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一晃十八年就过去了,

    今天是逍遥王的掌上明珠萧非柔大婚的日子。全场百姓都翘首以盼。议论纷纷的。

    “王爷和王妃这位掌上明珠可是了不得,到了二十岁才嫁人,好在现在咱们大康成婚年纪普遍都高了许多,但我感觉依然是个老姑娘了。”这是一位平日里就刻薄的大婶,一边口沫横飞,一边眉飞色舞。

    旁边就有人反驳道:“本来成婚年纪大一点,对男女双方的健康就都有好处,这也没什么嘛,更何况小郡主是王爷王妃的爱女,更是皇上皇后宠爱的,多留两年也没什么,贵女总要有贵女的姿态嘛。”

    大康这将近二十年的时间里,皇上和逍遥王一直在致力于人口增长和生存上,大力要求百姓将适婚年龄增加一些,最好是在男女十八岁以上再成婚,当然,这不是强制的,毕竟婚姻年龄这一块是多少年的习惯。但早婚是绝对不允许的,也就是说男子女子决不允许十五岁以下成婚,这是铁律,已经列进了大康的律法中,违反者,当处以非常严厉的刑罚,强迫子女成婚,或者欺骗男女双方年龄成婚的人,一概要受到制裁。

    如此,经过十几年的适应沉淀和习惯,大康的人口出生率和有效的增长率都提高许多,并且新生儿和产妇的死亡率果真是大大的降低许多。这是个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只不过还是难免有早婚的,十五六就成婚的,这个也不能太强制。

    但在秦柔桑看来已经很知足了,这里毕竟不是后世,能通过律法让人民有这方面的意识,从而有效改善控制,这已经很好了。

    秦柔桑依然是个美丽的女人,哪怕她已经四十多岁了。当年皇上问她要不要去见见秦王,她没有见,只是说了一句,他过得好就行,我好他应该也会很开心。皇上也亲自去见了秦王,想要释放秦王,还问他要不要渐渐秦柔桑,但秦王也只说了一句话,不用了,我已经习惯,她好就行。

    如今的秦柔桑在大康,人人说起来那都要竖起大拇指,他们的逍遥王妃在这些年做了多少好事,赈灾少不了她,扶贫少不了她,善待他人少不了她。她好像无处不在,但做完之后又从来不追求一些名利,来来去去,却渐渐的让百姓们真的相信了,那位小郡主当真是悬崖勒马回头了,她变的那么好,那么优秀,那么善良,百姓们喜爱她,家人喜爱她,子女依赖孺慕她,丈夫宠爱尊重她。

    蓦然回首,那位曾经嚣张跋扈的小郡主,仿佛置身一个梦,而现在这位总是和逍遥王同进同处,恩爱二十载的逍遥王妃,深得百姓喜爱和敬重。今天是王妃爱女的大婚之日,好多受过秦柔桑和萧陌恩惠的人,都提着篮子来府上。

    于是王府侧门的门口就出现了奇异的景象,穿着不好但却干干净净的百姓们,排队往王府仆人手里交东西,有的是半袋米,有的是一篮子菜,有的是两只鸡,有的是几条鱼,什么都有,就跟菜市场买菜的集体上门送菜一样。

    大家脸上都是喜气洋洋的,他们管这叫随礼。他们很拘谨,但他们知道他们送的哪怕不值钱,王爷和王妃也一样会吃,不会嫌弃,他们就是知道。当他们看见王府管事和普查笑容满面的将他们手中的东西结果去,还会对他们说一句谢谢,有道恭喜的,他们就会回一句同喜。百姓们立刻就不拘谨了,连忙笑呵呵的让开位置给下一个人。

    王府本来是不收礼的,但百姓们爱戴,不收他们就眼巴巴的看着你也不走,没办法才有了这一幕。

    这是个喜气洋洋的日子,王府里张灯结彩,秦柔桑来到女儿房间,亲手将当年老太太给她戴上的凤冠也给女儿戴上了,看见妆容美丽的女儿,恍惚的好像看见了二十年前的自己。这个女儿长得很像她。

    “我女儿真漂亮。”秦柔桑爱怜的摸摸萧非柔的脸颊。

    萧非柔是个很灵动很有气场的姑娘,哪怕是出嫁都不能让她有半分的羞涩不安,她猫咪一样睁着大眼睛,睫毛卷翘,声音里都透着一股虎女的气势:“母妃别蹭啊,待会把粉层掉了还要补妆,您不知道嬷嬷们往女儿脸上涂了多少层,女儿快窒息了。”

    秦柔桑心里的那点伤感立刻就烟消云散了,她哭笑不得的道:“臭丫头你能不能像点女孩子?今天可是你大婚啊,你给我文静一点。”

    萧非柔立刻一瞪眼:“成婚就要文静吗?我知道你们喜欢我文静点,所以我才找了个文静的丈夫,母妃你们以后就让他替我文静吧,他都答应我了,他不管我,我爱怎么快活就怎么快活的。”

    秦柔桑嘴角抽抽,有种想要打这孩子一顿的冲动:“你得尊重你丈夫,你不能和他动手啊,他是个状元郎,但他又不会武功,早知道你这样,让你嫁给武状元多好,最起码我不用担心结婚第二天,我的新女婿就找上门来哭着喊着要我给他做主。”

    萧非柔瞪圆了眼睛:“他敢!我看上他那是他的福气。他还敢告状?”

