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玉年华,素手挽发,异乡风沙。

    (十六岁的年纪,一双生在一个单纯姑娘身上的白净小手,扎起了她的长发,踏上了异乡的土壤,开始了雨雪风霜。)

    青丝加冠,佳人如梦,相思雨下。

    (刚加冠的二十岁,那个楚楚动人的姑娘,成了他的一个是美似噩的梦,牵肠挂肚,就像斩不断的雨线。)

    风月无话,剑光偏差。

    (那年,非洲Hydra训练营。)

    青灯影长,痴念暗哑。

    (那年,慕氏做不完的业绩。)

    往事涟漪回荡,深情如风,笔锋落几张;

    (时间总是悄无声息的就会走出很远,当回想起自己付出的那诸多的深情,该用多少纸张还能写的完?)

    尤至今,桃花待放,绯色映西厢。

    (2019年,情人节,有的地方已经有桃树开花了,那个姑娘在那个房间,红着脸。)

    夜色至,剪红烛,贴红窗,

    (他们要结婚了。)

    君自镜前端详,十年一如旧模样。

    (迎亲前,他站在镜子前端详自己,喜欢那个姑娘的这十年间,他变了很多,却也从没变过。)

    艳阳天,千金聘,两情长,

    (他们结婚了。)

    卿着龙凤衣裳,经历似荡气回肠。

    (穿龙凤马褂的新娘,很漂亮。)

    点卿额前灼灼花钿,

    系君腰间同心永结,

    珠联壁,天作合,

    两姓联姻,如相守雁,

    寒楚此生,慕尔终颜。

    ——

    这是,他们的证婚人,写给他们的新婚贺词。

    由仿佛来自世外桃源的清风友人淡淡的说出这些词,很多人不能瞬间明白说的是什么意思。

    独独最后那一句,让新郎湿了眼眶。

    因为路意的直播,慕瑾寒也算是在全国人民的面前哭过了。

    可这次,他站在台上,在亲朋好友面前,笑着哭,哭着笑,像个孩子。

    证婚人让他说点什么,他抬起手掩面,又觉得掩面不礼貌放下来,可还是忍不住想遮住自己激动的表情。

    然后他的朋友们,就看着他那副不知所措的模样笑着。

    婚礼举行的还算顺利,就是最后证婚人第一次主持婚礼,学着电影里牧师问了那样一句:“有谁反对这场婚礼吗?”

    这话,其实也不过是一句过场而已,可谁曾想,还真有人举起了手。

    是路意。

    新郎慕瑾寒,穿着圣洁的白色礼服。

    以宾客身份来参加婚礼的路意,没有向别人那样穿正统的黑色,他穿了一身暗红色礼服。

    嗯……

    怎么说呢。

    那套礼服还蛮适合订婚的场合上穿的。

    在众人把目光看向他时,他笑着说:“我反对!”

    一目了然的开玩笑啊。

    可这开玩笑的小乌龙,也是挺心酸的。

    怎么说呢。

    再怎么楚颜也是他很喜欢,甚至他妈妈也喜欢,一家人都喜欢的不得了的姑娘啊。

    随着路意举手,还有几个单身男青年也恶作剧的举起了手,齐齐道:“我们也反对!”

    在场的气氛一下子很轻松,还传来了笑声。

    也有很多人没有想到,那个高冷到生人勿进的慕瑾寒的婚礼,竟然还能出现这样的情景。

    而在那些人的游戏中,只见站在一旁的瑾聿,也笑着举起了手,清清淡淡的声音带着笑意:“我也想反对一下。”

    景嵘作为亲戚看着他们玩闹,却发现,也是楚颜追求者之一的望月雅人没有举手,就静静的观望,偶尔还时不时的拿出手机看一看。

    他好奇问他:“雅人,这种情况,你不参与,不像你的风格啊?”

