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宝萱在她八十八岁的时候离开了人世,她去世之前没有病痛,而且她仿佛知道自己即将离开这个人世了。

    她拉着傅翊晨的手说道。

    “傅翊晨,这辈子我只能陪你到这了。”

    傅翊晨的手颤抖了一下,他早就白了头,宋宝萱的头发也是如雪一般的白,但却依旧很茂盛。

    他握住宋宝萱的手说道。

    “好,记住我手心的温度,下辈子一定要认出我啊!”

    “嗯,很温暖。”

    宋宝萱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傅翊晨小心翼翼地把头靠到宋宝萱的大腿上,然后也闭上了眼睛。

    他们两个很安详的离开了这个世界,傅怀初发现他们离开后,只是定定地看着他们很久。

    他们好像只是睡了一觉而已,和平时没有多大的区别,但这次他们不会再醒了。

    傅怀初小声地说道。

    “爸你要照顾好妈,我下辈子还要做你们的儿子。”

    傅怀初给宋宝萱和傅翊晨办了一个简单的葬礼,他们都不喜欢太热闹的场合。

    …

    第二年,在宋宝萱和傅翊晨忌日的那天,傅怀初在他们的墓地前遇到了一个老人。

    他恭敬地喊道。

    “夏伯伯。”

    夏瑞抬头看向傅怀初,傅怀初的轮廓里有宋宝萱的影子。

    他对傅怀初说道。

    “我来和你妈妈说点话,你和你妈妈年轻的时候挺像的,不过你身上还有你爸爸的样子。”

    “怀初啊,我很羡慕你爸爸,真的很羡慕,你爸爸真幸福!”

    傅怀初知道他这位夏伯伯年轻的时候喜欢自己的妈妈,但妈妈只喜欢爸爸。

    这位夏伯伯结过一次婚,但不知道怎么就离了,有一个儿子。

    他离婚后就再也没有结过婚,更没有和谁传过绯闻,在这个圈子里,他特别的洁身自好。

    傅怀初准备离开的时候,他对夏瑞说道。

    “夏伯伯,我走了。”

    “好,你先走吧,我想再和你妈妈说点悄悄话,我好久没和你妈妈说说话了,以前我们每天都在一块的,她笑起来特别好看。”

    傅怀初顿了一下,他想提醒这位夏伯伯,自己的爸爸就在旁边。

    以爸爸的脾气,听到夏伯伯和妈妈说的话,肯定会特别的生气。

    然后就会在妈妈面前表现出一副特别委屈的样子,等着妈妈哄他,而且每次妈妈都会哄爸爸。

    不过傅怀初最后什么都没说,直接就离开了。

    他就是想让爸爸生气,毕竟他很想再看看爸爸生气的样子,还有妈妈哄爸爸的场景。

    这是他以前生活的常态,不过现在已经不是了,他已经看不到这种画面了,傅怀初脸上露出一丝难过。

    他不应该难过的,因为爸爸不管在什么地方都会照顾好妈妈。

    夏瑞坐在宋宝萱的墓碑前面,伸手摸了摸她的墓碑说道。

    “宋宝萱你看,我等你一辈子了,你记得要还我一辈子。”

    “下辈子记得要喜欢我,不仅傅翊晨需要你,我也很需要你,我就只要一辈子而已,不贪心的。”

    “你怎么这么凉,肯定是他没照顾好你,所以还是让我来照顾你吧!”

    夏瑞在宋宝萱的墓碑面前坐了很久,说了很多的话,他憋了太多太多的话,好像怎么都说不完。

    第二天,夏瑞就去世了,他躺在自己的床上,怀里抱着一个盒子,盒子里面有香水瓶,有墨镜,各种小东西,每一样都被保存得好好的。

    傅怀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沉默了一下,看来昨天这位夏伯伯是特意去见了自己妈妈最后一面。

    不过妈妈只会喜欢爸爸,这位夏伯伯终究是晚了,爸爸早就守在了妈妈的身边。

章节目录

村长家的福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檀之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檀之若并收藏全本小说村长家的福宝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