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番外章

    穆安之的小心眼。

    穆安之是位相当有器量的帝王。

    这种评价在臣子间并不罕见, 而且,并不全是出自对帝王的恭维,是实实在在许多臣子都这样认为。

    首先, 穆安之的帝位相当于抢来的,虽然当时关内大臣肯定都做出各自权衡, 然后, 主动或被动的接受了这位来路不大和平的藩王登上帝位。

    但是, 穆安之除了入关之战,率兵入帝都途中再未有大的战事,即便有死咬牙不肯开城门的地方,穆安之多是威逼利诱, 而不是用战火征服。他对天下表现出了相当大的善意。

    其次, 穆安之登上帝位后对太上皇一直礼遇善待,虽然父子二人至今再未相见, 但太上皇在行宫的供给、太上皇身边服侍的妃嫔内侍、穆安之自己不选妃却不忘每年给太上皇添几个新人, 这是何等体贴孝顺。再有, 如皇室宗亲过去给太上皇请安、抑或太上皇打猎游弋, 穆安之都没有表现出忌惮的意思, 一切随太上皇的心意。

    其三, 太上皇留下的旧臣, 除了陆仲阳那一党大逆不道罪不容恕委实该杀的,穆安之并未大肆株连, 也未大范围清洗, 使得许多中立摇摆,当年与废太子穆祈之相近的那批官员保留了下来。哪怕去官去职, 好歹命还在, 这就是帝王的仁慈了。

    其四, 穆安之登上帝位后,清流有些担心世勋豪门权势过盛,不想,穆安之并不在意官员出身,他向来直接看人,倘官员无能,就是出身皇室也没用。这一点,寒门自然是放下胸膛内忐忑不已的小心脏,其实,便是亲贵也无甚意见。别小看亲贵,除了那些快倒台的破落户,没哪家显赫的亲贵不注重子弟教育的,天生便有显赫家世一流教育,若子弟仍不堪造就,只要亲贵们头脑清楚,自己都不会强推无能子弟上位,他们比谁都更加知道高处不胜寒的风险。

    所以,综上所述,穆安之能在登基后极快的稳住局面,也不足为奇了。

    当然,这一切都是外人看来。

    李玉华比谁都了解穆安之,她家三哥在听到前首辅裴老相爷重新把裴如玉又召回家族的消息后就冷笑三声,然后,就出门溜达去了。穆安之在御花园秋波湖畔小坐片刻,找唐驸马过来询问帝都宅子的事。要侯府规制的,位置得好,宅子也得好,要紧的是,离宫里近却离裴家远的。

    前三项都容易满足,就是最后一项有点难。要知道裴相当年做到首辅,裴家的宅子便是御赐的,当年太上皇为了首辅入宫方便,特意给首辅选的离宫近的宅子。要是离裴家远,那离宫里也就远了。

    入秋风有些凉,几只仙鹤在湖畔闲迈着优雅身姿,穆安之披一袭狐裘站在湖畔观赏残荷。唐驸马想了想心下便有数,如今朝中新赐侯爵的只一位,便是今兵部裴尚书的夫人白木香白侯爵。不过,白侯已是赐爵封赏过,陛下如何又想起赐府来。

    不是听说裴相受全体族老强烈相托重开祠堂,又把裴尚书给加回族谱成一家人了么。

    话说裴相这一手也是令唐驸马叹为观止。

    唐驸马不好多问,即便给白侯赐宅怎么还要专挑离裴家远的?

    他琢磨一下内务司眼下手中的上等宅院,“现成的有前蓝侯府退回的宅子,那宅子臣去看过,宅院屋舍都是极好。蓝侯赐爵的年头短,当时赐的宅子就离宫里远些,却也没离了格,车马小半个时辰就能进宫。虽都在南城,与裴相府一东一西,车马得一个时辰。还有几处合侯府规制的多是宗室降爵收回的宅子,再有一处是先文贞公用过的宅子,那处宅子也不小,只可惜不是侯府制式,怕要略做修改。还有前陆家的宅子,陛下,这还得您拿个主意,那宅子原是柳公府旧宅,当日您赏了小杜国公,小杜国公说那宅子太大,多有逾越之处,他执意退回一半。其实柳公府大是有缘故的,先老国公尚定国公主时,定国公主府便与国公府挨着建的,如此便合在一处。当年便都赏了陆家,如今小杜国公只收了先柳公府的地方,剩下的是公主府的府邸制式,改一改府中不合之处,现下就能住,也是上上等的好宅院。”

