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chaptercontentwapper">

    第七章:铭记于心

    他用利匕狠狠的划破了穆景的手臂,看着那一滴接着一滴的血液滴落在白色的帛锦上,绽放着一朵朵美丽炫目的花朵,她可以很清晰的看见从他眼里闪过的笑意,如同在看一件稀奇的趣事。

    好狠心的男人,他竟然丝毫不顾及一个女人的感受就这样……狠心的将她手臂上的守宫砂给挑落……好痛……

    身体已经变得麻木,可是那还在滴血的心却怎么也止不住。

    北野晟,你可以骂我是丑女人,你可以赐死我,但是你为什么要这样一次又一次的侮辱我?

    ‘洺露宫’的珠帘在轻轻的晃动着,室中也早已没有了北野晟的人影。想必他从此再也不会踏进这里半步了吧?‘呵,这样也好!’穆景在心里冷笑着。

    宫女见到北野晟出了新房才敢踏进这里,其实殿里的动静她并非毫不知情,只是作为奴才的她,怎么敢多闻、多论一句?

    走进殿室,便看见正狼狈的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的穆景,入室的她被吓坏了,她不敢相信她们的皇上竟然会这样粗暴地对待这位新皇后。

    “娘娘,你怎么样了?”小宫女小心翼翼的将穆景扶起来紧张的呼道。

    穆景被小宫女扶到梳妆台前坐,借着淡淡的月光,宫女可以很清晰的看见穆景脸颊的那道伤痕,心中一颤,跟着手上的象牙梳就这样直直的垂露落在了地上。

    闻声,穆景悠悠的转头看着她面如表情的歉意道:“对不起,吓到你了。”

    “请娘娘恕罪,娘娘恕罪……奴婢再也不敢了……”小宫女被这样冰冷的穆景给惊住了。只听‘咚’的一声,宫女就跪到了地上,她害怕极了,她害怕这位新主人,也同宫里的其他女人一样恐怖。

    “你先起来吧!本宫没有要责怪你的意思。”穆景目不转睛的盯着镜子里的容颜,静静的思考着另一个问题。

    “娘娘……”小宫女意识的抬起头望着穆景,一脸的不可思议。

    不用看也知道她的小脑袋里在想着什么,穆景的嘴角噙着一丝冷笑:“起来回话,你叫什么?颦儿呢?”

    小宫女这才起身忐忐忑忑的回道:“谢娘娘……奴婢没有名字,奴婢自幼被卖进皇宫,是前几天才被分到‘洺露宫’做事的。颦儿……颦儿姐姐她被太后娘娘传了过去,现在还有回来。”

    无名?“那本宫赐你一名可好?”穆景细细的打量着身后的小宫女,长得眉清目秀的,只是身体显得十分的娇弱,年纪看起来也不大,仿佛只有十二、三岁左右,想必是长期受到压迫的结果吧!

    也许在这会吃人的后宫,在自己的身边多一个心腹就是对自己对一份的保护吧!穆景这样想着。

    “谢娘娘赐名!”小宫女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谢道。

    时间真的可以淡化一切哀愁吗?对于铭刻于心的那些事情呢?“铭刻于心,铭心……就叫铭心可好?!铭心喜欢吗?”穆景转动着清澈的明眸淡淡的问道。

    得名后,显得十分开心的宫女感激的在地上叩了几个响头,略带哭腔着说道:“铭心谢娘娘赐名!”

    她真的好喜欢这个名字,铭心!就像那些年自己走过的那些艰难坎坷一样时时刻刻都提醒着自己,刻骨铭心!

    “铭心,很晚了,你把这里收拾一,也退休息吧!”穆景撇着这一室的狼藉还有那床上的斑驳血迹,她的心不由得颤抖了一,放佛心里还有些后怕……

    “是”说便铭心就开始麻利的收拾起了寝殿,将沾着血迹的帛锦收起来,心想着它的意义,换好床单又为穆景简单的梳洗了一番,才退出了寝殿。

    铭心?颦儿?比起从前的自己来说,身边的人好像越来越多了,可是……穆景挽起自己的袖子,动作娴熟的为自己手臂上的伤口上着药粉,这种药粉穆景已经随身携带好多年了,因为自己身为人的关系会经常把自己伤的的遍体鳞伤,所以不觉中她早已养成了这种习惯。

    躺在床上,穆景静静的回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仿佛就像是一场梦似的,母亲与自己终于回到了那个子,虽然是以那样的方式……自己还阴差阳错的代替别人嫁进了皇宫,遇见的这位狂暴的残主,真不知道这是她的厄运还是她的命运!

    该怎么办?皇宫不是她想来的,现在这位君主看样子也很厌恶自己,如果能有任何一个方法使他远离自己,她一定会不留余地的去尝试!

    可是……

    现在的她就如一只被折断翅膀的小鸟,怎么样才能出这座金丝笼呢?

    困意渐渐袭来,穆景疲倦的闭上的双眼,期待着这一觉醒来一切又会回到原点…

    </div>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