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忘记了一切记忆。

    然后跟傅镜司对着干了一辈子。

    容音一巴掌拍上自己的额头。

    简直有种想要撞墙的冲动。

    她觉得自己简直没脸见傅镜司了。

    回想自己当初那些话,做的那些事,特么真的好渣。

    趴在地上的容音被记忆拉扯回来。

    隐隐感觉到地面开始灼热起来。

    她低下头,果然已经看到隐隐的火光开始起来。

    她的脸色微微就有些变了。

    卧槽……

    二叔这贱人!

    一次害她也就算了!

    而且,她是真的没想到,二叔的手伸得这样长。

    居然跟傅城景都有勾搭。

    前世,傅镜司死了之后。

    傅城景成为傅家新的家主。

    她记得那个时候,傅家才开始跟容氏那边有了合作。

    现在想起来了,稍稍一想。

    就知道了,傅城景肯定和容儆有一定的关系。

    原来那些串联不起的事情,如今都联系了起来。

    前世的时候,她记得自己到老宅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傅城景。

    她一个初到傅家的人,傅城景一开始接近她,根本就不是为了和她合作。

    是为了看她究竟有没有失忆。

    如果当时她有半点的记忆,可能那个时候她就死了。

    后来傅城景发现她完全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

    才改变了主意。

    傅镜司多在乎她,长了眼睛的人都能够看出来。

    让她一点点的将傅镜司伤得遍体鳞伤,这种痛,才是傅城景想要看到得。

    为什么前世,容家的人,一直没有找到自己。

    傅城景和容儆在这里面完全是功不可没。

    想明白了这一切,容音轻笑一声。

    傅城景不了解她,难道容儆还不了解她。

    她这个人吃不了亏,吃亏就是占便宜什么的,这样的话在她这里是完全行不通的。

    她一定会百倍千倍的还回去。

    容音撑着想要起身,却发现自己双腿完全毫无反应。

    这个时候,地面已经从一开始的微微发烫,开始灼热起来。

    她手掌所触碰的地方,已经开始被烫出几个水泡了。

    容音忍不住眉头皱起。

    看来,容儆是真的想她死。

    毕竟,只要她一死,所有的事情都会随着她埋葬。

    他所做的一切就不会有人知道了。

    容音闭上眼睛,深呼吸了几口,让自己冷静下来。

    这个时候,不能够慌。

    她刚刚注意看了四周。

    她现在应该在整栋大楼的中间,这栋大楼应该废弃很久了。

    她捏了捏双腿。

    嗯,比她想象的好,还有知觉。

    那就证明双腿并没有废掉,更有可能是药物的作用,导致四肢无力而已;。

    以她现在的体力,要从着着火的废弃房子出去,对她而言,真的有些费劲。

    容音慢慢的开始往前爬行。前面比她所在的地方更烫。

    手掌和膝盖贴在地面,一下子就又红又肿。

    容音连着抽了好几次的气。

    妈的,疼死她了。

    她简直咬牙将容儆的祖宗都问候了一遍。

    卧槽……

    她跟容儆一个祖宗,骂容儆就是骂自己。

    真特么亏。

    苦中作乐的容音不住的安慰自己,一步步的爬向前面。

    其实至少这辈子还好。

    这一次大火之中只有她一个人。

    至少傅镜司没有来。

    着一次,至少,不用因为自己,而害了小司。

    而就在这个时候,漫天大火之中,那抹熟悉的身影就这样突然而至。

    “容容……”

    男人低沉悦耳的声音响起,就好像隔了一辈子一样。

    容音痴痴的看着火光之中的男人从遥远的彼岸,努力的向着自己靠近。

    “小司,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燃烧的横梁从头顶上砸下来,砸到男人的身上。

    他却没有停下分毫。

    依然坚定的朝着自己飞奔过来。

    那个身影,仿佛和很多年轻的小司重叠到了一切。

    “容容,你什么都没有,我只有你。”

    年少清俊的少年,双手死死的握住她,而她却消失在梦境之中。

    她忘记了誓言,更是将少年抛掷脑后。

    那一场爱丽丝梦游一般的记忆,不曾再想起。

    于年少的她而言,傅镜司这三个子,无非就是奇遇之中的一段记忆。

    而对于年少的傅镜司而言,却是他的全部。

    他倾尽所有寻找一个不知道名字,不知道来历的女孩。

    直到威廉宫那一场画展。

    她遇见了已经失去了笑容的傅镜司,而不是小司。

    一切才重新开始。

    只是后来她又将他忘记了。

    火光之中,有什么东西,从眼角一点点的滑落,遮挡了她整个事先,她几乎看不清楚面前。

    直到她被人拢入怀中。

    “容容。”

    怀抱是说不出的熟悉感。

    “真是感人肺腑,阿音,你看,你到底都有人陪着,二叔也觉得心安了。”

    正在这个时候,刚刚傅镜司过来的地方,容儆缓缓地出现。

    他手指抬起,他身后地人,直接上前。

    一阵轰隆地声音。

    原本整栋大楼就只有框架,这个时候,直接将前面连接着出口地地方直接炸掉。

    容音和傅镜司被包围在火场之中。

    四面八方都是熊熊地烈火。

    根本就不可能逃脱,只有死路一条。

    容儆做完之后,就砖头离开。

    “二叔……”

