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chaptercontentwapper">

    第十二章:逼问、梦醒

    北野皓然把扼在脖子上的手一松,颦儿的身子就这样直直的垂落在了地上,“知道这是欺君大罪吗?如果被皇兄知道,你知道其中的厉害吗?相府上几百条性命还能完全吗?说不说!”

    “王爷,小姐真的是相府的千金!奴婢绝无半句谎言!”颦儿目光变得异常的坚定。

    北野皓然捏紧了拳头,很想发怒,可是他却怕他的怒气会吸引更多的宫人闯进这里,“一年前,本王见过她。”北野皓然咬牙道。

    “想必王爷一定是认错人了,小姐从未踏出相府半步谈何见过?”虽然颦儿心里有惊,可是现在的她更多了一份心眼,她清楚的明白着自己头上顶着的人头不止她一个。

    “颦儿,本王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还不说实话……”北野皓然压低了嗓子,很明显他不想吵到某人,可是恰好不好的这句话惊醒了穆景,只见她很努力的摇了摇自己的脑袋,坐了起来。

    看着眼前的陌生男人和跪在地上却不低头的颦儿,她摇晃着身子走到了北野皓然的身边半福着身子说道:“颦儿没错,要怪就怪臣妾吧!是臣妾管教无方,触犯了贵妃妹妹,请皇上赐罪。”

    她把自己当做了皇兄?北野皓然有些好笑的盯着穆景这双松惺的睡眼,“皇嫂,有礼了!”北野皓然轻笑道,瞬间像变了个模样。

    “小姐,是然俊王。”颦儿用手扯了扯穆景的裙摆。

    穆景傻气的眨巴眨巴眼睛,脸微微一烫,有些尴尬的抬起头。可是一秒她却徒然的脚底一滑向后仰了过去,他……他……站在她面前的人……穆景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脑海里的画面在速的重组与拼凑着,他竟然是……王爷!

    他终于再次出现在自己眼前了,这是梦吗?穆景的身子稳稳的落入了北野皓然的怀里,暖暖的,就如当初一样让她可以揪着心随着他的脉搏一起跳动。

    “是你吗?”穆景的眼眸泛红,语气中也带着一些激动。

    北野皓然心中一动,从她的眸中他看见了那日一起许的约定,可是现在……“皇嫂,你没事吧?你的身子很虚,臣弟已经派人去太医院给你抓了些补药,希望可以对你的身子有帮助。”北野皓然放开穆景的身子说道。

    “你不认识我了?你真的不记得我是谁了吗?”穆景捂着胸口往后退了一步,好痛,为什么老天要让她以这种方式与他相遇?

    明明她就能感觉到他的存在,是他,真的是他,当初带走她心的那个男人,可是现在他为什么要装作不认识她的样子?难道他至始至终就没有把她记起过吗?难道一直以来都是她一个人在一厢情愿!

    “臣弟怎么会不认识皇嫂,皇嫂是臣弟代皇兄从相国府迎进宫的相府二千金,臣弟怎么不会认识?”北野皓然往后稍稍移了几步,他不想让她看见自己眼里流过的那些伤痛。

    只是这样吗?穆景难过的想着,想要再靠近北野皓然的身边可是她的身子却被再次禁锢住了,“看样子皇弟和嫂嫂相处的不错哦!”北野晟那邪魅的声音让穆景浑身一颤,她不会忘记昨晚他对她做的一切。

    “奴婢参见皇上!”

    “皇兄,你来了!”显然北野皓然早就看见了北野晟的影子。

    “你退,这里没你什么事了。”北野晟的目光冷冷的打在颦儿的身上。

    闻言,颦儿抬眸看着穆景,似乎想给她说一些事情,却见穆景向她轻摆了摆头,便一声不吭的退了出去。

    “你可以放开我了吗?”穆景的语气很淡,不仔细听,旁人根本就听不见。

    北野晟抽动着嘴角,不过还是如言的放开了穆景的身子。

    “皇弟,你到底隐瞒了什么?朕记得,这些年有关相府的大小事朕都是亲手交给你去办的。”北野晟冷不伶仃的说道。

    原来他们早就开始查相国府了,穆景眼里闪过一抹精光。

    “臣弟绝无任何隐瞒。”北野皓然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却不自觉地瞟向了穆景那边。

    如果说在查相国府中对他有什么隐瞒,只有这一件,唯一的一件。

    “真的?”北野晟嘴角的那抹笑意并没有消失。

    北野皓然垂着脑袋没有搭话。

    “你和皇后认识,这事为何不曾听你说起过?”北野晟话题一转,再次看向穆景的时候眼里却多了几分不可思议。

    </div>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