    穆安之满意颌首,“那就定国公主这处吧,小杜和如玉也是很好的朋友,睦邻而居亦是美谈。何况宅子没人住容易坏,白侯功高,赏旧宅朕心不忍。自巾帼侯之后,我朝再无女子封侯,白侯功勋显赫,前番虽赐了爵位土地金银,独忘了赐宅。先时他们那处宅子还是太上皇赏的,如今想想,不合白侯的身份,也不合朕的心意。就这处吧。”然后,他还给自己找了个牵强托辞,“裴相府那闹哄哄的地界儿,白侯去了,又是婆婆又是太婆婆又是小姑子又是妯娌,哪儿还能有心制研制兵械武器,就得有这么个清净地界儿,白侯才能全心投入为朝效力啊。”

    “何况,白侯毕竟功高爵显,还住在裴家这跟家里人相处起来也不方便。难不成晨昏定醒的,她给裴相行晚辈礼,然后裴相再反过来给侯爵回礼,不好不好,还是朕费费神,给他们解决这难处吧。”穆安之越说越顺,越发觉着自己善解人意体贴人心。

    唐驸马笑着附和,“陛下说的是,那臣便着他们去准备了。”

    穆安之道,“先办这事。”

    “是,臣明白。”唐驸马心说,可算知道您与裴相多不对付了。不过,陛下将裴尚书夫妇与裴家分开,到底是出自私心,还是不欲裴家太过庞大呢?毕竟,若无意外,裴尚书这样年轻入阁以后于首辅之位必有一争之力,裴家连出两代首辅相臣,又有白侯这样的勋爵之臣,一脚清贵,一脚豪门,时间久了,难免尾大不掉。陛下信得过裴尚书白侯夫妻,不见得信得过裴家。

    种种思绪在唐驸马心中一闪而过,他躬一躬身,便去办这差使了。

    穆安之办好此事,心中很高兴,眼见天将晌午,抬脚去慈恩宫看儿子们了。

    阳光越发暖和,穆安之将披风解下丢给小易拿着,真没见过裴老狐狸这样的,有风险时就逐出家族,如今衣锦还乡了,立刻又把人召回去。如玉不好意思说什么,他可不会坐视老友吃亏!眼见裴家第三代最出众的就是他老友,重回裴家对裴氏家族是有莫大好处,前大树老了,新大树又能遮风挡雨有人庇护了,但对他老友有什么好处呢?便宜可不是这样占的。

    当然,让裴如玉跟裴家恩断义绝,这也不现实,但裴老狐狸也别想的忒美。

    蓝太皇太后听到这个决定并没说什么,穆安之登基后,这位老人家已不再对朝政发表意见,除了指点李玉华宫务,便是专心带曾孙颐养天年。裴如玉重归家族,即便两处别居,裴如玉嫡长这支已是显赫无疑,旁支无非就是巴结起来不如住在一处方便,旁的都没什么。白侯既已得赐爵位,混在一处原就不妥,毕竟辈份爵位诰命这些就有点乱。

    蓝太皇太后说了一句,“你这事办的,既是加恩白侯何不再圆满些,我听闻白侯少年失怙,是寡母白夫人千辛万苦将白侯养大,白夫人虽改嫁,到底母女相依为命多年,如此何不在白侯府附近择一处宅子,赐给白夫人夫妇,如此既全了白侯与白夫人的母女之情,也全了裴尚书裴博士的叔侄之情。”

    “还是皇祖母虑事周到。”穆安之光想着如何给老友出口气,一时忘了裴七叔红梅姨,听皇祖母这样说,心悦诚服。吩咐小易往内务司传句话,唐驸马一并妥当办了。毕竟先时陆府后头住了不少老家族人,他们可没少仗着陆家生事发财。如今陆家一倒,这些人能得个平安都是福气,宅子基本都被抄了,有的是近处的闲宅。

    蓝太皇太后还是顾念裴相夫人的,裴老夫人与蓝太皇太后是同族姐妹,少时裴老夫人出身蓝侯府嫡支,蓝太皇太后不过贫寒旁支,后来穆宣帝得登帝位,未偿没有裴家支持。蓝太皇太后熬到儿子出头后,见到嫡支出身的裴老夫人也未偿没有熬出头的扬眉吐气的畅快。

    如今都老了,蓝侯府去爵罢官,好在保住平安。蓝家嫡长一支彻底败落,裴老夫人自然伤心,蓝太皇太后心中也为族长一支可惜。蓝太皇太后的娘家蓝公府现在尚且显赫,那是因为她如今尚在,娘家尚有公爵。哪一日她不在了,这爵位也便没有了。

    念及此处,蓝太皇太后难免生出些凄凉之意。

    好在到她们这把年纪,经得多了,见得多了,且娘家落败固然可惜,儿孙却都是能撑住家门的。

    其实赐府之事并不算太过突兀,白木香这样的身份地位,再住在相府已经不合适。先前未赐府是因为裴如玉一家回到帝位住在先时太上皇所赐宅院内,谁晓得裴相突然让裴如玉归宗,这事儿吧,就如穆安之想的那样,对裴如玉的好处非常有限,主要是对裴氏家族有益。裴如玉原就是裴相培养的族长接班人,先时逐裴如玉出族,裴相难免出于形势考虑。如今裴如玉从龙之功官居六部直接入阁回到帝都,裴家族老们那是哭天抢地的天天要求裴相赶紧把裴尚书接回来吧。