    望月说:“我没心情参与楚颜的事情了,我怕徐微婳逃跑。”

    景嵘挑了挑眉。

    感情究竟该怎么说呢。

    虽然慕瑾寒对楚颜这种十年如一日的付出,可以清晰的定义成喜欢。

    可有些喜欢,似乎就是不知不觉,潜移默化的。

    像他曾经对可君,又或者……雅人现在也……走了他的路了?

    这可能就像是有人说的,脾性相似者成友人吧。

    本来别人反对,慕瑾寒虽知道是开玩笑,但还是表现出了一副“事后给我等着”的样子,等轮到瑾聿后,他却是抿着唇笑了。

    “不,反对无效。”

    有时候就是这样,没人知道,一种笑容的背后有多少种情绪,就像一场游戏里,不知道藏着多少人的真心。

    而一些人的执着,就随着这个礼成前的小玩笑,得必须放下了。

    那个姑娘美的如梦如幻,笑的又可爱,这也就足够了吧。

    没人担心她以后过的不幸福,有的只是深深的嫉妒慕瑾寒而已。

    婚礼以楚颜羞涩的主动亲吻慕瑾寒的脸颊结束。

    后来是抛捧花。

    本来吧,这也是一个过场,可又被慕瑾寒的朋友们玩出花儿来了!

    具体是来自帝都的萧同,和另一个同样来自帝都的慕瑾寒从小就很要好的朋友,孟子羡,两个人抢捧花。

    为了抢到捧花,两人不惜脱下西装在半空乱舞,企图影响捧花的下降过程。

    而这两个人,还都有点本事在身,一方不想让另一方拿到,抢着抢着,就差点给打起来了。

    只是旁人不懂,捧花这不是女孩子抢的吗,那两个大老直男爷们儿抢个屁啊!

    后来两人抢花时说的话,给了答案。

    萧同嚷嚷:“孟子羡!我老婆都怀孕了,老子抢捧花接早婚怎么了,怎么了!”

    孟子羡怼:“你们孩子都有了,要捧花有必要吗,我和嫣儿准备早点结婚,需要好彩头!”

    tui!

    合着都是为了自家老婆!

    最终,这捧花,自然没有落在他们两人手上,而是落在了一个万年单身的性感男尤物,洛孤城手里。

    于是乎,萧同和孟子羡就去给洛孤城要捧花。

    洛孤城扔了他们两个一个大白眼,然后把捧花随手一丢,双手插袋,谁也不爱。

    因为他们,婚礼又闹成一团。

    直到突然一个从喇叭里传来的路意的声音,成了焦点:“慕瑾寒,你看过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那部电影吗?”

    嗯?

    这情敌怎么突然cue自己?

    慕瑾寒懵怔之时,只见路意突然冲到他身边,抬手捧住他的脑袋,在他的侧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

    在慕瑾寒震愕在自己被情敌亲了的“打击”中难以自拔时,路意红着眼,笑着对他道:“慕瑾寒,恭喜你,没有错过。”

    ——

    寒楚的故事到这里,在此告一段落。

    番外不在这里写了。

    这个故事的世界观构架大了,人设也基本立起来了,写番外有些吃亏,因为他们的故事都挺复杂且丰满,足够开新的书。

    所以我准备把这个当成一个系列写。

    就像楚颜眼睛怎么恢复的那些剧情,我根据时间线,写在了《冰山被我甜到时》这本书里。

    然后寒楚夫妇、同檬夫妇的故事,都在《冰山》那本书里。

    而黎榷尘和明迈兮,还有瑾聿和卓灵,他们的故事会在《捧角儿计划》这本书里给一个交代。

    望月雅人的故事,我想以后再开个短篇小说,主cp会有望月和婳婳,还有景嵘和可君。

    当然这些人物会在每一本书里都有或多或少的出场。

    就是这样了,支持我的宝贝们,谢谢还有感恩,你们伴我同行。

    虽然因为很多事,我更新搁置了不少时间,但这些人物,我不会放弃的。

    我会慢慢写完,也希望细水长流,值得你们等待。

    野狸,敬上。

    (全文完。)

章节目录

我家先生太傲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野狸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野狸并收藏全本小说我家先生太傲娇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