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忧愁,也影响到了别人,楚砚听了安华锦肯定的话,见顾轻衍与安易宁每日提着心,他也忍不住跟着忧愁了,临出发回南阳前,劝解安华锦,“儿女是父母的缘分,这一胎是儿是女,表妹别太执着。”

    楚希芸也跟着回南阳待嫁,她与江云致的大婚日子定在一年后,也跟着附和,“哥哥说的对,万一这一胎是女儿,表姐再生就是了,多生,要什么有什么。”

    安华锦好笑,“我又不是母猪,还要生一堆?我就是有一种感觉,这一胎,是个男孩子。”

    不过她也发现了,因为她很是肯定是男孩子,以至于顾轻衍和安易宁两个人每日都有点儿愁怕是女儿她不开心。她没想到给二人弄成心里负担了。也连带着,这反射范围有点儿大,连表兄表妹都忧愁了。

    她笑着说,“是女儿我也喜欢的,你们放心吧!”

    有了她这句话,身边人都松了一口气。

    楚希芸坐上马车前,对与他送别的江云致小声说,“表姐有什么风吹草动,你及时给我传消息。”

    江云致也小声说,“我每日里盯着顾少夫人不太好吧?”

    楚希芸瞪着他,“谁让你每日盯着表姐了?就是让你多关注些表姐夫,表姐有风吹草动,他就跟狂风刮过一样,你多看着他的动作,不就知道了?”

    江云致想想有道理,点头,“好。”

    楚希芸离开后,江云致倒是很听话,关注着顾轻衍,他发现,顾大人还是一如既往,除了每日办完公务后,早早回家外,没什么不同。也没听说顾少夫人闹哪里不适,据说除了很是能睡外,该吃吃,该喝喝,孕吐反应都不曾有。

    他与楚宸喝酒时,楚宸还感慨吐槽,“这小安儿嫁入了顾家,也太安静了吧?还有顾轻衍,喊他喝酒,也不出来,次次推脱,真是显摆就他有媳妇儿孩子吗?”

    江云致没忍住,说了实话,“嗯,目前咱们年岁一般上下的人,还就他有媳妇儿孩子。”

    楚宸扎心不已。

    至今,他连个媳妇儿还没有呢,长公主办赏花宴时,他去转了一圈,一个也没瞧上,大概是缘分不到,他等着吧!以前觉得不着急,如今又不想被顾轻衍落下太多,等他家的孩子会走了,他不知道能不能找到个看的顺眼的娶了。

    安华锦月份满三个月后,胎很是安稳,王岸知娶顾墨兰过门,她闲不住,还跟着操持了一番。

    冬日,大雪纷飞时,她的肚子已五个月,院子里梅花盛开,她站在院中溜达着赏梅,想起楚希芸,对顾轻衍问,“江云致是不是已出发去南阳了?”

    她没想到这个孩子来的这么突然,全无准备,出嫁时还想着今年回南阳赏梅呢,如今是回不去了。

    顾轻衍伸手帮她系了系狐狸毛的披风,点头,“嗯,今日早上走的。”

    安华锦笑,“他真是不错,告了假去南阳,表妹一定很高兴他去。”

    顾轻衍也跟着笑,“嗯,是很有心。”

    冬天虽然漫长,很容易就染了风寒,闹个身体不舒服,尤其是孕妇,但安华锦却不同,一个冬天过去,到了过完年,开了春,她也没生过一次病,后期也不嗜睡了,这孕怀的很是安顺。

    就连长公主都服气,“小安儿,你这做什么都比别人厉害,怀个孕,都厉害。”

    安华锦被夸的直乐,“怀安恨不得不错眼睛的每日看着我,我安安顺顺,他都每日紧张,我若是稍微不适,他连觉都睡不好,这孩子可见不止是疼我。”

    长公主也听的直乐,“可见是个孝顺的,也是个会疼人的,还在肚子里,就很疼爹娘了。如今月份大了,大夫可说是儿是女了?”