    不仅在裴相那里哭诉,还成堆的到裴如玉家念叨,以示当年逐裴如玉出族他们是百般阻拦从未落井下石云云。裴如玉白天得到衙门当差,白木香不接待男客,接着便有族中女眷过来,还都是辈份高的那种,白木香不管族中这些事,这事得裴如玉拿主意,她索性见天带俩儿子去宫里给皇后娘娘请安。

    裴家孩子进宫,太皇太后是很欢迎的,裴秀一脸小大人模样,太皇太后一见着他就想到他爹小时候,颇是忍俊不禁。何况裴秀年纪稍长,能管着几个小的些,孩子凑成堆,也有个伴儿。

    凤阳大长公主也常带着长孙李小郎过来,都是年纪差不离的小家伙们,一起玩儿呗。

    凤阳长公主的亲家母永安侯夫人有时也带着家里的大孙女,她家长孙还小,现在暂不往外带,这是凤阳长公主的外孙女,蓝太皇太后的重外孙女。

    李小姑娘受到孩子们的一致欢迎,穆安之也喜欢这样精灵可爱的女孩子。就见小麒麟殷勤的跑到人家李小姑娘面前,小肉拳头虚虚拳着,俩眼睛扑闪扑闪的,一看就是在憋坏水,还自以为是装的很真挚的说,“大妞姐,我送你个好东西。”

    李小姑娘问,“是什么?”

    小麒麟说,“你伸出手来,我给你。”

    李小姑娘就伸出手了,小麒麟将手里的一只大青虫放到人家李小姑娘手里,然后哈哈大笑跳着跑开了,他不跑远,还等着看李小姑娘受惊吓的模样。不想,人家李小姑娘出身将门,胆量遗传祖母,直接反手将扭啊扭的肉青虫摔到地上,一脚踩烂,然后就朝小麒麟追去。这姑娘比小麒麟大一步,小姑娘长的快,个子比小麒麟高半头,跑的也快,追上小麒麟就是一顿胖揍。

    大海见他哥挨小丫头的打,急的够呛,偏他不擅长打架,而且这个小丫头比他高半个头,明显打不过啊。那简直是裴秀裴行大海李小郎一起拉扯,才把打在一起的俩人分开了。

    人家李小姑娘还叉着腰问小麒麟,“你还敢使坏不?”

    小麒麟一向皮实,他很识时务,忙说,“不敢了不敢了。大妞姐,我请你吃糕赔罪。”

    “我用你请,那是曾外祖母的糕,哼!”李小姑娘厉害的不行。

    小麒麟倒是很会说好话,“大妞姐你别生气了,这就是开个玩笑,要不这样吧,我给你赔个不是。”他便学大人模样给李小姑娘揖了两下,说,“大妞姐,我错了,你原谅我吧。”

    李小姑娘想了想,“那好吧。”

    小麒麟拉她的手,“大妞姐,咱们去蹴鞠吧。”

    李小姑娘也是个蹴鞠爱好者,很高兴的便答应了。

    孩子们转眼又玩儿到一块。

    白天玩耍,孩子们晚上睡的早。穆安之跟玉华妹妹抱怨儿子挨小丫头揍的事,“小麒麟这家伙,连个小丫头你都打不过。”

    “孩子间哪儿有不打架的,楚王妃也时常带着家里的重孙女进宫,那是她家二孙子的闺女,年纪跟比小麒麟大海还大一年,很是个文静孩子,这些熊孩子们,半天给人家弄哭三回,吓得人家再不敢进宫来了。也就大妞皮实,跟他们玩儿到一处。”

    听玉华妹妹念叨,穆安之也不禁笑了,“倒也是这样,小时候打架也是常事。”他小时候跟裴如玉也干过仗,小孩子嘛,不打架的少。

    夫妻俩在床间絮起闲话,李玉华顺便翻看孩子们明天穿的衣裳,“今天木香姐进宫,托我跟你道谢哪。”

    “道什么谢?”穆安之没明白。

    “赐宅的事啊。”

    穆安之心中略美,“木香姐倒是知道我的良苦用心,如玉说什么没?”

    “裴状元能说什么呀,裴相叫他们回去,他们能不回去?在那府里他们院子倒也宽敞,只是家里人多事就多,木香姐当然喜欢自己一个府宽宽敞敞的过日子,就是他家老太太、太太舍不得。我说这有什么,什么时候接老人家过去小住也一样。木香姐也是这样想的。”

    穆安之顿时疑神疑鬼,“老狐狸不会真过去住吧?”

