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早朝。

    新帝下旨,封楚砚为安王,赐落雁山十二城为封地,京城的七皇子府改为安王府,封地再另建安王府。封安易宁为南阳王府世子,待年满十六岁继任世袭南阳王。废除南阳军百年军制。赐安华锦天子剑,特封摄政之权,不必上朝,但有事关军中与朝堂的动荡之大事儿,可持天子剑上朝,上可监督帝王,下可监察百官。

    圣旨一出,朝野惊然,不过想想安华锦的军功,再加上顾轻衍、王岸知、楚宸等岿然不动地立在朝堂上不发表一词,于是,哪怕朝臣震惊觉得这封赐是不是有点儿过,但依旧无人敢发表看法反驳,来触陛下和顾大人的霉头。

    毕竟,谁都知道,明日,顾大人大婚。

    下了早朝后,顾轻衍便告了半个月的婚嫁。

    楚贤伸手指着他,气笑,“你刚从南阳回来,这又要告婚嫁?别人婚嫁最多七日,有的少的三日,更少的一日,你这也太多了吧?难道安小郡主跟你大婚后,就住半个月,就回南阳不成?”

    顾轻衍摇头,“王大人回朝不少时日了,至今似乎也没干什么正经事儿,陛下不如先压榨压榨他?臣如今告半个月婚嫁,也不算多,毕竟,臣在外时,也没闲着,议和等诸事儿,也是臣做的不是?”

    “行吧!”皇帝还能说什么?自然是答应了。

    安华锦昨日喝了几盏酒,又一觉睡到了晌午。

    下午时,长公主和几位交好的夫人来了七皇子府瞧她,给她婚前添妆。

    安华锦陪了半日,待人走后,又躺在床上,一觉直睡到第二日被人喊起来沐浴梳妆。

    一水的宫里和顾家安排的人,处处讲究,吉祥话不要钱的一箩筐一箩筐地往外洒。

    安华锦依旧懒洋洋的,迷迷糊糊的,别人给她收拾,她便靠着椅子坐着闭着眼睛继续睡。

    长公主和贵夫人们今日都来了七皇子府,长公主瞧着安华锦的模样,用帕子掩着嘴笑,“新娘子都这样,我那会儿出嫁,也紧张的不行,晚上睡不好,白天还犯困,有人管这个叫大婚前的焦虑症,过了大婚之日,就好了。”

    楚希芸和楚思妍在一旁听着唏嘘。

    安华锦迷迷糊糊地想着,她才不是大婚前的焦虑症,就是去年到今年,除了一直打仗,绷着弦外,还有在落雁山她这颗心受了极大的挑战和煎熬,战后处理事情,没能歇着,如今又大婚,马不停蹄的,就是累着了,让她睡够了就好了。

    只新娘子的妆面和穿戴就收拾了两个时辰,收拾完了,正好也到了花轿临门,顾轻衍带着傧相来迎亲的吉时。

    顾七公子和安小郡主大婚,不止整个京城,四面八方的人都来京城看热闹。

    顾轻衍这一日一身红衣,任谁瞧了,都是惊艳的喘不上气,他一路从顾家骑马来到七皇子府,直到下了马,被拦在门外,里面的人闹腾着拦着不让进,双方进行文斗武斗,将大婚推向了沸腾的高潮。

    顾轻衍这边陪迎的人不用提别的,只一个王岸知,便厉害极了。

    王岸知这一日也给面子,表兄弟两个人从落雁山之后,便无言的在安华锦的推动下握手言和了。他以一敌十,守门的人甘拜下风。

    楚宸、楚砚、沈远之,以及包括被拉来做娘家人的江云致,都不是对手。

    楚宸郁闷的不行,瞪着王岸知,“你这么给力的吗?”

    言外之意,你忘了你和顾轻衍你们俩是怎么打架都快互相杀的对方下不来床了的事儿吗?

    王岸知扬眉,神色间一抹恣意,“七表弟大婚后,我就能尽快大婚。”

    楚宸绝倒!

    对啊,他怎么忘了,人家以后又是表兄又是妹夫,这时候不给力,还怎么快点儿娶人家妹妹?

    七皇子府的人只能放了迎亲的队伍进府。

    顾轻衍脚步看起来明明不快,但转眼间就到了安华锦待嫁的院子,被拦在院门口屋门口做了几首催妆诗,对他来说小菜一碟,十分顺畅地走到了安华锦面前。

    人人感慨,顾七公子大婚,本身就有大才不说,还有个王岸知的表兄充作傧相,一路过五关斩六将,再去哪儿找比他这么顺利见到新娘子的?

