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chaptercontentwapper">

    第五章:弑君

    大殿里,北野皓然一个人提着酒瓶坐到了最偏远的一桌,他的心在刺痛着,为什么?为什么她会成为他皇兄的女人?

    一口接着一口的烈酒灼烧着他的咽喉直至那颗被伤痛的心,双眼也渐渐变得通红。

    “皇弟?你怎么了?”一身大红色的喜袍,此刻在北野皓然看来却是那般的刺眼,他甚至有种想要冲上去把它扒了的冲动。

    北野皓然没有接话,只是一口又一口的喝着烈酒,痛在眼角被渐渐的拉长。

    “皇弟,你是最关心皇兄的人,为什么今天你会这样?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北野晟有些着急的夺过北野皓然手中的酒瓶,从一开始他就注意到了北野皓然的异样了。

    “皇兄,给我!酒!”北野皓然深吸了一口气。

    “到底怎么回事?”

    “没事!只是为皇兄高兴,不觉就多喝了一些。”北野皓然拭去眼里的伤痛轻轻笑道:“要不皇兄咱们兄弟俩也喝几杯?”

    见到他没事,北野晟才放了心接过安子递过来的酒杯痛痛快快的饮了几杯。

    晚宴结束,北野皓然没有像往常一样离宫,而是去了自己在宫里的住处。

    而北野晟理也被所应当的拥进了新房,新房内,穆景不自然的抚了抚僵硬的脖子,正想打算将头上那顶着二十多斤的凤冠给摘来,她就听见了从门前传来一阵脚步声,她知道,是他来了……

    是命躲不过,穆景把心态端正,静静的等待着眼前之人把自己的盖头揭,然后如她所料的一般……

    可是……

    “宋婉茹!朕虽然不知道你想要千方百计的嫁入皇宫有什么目的,但是朕现在就告诉你,过了今夜朕永远,永远都不会再踏进‘洺露宫’半步!所以朕只给你这一次的机会!”北野晟没有上前揭开穆景的喜帕,而是背对着她冷声冷气的说道。

    这样也好,喜帕后的穆景暗暗松了一口气,虽然她知道自己往后一定会沦为别人口中的笑柄,可是这种结果已经好比任何了。

    “如君所愿!”穆景淡淡的应道。

    北野晟身子一怔,正常人不都是应该立马扑在他的脚哭着、喊着、求他爱自己吗?难道说这个女人也想和自己上演一出欲擒故纵的把戏?北野晟的眼里划过一抹厌恶,这种戏码他看过的还少吗?

    “不要再装了,朕知道你和她们一样,都是为了这后位才会装出这种凛然大义的样子来博得朕对你的宠爱,朕告诉你这种算盘劝你以后少打!”北野晟不带一丝怜香惜玉的猛力扯过穆景头顶上的喜帕,只是冷冷的撇了她一眼便将视线落到了床上的那张白色的帛锦上。

    沉静了片刻后,北野晟又继续道:“朕的后宫不管什么时候只能朕说了算,往后你若想或是想有任何扰乱后宫的动作,朕一定不会放过你!”

    宋相,你若想靠你的女儿来获得朝廷上的任何一丁点的利益,朕告诉你:‘永远不可能!’

    “皇上,你大可放心,臣妾日后一定会好好与宫中姐妹和乐相处。”穆景低着头,让人看不清她此刻的神情。

    其实当北野晟走到她身边的时候,她的心就被提了起来,她不是害怕,而是在隐隐的担忧着什么。

    北野晟的脚尖一步步逼向穆景,她的两只小手被紧紧的绞在了一起,她承认自己是有些紧张。她的身子不由的也往后缩了一些,难道说现在的她就只能像那些被钉在砧板上的物体一般,任人宰割吗?

    不!不要!就算是死她也不要被人这样的侮辱。就在北野晟将自己的重量全部压上来的时候,穆景拔出了被自己偷偷藏在长靴里的匕首,狠狠的扎向北野晟的后背……

    “好大的胆子!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吗?竟敢行刺朕!”警觉性一直很高的北野晟早就对她的那些细微的动作有所察觉,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却是这一狠招。

    “哐当!”穆景拼命捏住的利刃被狠狠的击落,随着匕首落地北野晟的手也紧紧的扼住了穆景的脖子,“你就不怕朕将宋府满门抄斩了?”

    穆景在心里冷笑着,她很想说一句“不怕!”可是这个男人的手劲真的很大,才一眨眼的功夫,穆景就感觉自己快要飘起来了。

    可是就算是呼吸快要被完全阻碍、脖子也快要被捏断了,穆景却连哼都没有哼一声,微眯着双眸仿佛是在静静的期待着死亡的来临,又仿佛是在默默的享受着这痛苦带给她的快感。

    </div>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