    秦柔桑冷笑道:“不是人家追着你求着你嫁给他的吗?你当初回来告诉我你要嫁给状元郎的时候,可是这么告诉我的。”

    萧非柔嘴角一抽,连忙打岔道:“哎呀,是不是吉时要到啦?太祖母的这个凤冠真漂亮,母妃我带着是不是比您当年戴着还好看?”

    秦柔桑被女儿的古灵精怪打败了,又想着女儿嫁给状元郎,还好是两个人郎有情妾有意的,也是一桩美谈,主要是秦柔桑私下和状元郎会面过几次,知道他是真的喜欢女儿,她这才放心将女儿交给他。

    秦柔桑摸着女儿的凤冠怀念道:“是,福宝戴着比娘当年戴着还好看,可惜你太祖母看不到你出嫁这天。不过她老人家在天上也一定看得见,她一定会很高兴的,还有你太祖父。他们最疼爱你了,你要好好保存这个凤冠,以后啊,还要传给你的女儿,知道吗?”

    萧非柔用力点头道:“知道啦,母妃放心吧。”

    “姐姐姐姐,时辰到了,我来背你出门子。”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少年跑进来,大大的猫眼高挺的鼻子,又漂亮又精神的男孩子,穿的很喜气,一进来看见秦柔桑立刻扑过来,抱住秦柔桑的胳膊摇晃:“娘啊,您和大哥说一下啊,不要让他和我抢,我要背姐姐出门子。”

    秦柔桑被小儿子磨得心软,但嘴上却毫不妥协:“不行,你大哥有多宠爱你姐姐你不知道吗?若不让你大哥背着你姐姐出嫁,他该多伤心?怡儿要乖。”

    萧非怡一脸郁闷:“你们都偏心大哥。”

    萧非鱼已经是个成年人,而六七岁的年纪,阳光俊朗,他步履沉稳的进来,眼底带着浓浓的笑意,点着萧非怡道:“臭小子,大哥不疼你吗?等你成婚,大哥背着你去娶媳妇都行。今天你就别和大哥抢了。”

    萧非怡亲他大哥,一见到萧非鱼立刻跟个猴儿似的窜上去萧非鱼的背,欢快道:“大哥现在就背着我吧,哈哈哈,大哥驾。”

    萧非鱼也宠着这个小弟弟,当真背着这个少年郎在屋子里转悠了几圈,逗得房间里的人一时间欢声笑语不断。

    吉时已到,萧非鱼背着萧非柔,一步步的将她送上花轿。新郎拜见过岳父岳母之后,出门骑上高头大马。

    秦柔桑和萧陌到底是没忍住出来,站在大门内看着女儿的花轿就要远离,二人携手眼眶都有点人潮红,就连活泼的萧非怡也老老实实的缩在母亲身边抽抽哒哒的,萧非鱼面无表情的看着花轿,眼底是浓浓的不舍。

    然后下一刻,那个让他们心酸不舍的臭丫头,竟然一把掀开花轿的窗帘子,对着大门这边没心没肺的大笑道:“父王母妃,大哥小弟大嫂大侄子,你们别着急啊,我就去拜个堂,你们要想我,我晚上回来看你们啊,反正我婆家离得咱家也进,就在咱家隔壁。”

    萧陌秦柔桑的伤感再次被这个女儿冲击的支离破碎,夫妻二人掩面不约而同的往回走,萧陌还低声道:“这臭丫头,胡说八道什么呢。”但嘴角还是高高的扬起了。

    秦柔桑走到自驾院子里,看了眼远处的院墙,叹息一声,她都能想到日后家里依然鸡飞狗跳的日子里,还有女儿连大门都不走,翻墙的日子了。

    没错,这状元郎可不是什么寒门子弟,人家老子是这大康赫赫有名的丞相大人。丞相府和逍遥王府,就那么巧,大家住隔壁。

    萧非怡没骨头似的挂在萧非鱼身上,嗷嗷拐角:“大哥,白瞎我那两滴眼泪了,哭的我都没力气了,大哥背我回去吧。”

    萧非鱼嘴角含笑,一把拎起萧非怡的衣领道:“我看你是需要增长一下力气,来,大哥帮帮你。”

    萧非怡惊恐大叫:“不,别啊大哥,我不练武。”

    番外完!

章节目录

反派毒妃逆袭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百里画纱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百里画纱并收藏全本小说反派毒妃逆袭攻略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