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chaptercontentwapper">

    第六章:与死同归

    这一刻,她的思绪渐渐飘离了皇宫回到了相府,那个魔鬼般的相府,令她窒息的相府。

    十一年前,若大的相国府,若静的黑夜,盆倾似的暴雨疯狂到可以将一切的阴霾、丑恶全部掩埋。

    “爹爹……爹爹求求您不要再打娘亲……我求求您……不要再打娘亲了……”宋莞尔哀求的哭喊声撕裂着在场所有人的心脏,可是那位高高在上又冷如寒霜的威严男人却丝毫不为之所动。

    “冯氏不守妇道,使本相颜面尽失!给本相往死打,不想费体力的就把那瓶毒药给她灌去!毙后直接弃之乱葬岗,不得葬入祖坟!孽种宋莞尔立刻拉至人房,为相府为奴为俾一生一世!”

    “娘亲……爹爹……不是这样的,我是您的亲身女儿呐……”

    宋莞尔哭的撕心裂肺,她什么都不知道,她什么都不懂!

    为什么在她一觉醒来之后会发生这种事?为什么她的娘亲会体无完肤的躺在血泊里不生不息?为什么那些鲜艳的红色是这么的刺眼、锥心?

    最疼她、爱她的父亲为什么忽然变得如此的很虐!这到底是怎么了?有谁能告诉她?

    “你们还不动手?全都不想活了吗?”宋严的声音再次响遍全府。

    仆人们都战战兢兢的不敢上前一步,因为他们都受过这位仁慈、娴静的相国夫人的恩惠,他们都敬重她,更没有任何理由去相信这个摄人心魂的恶言是真的!

    “来人把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全部赶出相国府,我们相国府不养一群无能之辈!”

    “相爷别生气了,为了这种贱人气坏了身子可不好,还是让妾身来吧!”二夫人钱氏极其夸张的摇着她那快要被折断的细腰,一手拿过旁边的药瓶,一手将冯氏的颚高高抬起,作势将瓶中的毒药全部倒入冯氏的口中。

    “坏女人,走开,我不要你碰我娘亲……你不准碰我娘亲……你滚!不要碰我的娘亲!”宋莞尔用力挣脱手臂的束缚,一把推开钱氏,扑到在冯氏的身前,“娘亲……你睁开眼睛看看莞儿,莞尔以后再也不调皮不听娘亲的话了,娘亲……莞儿不要离开娘亲……娘亲……”

    钱氏没站稳脚差点就是一个踉跄摔地,等她稍稍稳脚之后,瞬间就恼了。一个狠毒的巴掌响过,顿时让宋莞尔的脸上留了一道永不可灭的刮痕,“小野种你竟敢推我,你是不想活了吗!”

    脸上火辣的痛感并没有击退她留在冯氏身边的决心,“娘亲……你醒醒……莞儿好害怕……”

    宋莞尔不死心的摇晃着冯氏只余一丝气息的身子。

    “莞儿……”一丝极小极小的声音来自一个面目全非的女人。

    “娘亲……你怎么了?你好像很累的感觉,莞儿扶你回房休息好吗?走!莞儿扶你回房,这里有好多坏人!”宋莞尔不惧冯氏身上的污浊将她的身子紧紧的贴着冯氏的身上,细声安慰着冯氏,她害怕只要她一松手她就再也看不见冯氏了。

    “一群废物,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把这个孽种拉过去,不要让她碍了本相的眼!”

    “莞儿……记住!一定要好好的活去!活去!对不起……娘亲不能照顾你了……”

    “……娘亲会在天堂每天都看着你……”

    “莞儿,记住……女人如蝎,男人似毒都要离的远远的……”

    “废物滚开!让本相亲自动手了结了这混物!”

    “莞儿……”

    哽咽的话语似乎并没有说完,可是她却再也听不见了。

    ‘娘亲,莞尔等等莞尔,莞尔马上就可以来见您了,马上……’穆景的嘴角含着笑,瞳孔也渐渐的放大了,如果北野晟的手再多停留一秒,想必穆景的生命也将随之消失了吧!

    可是北野晟却没有想过现在就要了她的命,他只是想试试看这个女人到底有些什么能耐,显而言之,他的确是低看了这宋家二小姐的能力。

    “不愧是宋家出来的人,果然是有几分胆识。”北野晟放手将她甩了出去,冷冷的说道。

    “咳咳……”得到呼吸的穆景大口的呼吸着外界的新鲜空气,可是脸上却无任何变化,“皇上,要杀便杀,婉茹绝无任何怨言。”既然已经成功的惹怒了他,那何不将计就计让他再离自己远一点?

    “丑女人,记住!你永远没资格用这种语气与朕讲话。朕想做什么你心里不是很清楚吗?朕就是要你知道朕想杀了你就如同捏死一只蚂蚁这么简单……既然我的皇后不想同朕共浴爱河,那朕只好……”只见北野晟邪邪的勾着嘴角一把将穆景从地上拖到了床边。

    本来兴趣就不高的北野晟见到穆景的真面目之后,就更加没有了一丝的感觉。

    </div>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