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chaptercontentwapper">

    第二章:北国周后

    黑夜如狼眼,冷冽的风呼呼的吹拂着北野皓然的面庞。漆黑如墨玉的两粒眼珠,铮铮发亮。然而里面却是一片冰冷,她真的没有来!可是他还是不愿移开半步,他深怕自己的一个转身,就会与那个弱弱的身影永远擦肩而过。

    或许当日在他救她的那一刻,她的所有都刻在了他的眼里、铭记在了心里吧!

    他喜欢她,她是这世上唯一值得他用心去疼的一个纯真又可怜的女子,他不敢相信她到底是受到了怎么的折磨才会选择那样的一条死路。

    他发誓他一定要把她救出那个魔鬼之地,让她过上平凡而自由的生活。可是……今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她忘记了还是不愿相信自己?还是另有其他的原因?

    为什么她没有来?北野皓然心里纵使有一千个疑问也是无人应答。

    这样冰冷的夜,任他有坚实的身体也吃不消!可是他就是这样呆呆的站了整整一夜!

    白雪皑皑,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树梢打在北野皓然的脸上,他动了动快要被冷冻成冰的身体。失神、失意……

    ‘若是有缘再见,我北野皓然定会纳你为妃,一生一世!’一个狠狠的誓言深深的烙在了自己的心里,北野皓然的嘴角噙着一丝邪笑,跃过点点树梢,消失在了原地。而留的两只深深的脚印,却是那般醒目的留在了原地……

    皇宫深处,‘成乾宫’。

    “皇帝,后宫妃嫔无数,哀家本不该多嘴。可是自你登基已有五年之久,为何没有一位妃子为我北国诞一位皇儿!”

    “所以,哀家想让你即刻立后,一来可以一掌后宫辅助你成为一代贤明之君,二来为我北国传承血脉之正统,你可何异议?”

    北国周太后,四十有八。经过岁月的洗礼,她原本的花容玉貌已经明显深刻着丝丝皱纹,也正是这些弯弯扭扭的纹路使她成为了北国有史以来最狠辣最严谨的一代国母。

    “母后可有合适的人选?”北野晟细细的品尝着美味糕点,淡淡的问道。

    立后?娶妃?现在的借口又是子嗣?哪一件不是由她说了算?何必又这般假惺惺的询问自己的意见,她都不会觉得可笑吗?哎!北野晟轻叹着气。

    “听闻相国府二千金宋莞茹正待字闺中,美貌如仙、秀外慧中,哀家以为可担此大任!”

    北野晟眉头一凝,无所谓的耸动着肩:“母后您说了算!”相国府!宋莞茹!朕记了!

    “砰!”是茶杯落地破碎的声音,北野晟见怪不怪,宫女们吓跪了一地,“太后……”

    “什么叫哀家说了算?皇帝你这是什么态度!你是要气死哀家才甘心吗?你们俩兄弟没一个让哀家省心……哀家这是做了什么孽才生出你们两个混账东西来……先帝你可要睁开眼睛为哀家做做主呀!”周太后一阵捶胸顿足。

    又是这一招?母后你能换点其他的招数吗?北野晟无奈道:“好好好……母后,是儿臣错了!儿臣是真心实意要娶宋相国之二千金为后可以了吧!母后您知道儿臣和皇弟永远都不会有忤逆您的意思,所以您次不要再这个样子了……”

    听见这个满意的答案后,周太后终于长舒了一口气,“皇帝懂事就好,那哀家就可以放心的离开皇宫了!”

    北野晟一愣,“母后您要去哪里?”

    “皇帝,哀家早就打算去‘清平寺’行两年斋戒,可是你们兄弟俩的大事一直未能定来。所以哀家想等你立后之后,就可以放心的离开一心一意的行斋戒之礼,为我北国苍生祈福了!”

    周太后的目光深邃,或许这件事对她来说更像是一件待完成的使命,再容不得片刻的迟缓。

    “母后您为我北国祈福,是我国人之幸。可是‘清平寺’山高路远,儿臣心生惶恐。所以还望母后三思……”

    北野晟的担心不无道理,虽然现在天太平,可是敌国、叛党、余孽随时都有可能危害到朝廷,让他怎么放心的?

    “皇帝多虑了,哀家此行无人可知,何来不安?放心吧!哀家两年后自会回宫安享晚年之乐!”

    “母后……”

    北野晟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却始终无话可说,他了解他的母后,只要她的决定就没有人能改变,他不能、他的父皇也不能!这就是她-周太后!

    “对了,哀家离宫之事千万不要告诉然儿,哀家不想让他担心……当然你也不要为母后太担心了!”周太后微眯着凤眸里面流淌着的是对自己小儿子无限的宠爱。

    北野晟微微笑道:“母后您放心吧!有儿臣在,儿臣不会让皇弟受到半点的伤害。”

    “那就好,那就好……”周太后欣慰的点点头。

    </div>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