    容音没有忍住,仍然开口喊了一声。

    她曾经是真地拿容儆当自己的父亲一样。

    而容儆,停下了脚步,回过头看了一眼容音。

    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容音是真的有那么一点点的难过的,即使从一开始,她就知道容儆的选择。

    这个时候火势越来越大。

    他们周围已经完全出不去了。

    即使这样,她也被完完全全的护在傅镜司的怀中。

    容音缓缓地抬起头,看着面前地男人。

    想来完美到近乎不像人地男人。

    下颚地地方居然长出了青色地胡渣。

    眼睛更是因为担心地缘故,隐隐泛着红色。

    整个人脸上的憔悴太过的明显。

    容音伸出手缓缓地抚上男人的脸颊。

    “小司。”

    原本皱着眉头的男人,因为她这个称呼,陡然之间抬起头。

    “容容,你想起来了?”

    只要是容容,不管是什么样的容容,他都喜欢。

    只要容容肯在他身边,纵然是勉强,他也不愿意放手。

    他听过很多人说过,喜欢一个人,就不要勉强她,要学会放手,让对方快乐。

    可是……

    他的世界只有一个容音。

    如果放手,他宁可死。

    他做不到。

    让他看着容容跟别人琴瑟和鸣,两厢欢喜,他想,他这一生都没办法做到。

    伸手将面前的女孩紧紧抱住。

    他曾经以为自己做不到。

    可是这个时候,如果只能够活下去一个人。

    他希望是容容。

    “容容,我爱你。”

    他俯身下去,温润的声音一点点的透入容音的耳中。

    “傅镜司……”

    就在这个时候。

    突然之间容儆的声音传来。

    “我的合伙人,愿意给你们一个机会,只要你跪在地上,磕一百个响头,他愿意给你们其中一个人活命的机会。”

    容儆手中拿着手机,上面正是傅城景。

    视频之中的傅城景笑得极为的开心。

    “三哥,这辈子,你都没有低过头吧,傅家高高在上的傅三爷,所有人眼中近乎神话一般的男人。我真的好想好想看你卑微的样子。”

    “傅城景,你别太过分了。”

    容音从傅镜司的怀中钻出脑袋,冲着那边骂道。

    傅城景这变态,完全就是想要羞辱小司。

    “傅城景,你以你母亲的名义起誓。”

    傅镜司一只手将容音挡了下去,抬起头对着视频说道。

    “哈哈哈哈……我是真的没有想到,三哥,你这样不可一世的男人,强大到近乎没有缺点的男人,为什么偏偏会爱上一个女人。”

    视频之中的傅城景笑得简直眼泪肆虐。

    他费尽心思,做了这么多。

    到头来,还不如一个叶容音。

    真是可笑。

    “好,我以我母亲的名义起誓,只要你向我磕头,我必然会让你们其中一个人活着。”

    至于怎样活,他可没说。

    变成傻子也一样能够活。

    “小司,你别听他的,傅城景这个人阴险狡诈,他的话根本不可信。”

    容音一把抓住傅镜司的手臂,急声的说道。

    傅镜司则是温柔的看着面前的女孩。

    伸手为她拂去紊乱的发丝。

    “傅城景这辈子最在乎的人,就是他母亲,他既然答应了,就不会食言。”

    他说完之后,直接跪倒在地上。

    “你也有今天,你也有今天……”

    视频之中的傅城景笑得前俯后仰。

    “小司……”

    容音捂住嘴,闭上眼睛。再次的睁开。

    前世,这个男人为她而死。

    这一世,她绝对不会让同样的事情再发生。

    傅镜司多么骄傲的人。

    却为了她下跪求饶。

    傅镜司多在乎她,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即使一身傲骨,他也会毫不犹豫的为她弯下。

    满身羽翼,也会一根根为她拔掉。

    又不是没死过……

    “我告诉你,傅镜司,就是要欺负,那这个世上,也只有我能顾欺负你,其他人,不行!”

    说完这句话,她闭上眼睛就直接跳下去,根本不给任何人反应的机会。

    “果然,上帝说了,恋爱会让人变蠢!”

    这个时候,躲在墙角的容易颤了几下,急忙丢下拉钩。

    钩住容音。

    “小舅舅,我发誓,你要是让妈咪受伤了,我会直接在你身上戳十倍的洞。”

    面无表情的小男生,脆声声的说道。

    没有预料之中的疼痛,反而是头顶上,螺旋桨在空气之中那剧烈的响动传入耳中。

    容音被人抱住的同时,看到了对面的所有人。

    “妈咪!”

    小丫头和络蘅都是第一时间冲向她。

    而抱住她的男人,死死的不肯松开分毫。

    “容容。”

    她感觉到了男人的脸颊埋入她肩头,整个肩头似乎被水所侵湿。

    容音咳咳两声,伸出手拍着傅镜司的肩膀。

    “没事了,没事了……我这不是好好的。”

    “小司乖,我真的没事。”

    另外一变,完全靠近不了容音的两个小家伙,都撅着嘴,有些不满。

    “爹地太过分了,怎么可以霸着妈咪。”

    “就是,妈咪又不是他一个人的……”

    远处,清风徐徐……

章节目录

重生暖婚:帝少娇妻拽翻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莫知微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知微并收藏全本小说重生暖婚:帝少娇妻拽翻天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