    “你想什么哪,相府满堂儿孙,就是去侯府,也不可能长住的。”李玉华说,“内务司给红梅姨的宅子也好,听木香姐说是处四进大宅,红梅姨去瞧过了,都不用修整,直接搬进去就能住。红梅姨已经张罗着搬家了。”

    穆安之露出满意神色,“我交待姑丈要给红梅姨选处好的。七叔一路相随,功劳不小,只是在国子监任职,太委屈七叔了。”

    “这也是七叔自己的志向,一家和乐,未尝不好。”

    穆安之看他老友和木香姐很能感受到他的体贴,间或给裴老狐狸添了些堵,心下满意,也很快就睡了。

    李玉华心说,三哥也有小心眼儿的时候啊。看裴相当年办的那事,裴状元自己都不大在意了,三哥还在为裴状元报打不平哪。

    休沐日,裴如玉不在宫当值,一大早带着妻儿到太平居用过早饭,就去看新宅子,这宅子无非就是去一下逾制之处,再改改大门就能用了。

    眼下裴如玉在朝炙手可热,刚到府门便有营缮郎上前殷勤服侍,更是给白木香见一大礼。裴如玉摆摆手,不在意的说,“又不是在朝中,可别这样,没的啰嗦。我们过来看看,你该忙什么忙什么去,有劳你了。”

    “这都是下官份内之事。那小的就不打扰大人了,倘大人瞧着哪里不合心意,只管吩咐小的,小的命他们一并改了,只是个顺手的事。”

    “行,你去吧。”

    裴如玉不需内务司的官员相陪,他无非就是随意看看,这原是定国公主府,又给陆家住了许多年,豪奢自不必提。晨曦中,一重重的庄重雅致的深门连廊、掩映花木流水间的斗拱飞檐,偶尔传来一两声鸟雀欢叫,孩子们一见园子就撒了欢儿,手拉手的跑去看树看花看鱼池看莲舟,又扬着欢快的小奶音叫着爹爹娘亲一起看。

    “这宅子可真好。”且不提在北疆时住的白泥屋,就是帝都相府,比起这宅子也差了三分韵味。

    夫妻二人朝孩子走去,裴如玉知这宅子来历,“原是公主府,能不好?”

    白木香悄悄在丈夫耳畔低语,“可见是自己人,陛下给咱们这么好的宅子。”

    裴如玉的眼眸间泛起淡淡笑意,祖父族人都盼他重归家族,所有人都盼着你好我好大家好,盼他血脉融融满堂团圆。为他不平的,除了木香,大概就是老友了吧。

    他不是祖父,他的政治理想也与祖父不同,他更不是愿意为了情势牺牲自己的人。

    二子裴行的呼唤起再次响起,小家伙按捺不住跑过来牵父亲的手。花木繁荫的晨曦中,裴如玉长身玉立,他另一手自然与妻子交握,一笑间俊美宛若天人,“走,看鱼去。”

    有一种友情,比亲情更深厚更温暖。

    ※※※※※※※※※※※※※※※※※※※※

    PS:最终章。拖也好久,中间颇有几件琐事,一直没闲着,也在想用哪一番结尾。最终决定还是以友情始以友情终。《玉玺记》并不是纯粹写友情的小说,但在写《玉玺记》前就想过,穆安之这个人物,先天在血亲上有诸多的不足,他的母亲愿意用生命促成穆安之进宫之事,但穆安之少时并没有得到血亲上天然吸引的母爱。他的母亲不见得不爱他,却也不见得很爱他。穆安之的出生更意味着一枚翻盘的棋子,所以,穆宣帝防备他,蓝太后教导他却也利用他,他最初的情义便来自与裴如玉的友情。

    我一直喜欢这样的情感,与血缘无关,却比血缘更深刻。

    像如玉之于穆安之,像大杜之于小杜。

    所以,最后一章番外,想这样写。

    《玉玺记》的行文中,看到许多读书的支持,也看到很多批评,因为《木香记》《玉玺记》的初衷石头是想做出一些改变的,不过并不太成功,但对石头而言,尝试还将继续。没有尝试就太没意思了。

    下一篇的开文时间会稍微要晚一些,因为想略作休息,而且想写一些存稿,没有存稿的日子太痛苦了。其间有拖更,经常被吐槽被骂,不过,真的有认真写,哪怕错字有点多,也在认真写。《玉玺记》原定在六十万字左右,但是摊子铺大了,不能仓促就一直写到现在。随着行文时间增长,我的心倒是慢慢安定下来,因为有时翻阅前面的作品,看到不足之处总会遗憾,当时应该写的更好,会有这样的心情。

    所以,一直是秉着能在现有水准上认真写的想法在写。

    谢谢大家的一路支持。

    下篇文见。

章节目录

玉玺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石头与水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石头与水并收藏全本小说玉玺记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