    顾轻衍站在安华锦面前,低眸看着她,眉眼都是温柔的笑意,“跟我回家?”

    “行啊。”安华锦语调轻快地答应。

    顾轻衍刚要伸手将她抱起,沈远之从一旁挥开,“哥哥背出门,你等等吧!”

    顾轻衍默默地撤回手。

    楚砚瞥了顾轻衍一眼,走上前,背起了安华锦,背着她一路出门。

    楚砚路上他走的很慢,与安华锦说话,“他以后若是欺负你,只管揍。”

    安华锦心想,他欺负我,我也舍不得揍的,但怕惹楚砚不高兴,小声点头,“嗯,听七表兄的。”

    “你若是舍不得,可以让我揍。”楚砚似乎明白安华锦心中所想。

    安华锦在红盖头下眨眨眼睛,想着让你揍我更舍不得,但还是点头,“嗯嗯。”

    楚砚气笑,“你就惯宠着他吧!”

    看看顾轻衍以前什么样儿?如今什么样儿?都是被她惯的宠的,本来说冬天大婚,她说穿嫁衣不会捂得热,但这转眼,刚初秋,顾轻衍着急,她也依着他连歇息也不曾,就急着嫁了。

    这个表妹,对谁都有原则,就是对顾轻衍,没原则到底了。

    安华锦笑,小声说,“七表兄将来也会遇到一个让你心甘情愿惯着宠着的人的。”

    楚砚默了默,笑着点头,“嗯。”

    楚砚一路将安华锦背到府门口,顾轻衍迫不及待地接过来,将人抱在怀里,放在了轿子里。他整个人探进轿帘,低声温柔地说,“饿了的话,可以把手里捧的苹果吃了。”

    安华锦:“……”

    她小声怀疑地抱着手里的苹果问,“这苹果能吃?”

    顾轻衍低笑,“能吃。把平安吃到肚子里,一辈子平平安安,想吃就吃吧!”

    “行吧。”安华锦当着他的面咬了一口,又将苹果递给他,“你也吃?”

    顾轻衍低头,也咬了一口。

    于是,二人一个坐在轿子里,一个探着身子,你一口我一口,吃了一个苹果。

    外面的人不知道顾轻衍探着头在与安华锦说什么话,只见等了好一会儿,他似乎才说完,放下了轿帘子,上了马,接了迎亲的队伍回顾家。

    顾七公子与安小郡主大婚,自然是十里红妆,嫁妆的头一抬已进了顾家门,后面还有一半没出七皇子府。

    将来帝后大婚,规格也莫过如此了。

    迎亲的轿子到了顾家,射轿门,顾轻衍本不愿意给自己好不容易娶的媳妇儿下马威,但安华锦觉得一辈子大婚,别人怎样,她也要怎样,她觉得新鲜,想完整的要大婚的流程,顾轻衍只能规规矩矩地一步步地按照规矩来。

    三拜天地后,安华锦被送进顾轻衍的院子,进了房间,她一屁股坐在床上,等着顾轻衍掀盖头。

    顾轻衍自然不会让她久等,她前脚进屋,后脚他便跟着掀开了新娘子的盖头。

    这一日,大红的凤冠霞帔加身,新娘子国色天香,人比花娇,美艳极了。

    这一日,大红的吉服加身,新郎官毓秀挺拔,如兰似竹,艳华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门口看热闹的人齐齐地倒吸了一口气,早就知道,安小郡主好看,顾七公子好看,但也不如这一日,大婚,两个人,一坐一站,掀开盖头的这一刻惊艳人。

    安华锦呼吸窒了窒,顾轻衍看着眼前的人,同样呼吸窒了窒,

    门口的人看着二人焦在一起的眼神,洞房哪里还能闹的起来?都齐齐地默默地退了出去,且还好心地给二人关上了房门。

    房门关上的那一刻,顾轻衍一把揽住安华锦的腰,低头吻了下来。

    安华锦拽住他衣角,勾了勾,又松开,搂住他的腰。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他们两日夜不见,隔了多少个秋。

    直到外面有人喊,“七公子,陛下来喝喜酒,老爷子说,您总不能晾着陛下。”时,顾轻衍才意犹未尽地放开安华锦的唇,用手指勾着她眉眼画了画,“等我回来?”

    安华锦气喘吁吁地点头,唇瓣红艳艳,声音带着笑意,“嗯,等你。”

    喜欢金凤华庭请大家收藏:()金凤华庭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金凤华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西子情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子情并收藏全本小说金凤华庭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