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信,信纸皱皱巴巴的,昭然就知道必然是哭着写的信。

    她定了定神一点点的看完,这才知道洛瑜为什么找去——她病了,昭然知道,她是心里病了,表面上的那些开心高兴恐怕是装出来的。

    抑郁症。

    丫鬟说的她抱着必死的心恐怕不是假的。

    这些日子的煎熬,这些日子简元青对她的视若无物简直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她知道这样下去对自己来说也是一种折磨,而且昭然还在这里,她并不担心自己的儿子会没有人管,只想着能在最后的战场上看他一眼,能为他挡一剑,也算是全了那几天的情谊,也算是让自己活得不是那么的没有价值。

    昭然眼睛已然干涩的哭不出来,她只好好的将信叠好收了起来,默默的说:“下去吧,只管照看好你们少爷就是,不必担心。”

    她将信件给了简元青,什么都没说。

    只听陆霄说最后简元青抱着信哭的几乎都要昏厥过去,然后就再也不见他了。

    他也带走了洛瑜的尸首。

    昭然听说了之后没说什么,只讲这件事情放在了心里。

    后来一切平静了后,昭然和陆霄办了一场极为盛大的婚礼,几乎每一个参与当年那场战斗的人都来参加了,而那时候起,江湖大换血,昭然的客栈也变得极为有名了起来。

    后来甚至成了江湖上难的的公平之地,谁要是有了不平事只管在这客栈划下道来比试就是了。

    简元青也会隔几年回来看看他的儿子。

    盛夏时节,客栈里凉风阵阵,人声鼎沸,昭然抓着陆霄的手站在露台上看着天上的星星,想着,这也算是完成了自己爹的愿望了吧。

    在江湖客栈,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章节目录

在江湖客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黑白黑白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白黑白并收藏全本小说在江湖客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