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chaptercontentwapper">

    第十章:洛妃的背后

    “洛妃姐姐说的不错,臣妾们都可以证明……”

    一群叽叽喳喳的声音让北野皓然心烦到了极点,心里对这皇宫更是平添了几十倍的厌恶。

    “闭嘴!再多说一句你们都可以滚了!”北野皓然不耐烦的怒道,再看了眼怀里不省人事的女人心里一横道:“你们的所作所为本王和皇上一清二楚,这一次就算是本王给你们的警告,若有次,本王一定不会放过你们!好之为之!”

    怎么可能?华贵妃身子不由的一顿,她能感觉到落在自己背后的那束目光,好陌生。

    难道说这些年她努力维持的典雅形象,就这样毁之一旦了吗?

    “王爷,臣妾想你一定是误会了什么,箐儿妹妹是在帮臣妾教训眼前这个不懂事的奴婢,她并没有想要冒犯皇后姐姐的意思,还请王爷明察。”华贵妃端正着身子说道。

    “王爷,是贵妃娘娘她们先说小姐的不是,奴婢才……”颦儿能看出然俊王是站在她们这一边,所以她才敢挺直的腰板。

    北野皓然瞪着她又瞟了一眼正站在她身后不远的人冷冷的说道:“贵妃娘娘想做什么你自己心里明白!本王告退!”

    说罢,北野皓然便再也没看她们一眼,一把横抱起穆景大步离开了现场。

    北野皓然没有顾忌到北野晟诧异的眼神,此刻在他的心里只有一个目的,他不想让她出事,一点而也不想。

    “如儿,洛妃,今日之事朕希望你们可以适可而止!如果让朕知道还有次,一切宫规处置!听明白了吗?”北野晟接过华贵妃的话,冷冷的说道。

    相信北野晟把话都说了这份上了,她们也不敢再有任何的反言了。虽然在她们的心里都很不甘愿,可是事实已成定局,她们又能怎样?难道不承认就可以了吗?在皇宫这个吃人的地方,谁能保持心口一致?

    虽然连连的认错声侧响响在北野晟的耳边,可是在他的心里却明白着那个道理。

    “臣妾知错,次再也不敢了。”华贵妃低着头,看样子好似一副真正认错的小媳妇儿。

    “算了!你们都散了吧!”北野晟无奈的说道,一双眸子不由的飘向了远方。

    心里的疑问一层又一层的包裹着他。

    “皇上……”粘人的华贵妃还想贴上北野晟的身子说些什么,却被北野晟出声给制止了。“如儿!不为例!”

    想必他已经把自己的恶行看的一清二楚了吧?柳如烟心里一阵叹息,站在远离恭送着北野晟,听见背后的窃窃私语,柳如烟的脸色变得很难堪,一会儿青一会儿红,脚狠狠一踱也甩着衣袖离开了这里。

    “走罢,走罢……都散了罢!”一妃嫔说道。

    “娘娘……我们……”箐子的贴身宫女在亲眼看过箐子的粗暴之后,她便再也不敢靠近箐子了。

    “云儿,你跟在我身边有多少时间了?”没有了方才的强势与暴虐,此刻的箐子只是一个忧伤的女子而已。

    云儿听不出她话里带出的那些忧郁,也不明白主子为何会突然问出这个问题,可是她还是忧郁了片刻就回答道:“足足四年。”

    是呀?在这座深宫里已经整整呆了四年了,当初的渴望早已被无奈与现实渐渐磨灭,现在的她还抱有什么希望留在这里?生存在这里!

    “云儿,你应该明白原本的我不是那样的,请你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好吗?”箐子看着云儿那怯怯的眼神,心中一阵刺痛,“如果一个人看见了自己的灭族仇人之女还能保持平心的态度,一定非神即圣。简而言之,云儿,站在你面前的女人只是一个平凡而又普通的女人,所以你不要讨厌我可以吗?”

    或许很多人看见了这样的一幕都不能理解,为什么这位高高在上的主子要这样低声气的乞求着一个卑贱的宫女,可是,只有箐子才懂得这里面的含义。

    四年前,被誉为北国北国第一才女的宇文箐子被风风光光的嫁到了这里,从此她便褪去了本来的纯色换上了一身华丽的宫装,过上了这人人羡之不已的人上人生活。

    皇恩、圣宠将整座宇文府照耀的光辉靓丽。

    可是,好景不长的宇文府到死也没明白他们到底犯了和错而招来了灭族之灾。

    众官联书弹劾宇文大将军通敌叛国,一夜之间宇文府血流成河、无一人得生。只余宫中孤零零的一人被贬落在了冷宫,直至两年前宇文案被重翻而沉冤得雪后才恢复了宇文箐子的妃位,可是,当她重新站在这居高的位置上的时候,一切都变了模样。

    这些年她集中了不少了力量,也查出了不少关于当年的惨案的原由。她知道很多人都明白她的家人并没有做那些不可见人的事,可是畏于背后势力的强大,畏于背后黑手的残暴,无人敢动、无人敢奏而已!

    </div>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