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chaptercontentwapper">

    第十五章:有人欢喜有人忧

    被关进大牢的穆景后来才知道死者也是北野晟的一个妃子,不过早在两年前就被打到了冷宫,从此便无人问津了。这次突然被害,虽然影响不大,可也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所以穆景就这样背了杀人的黑锅,接受着这场突如其来的牢狱之灾。

    “皇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怎么会杀人!你放了她,我绝不相信人是她杀的!”这个消息很快就如微风一般吹落到了北国上,北野皓然是第一个赶到‘擎天殿’的,当然他也是最最担心她的那一个。

    “皇弟不是朕不想帮你,可是刑部那边已经掌握了足够的人证、物证,所以朕也没办法,她命该如此,你就不要再说些什么了!”北野晟把一本刚批改完的奏折扔到北野皓然的手里,脸上并无半点波澜。

    她的生死,似乎与他沾不上一丝的关系。

    “不,皇兄这不是她的命,她是无辜的,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救她。”北野皓然看着奏折上的文字,心里更痛了,他只有一想到此刻的她那么无助的蹲在天牢里,他就痛的不能呼吸。

    不管他现在的话是否会触怒他的兄长,他只想要她无事。

    “皇弟你……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她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为什么你要一次又一次的为了她和朕作对!”北野晟扶额痛道,他看着自己的弟弟为了一个陌生的女人处处与他针锋相对他心里就更气了。

    “如果皇兄你不帮臣弟,那臣弟就只好自己行动了!”北野皓然拱手道。

    现在的他一刻也等不了了,他想立马为她沉冤昭雪还她一个清白之身。

    “皇弟,不可胡来……”

    “臣弟自有分寸!”北野皓然说罢,便迈着大步离开了宫殿。

    “皇弟……”北野晟的眉头已经缩到了一起,他在为他的皇弟而担心。

    北野晟叹了一口气呼道:“敬释!”

    “臣在!”一个人影瞬间便出现在了北野晟的面前。

    “立刻带人严密监视相国府的情况,有任何动静,立即向朕禀告!”

    “臣遵旨。”

    敬释离开后,北野晟又拾起了被北野皓然甩在地上的奏折,次页正是对穆景的最终判决“赐死”,简单的两个字却没有被北野皓然看见。

    ‘吟华宫’

    “娘娘,皇后娘娘被捕入狱了。”一宫女兴冲冲的跑到柳如烟的身边说道。

    “为何?”柳如烟端着一杯茶平静的问道,仿佛这事她早已知晓了一般。

    “听宫人说是杀害了一名冷宫的妃子,叫……好像是叫成……”

    “成渃,柔妃对吗?”柳如烟把话接道。

    “对对对,就是柔妃。不过她现在已经死了,就是被皇后娘娘给杀害的,听说在皇后娘娘的身上都搜到了杀害柔妃的凶器,看来这次皇后娘娘是在劫难逃了。”宫女有些幸灾乐祸的讲着。

    “小翠,小心隔墙有耳。这些话憋在心里就好了。”柳如烟有些后怕的撇了撇殿外,见无人,才安了心。

    被叫做小翠的宫女不以为然的瘪了瘪嘴,在她的眼里她家的主子就是最大的那位,还有什么好怕的?

    “娘娘……皇后娘娘真的有这么恐怖吗?”虽然小翠没有见过那位新皇后,可是她听别人到处谈论说这位新皇后就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这倒让她有些心生惧意了。

    柳如烟扯了扯嘴角,牵强的笑道:“魔由心生,人人亦可成魔。她不恐怖,恐怖只是人心。”

    她的身上也背负着家族的使命,她时刻都在提醒着自己的不要肆意妄为。在宫里这些年,她一直扮演着一个贤淑的女人,可是在渐渐中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习惯了有他的生活。

    在人前她总是趾高气扬,可是在他的面前她却温顺的像个小绵羊。

    这些年她已经洞悉了宫里的一切,不喜她的周太后,处处与她作对的小妃嫔,表面宠爱她的北野晟还有对每个人都冷冷淡的洛妃,还有现在的皇后……好似这一切都与她无关紧要,可是她知道这些事的背后藏着一个巨大的谜团,包裹着宫里的每一个人。

    只是她选择的不是去揭开谜团,而是任其自由的膨胀,直到爆炸的那一天。

    “娘娘,奴婢不懂。”小翠红着一张小脸,低着头。

    柳如烟一顿,“不懂亦是懂,走吧!陪本妃去趟洛妃哪里,想必她哪里应该要比我们这热闹一些吧!”

    这小翠就更加疑惑了,洛妃不是被皇上罚禁足了吗?怎么还会比这里热闹呢?

    </div>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