶化。

    总的来说,大海是几个孩子里对妈妈最依恋的一个,其实爸爸也很疼他,可这孩子就是格外喜欢妈妈。大海是个打小就很出众的孩子,自然受到不少赞誉,但是,再多的赞誉,似乎都比不上妈妈的肯定。

    李玉华是位大大咧咧的母亲,时常说,“孩子都这样,小时候恨不能贴妈妈身上,去茅厕都要跟,待大些就跟长成翅膀的小鸟似的飞远了,想唤都唤不回。”

    穆安之笑笑,未曾多言。

    玉华妹妹玩笑时常说大海像他,他初时不以为意,可细看来,几个孩子里,大海的确是最像他的那个。他少时始终渴望却未曾得到过的,大海得到了。

    明德皇后陵修好后,穆安之令钦天监择吉日吉期,迁母亲棺椁入皇陵独自安葬。生时并非佳偶,死后何必相依,不如就各自安枕吧。

    喜欢玉玺记请大家收藏:()玉玺记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玺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石头与水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石头与水并收藏全本小说玉玺记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