    安华锦眉眼笑开,“说十有八九是男孩子。”

    长公主好笑,“虽然第一胎,无论是什么都好,但若是顾家的长房长曾孙,这可了不得。”

    安华锦笑着点头。

    四月份,桃花盛开的时节,长公主举办赏花宴这一日,安华锦好巧不巧的,正是临盆的日子。

    顾轻衍早就准备好了接生嬷嬷和大夫,但自己依旧不放心,守在产房里,任谁赶,都死活不出去,就是要陪着她生产,就连安华锦自己,也拿他没办法,只能任由了他。

    怀孕时安顺,安华锦除了前期嗜睡外,后期没少走动,生第一胎,也十分顺畅,不过是疼了几个时辰,便顺顺利利地产下一子。

    产婆抱着婴儿道喜,“恭喜顾大人,恭喜少夫人,喜儿麟儿。”

    顾轻衍心底微微地松了一口气,想着总算是如安华锦的意了,他看了一眼孩子,心疼地摸着安华锦的脸,“累坏了,快睡吧!”

    安华锦的确是累坏了,也看了一眼孩子后,安心地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顾轻衍早就起好的名字,顾安。

    顾老爷子喜的眉开眼笑,直抱了一日。

    安华锦产子,消息送到南阳,皇后与楚砚、楚希芸等也都齐齐松了一口气,人人欢喜。

    沈远之啧啧一声,“想什么来什么,如心如意,臭丫头总算得老天眷顾了一回。”

    安华锦长这么大,得老天眷顾了两回,一回是遇到顾轻衍,一回是想要先生了儿子再生女儿,先给妹妹生哥哥,便真如她的意了。

    崔灼也收到了消息,同样露出笑意。

    许清岩看着崔灼,拍拍他肩膀,“陛下有意召你入京为官,也有一段时日了,你什么想法?也该决断了。”

    崔灼没说话。

    许清岩叹了口气,“还有崔爷爷今年身子骨不太好,既然舍得下脸面,派人来请你归家,你可还回去?”

    摆在崔灼面前,有三条路,继续待在南阳,回崔家,入朝为官。以他的才华,在哪里,都不会被埋没。

    崔灼沉默了片刻,长长舒了一口气,“先归家吧!边境如今无战事,军中安稳,南阳有你们在,安妹妹与宁儿不回来,南阳王府和南阳军也乱不了。我当初任性,很是不孝,对不住祖父祖母,如今他们年岁大了,我先回去陪陪。”

    许清岩点头,“嗯,是该如此。”

    五月,春风很暖的时节,江云致迎娶楚希芸,楚砚给妹妹送嫁,皇后耐不住想看侄孙,也跟着一起进了京。

    安华锦已满月,抱着顾安去了安王府,小小婴儿,玉雪可爱,眉眼与顾轻衍长的相似极了,正是安华锦想要的模样,皇后瞧了,喜欢的很,抱了半日不松手。

    八月,中秋前夕,善亲王府过了一周年的孝期,沈远之娶楚思妍,楚宸送妹妹出嫁,顾安已四五个月大,安华锦抱着他,慢悠悠地坐着车,顾轻衍陪着母子二人,一起回南阳参加沈远之的大婚。

    二人在南阳这一住,就住着不走了,打算什么时候待够了,什么时候再回去,反正朝堂有王岸知在。

    楚贤催促,顾轻衍也很会,亲自去了一趟距离南阳不远的崔家,与崔灼喝了一顿酒,没几日,崔灼就启程去了京城。

    安华锦得知后,指着顾轻衍气笑,“你欺负崔世兄,太不厚道了。”

    顾轻衍掩唇咳嗽,“我跟陛下讨个巡查使,打算带着你们母子四处走走,也看看这一年来,朝堂治理下的大楚,是否让百姓当真渐渐地过上好日子。有什么不足,也可以看出来,及时找补。”

    这是老南阳王生前的遗愿,让百姓过上好日子。

    安华锦默了默,笑开,“那就只能辛苦崔世兄了。”

    有崔灼入朝,楚贤没了意见,给了顾轻衍代天子巡查,可先斩后奏的权利,顾轻衍便带着安华锦,从南阳出发,游走大楚各地。

    举和风,邀细雨,一起踏遍山河。

    看江山,思社稷,拾盛世观清平。

    一年后,安华锦渐渐地爱上了这样的生活,顾轻衍也很喜欢,于是,二人每年在京城待一个月,在南阳待一个月,其余时间,便带着顾安四处游走。天下总有不平事,但顾轻衍与安华锦走过的地方,必定是造福一方百姓。

    清平三年,安华锦又有身孕,回京待产,次年又诞下一麟儿,取名顾平。

    清平七年,安华锦再孕,次年,生下一女,顾轻衍爱极,取名顾倾。

    【全文完】

章节目录

金凤华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西子情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子情并收藏全本小说金凤华庭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