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chaptercontentwapper">

    第十七章:惜洛宫——阴谋

    “爹,她也是相府的一员!她始终都是您的女儿呐,为什么要这样对她,这对她公平吗?爹!再说她现已成后,怎么会与相府脱去瓜葛!”这是宋闵琥第一次开口反驳自己的父亲,他只是心疼自己的妹妹,这有什么错?为什么他爹要一次又一次的阻止他进宫面圣。

    “她是不是我的女儿你心里还不清楚吗?最后一次警告你,她的事以后不许插手!如果你真的要插手管闲,休怪本相对你们母子不客气!”宋严将茶杯重重的放落在桌上,怒声道。

    这话说的很明白,突然让宋闵琥明白了一个事实。在宋严的心里他们所有的人只是一颗微不足道的棋子而已。大姐是,三妹是,母亲是就连现在的他也是。

    “爹,你放心,孩儿绝不会再忤逆您了。”宋闵琥颤抖着身子无力的说道。虽然他知道现在穆景的处境一定很困难,可是他也不想让他的母亲因为他的冲动而出任何事情。

    ‘惜落宫’一名看上去有些猥琐的男子正弯着腰恭恭敬敬对洛妃回禀着事情。“娘娘,您安排的事微臣已经办好了,不知娘娘还有什么吩咐?”

    “为何那个女人还没有被处死?”洛妃似乎对现在这个局面很不满,她要的是一个死字,而不是让她平安无事的被关在牢里。

    “回娘娘的话,微臣这边的官员已经联名上书要皇后一命换一命,只是有然俊王在从中作梗,所以想要处死皇后还没有那么简单,请娘娘在给微臣两天时间。”男子的头上已经冒出了微微的细汗,手心也是。

    “他?你是说十四爷在明着暗着帮皇后对吗?”洛妃将声音微微提高,在这里她是不需要介怀什么的。

    “正是。”男子擦了擦额上的冷汗,心头闪过无数次的悔恨,为什么当初他会瞎眼看上了这个女魔头!

    “不会想点办法在他不知道的情况处决她!你脑子是猪脑子吗?”

    “娘娘……十四爷他的身份我们动不得呀!”男子说话已经开始打结了。

    “毒杀、暗杀这些你也试过了?我只要她死!”洛妃越说越激动,她想要看到的只是一具尸体。

    听着这话男子的身体不由的开始了颤抖,他是一个官员,虽然寄于她的手,可是这些年他没有真正害过一条人命呀!他本就是一个胆小怕事的小人,可是让他去杀人,他真的有些难做。

    “洛洛,你放过我吧!我不想害人,你放过我吧!”无限的恐惧紧紧包裹着男子,他仅有的一点支撑力也被洛妃恶毒、冰冷的语言给击垮了。颓废的趴在地上一个又一个的响头是他曾经放的自尊与破碎的爱情。

    洛妃抬着指尖一点点抬起男子的颚,唇边勾着一抹淡淡的冷笑:“你没资格叫我洛洛,早在你放弃我的那一刻起你就注定要成为我这一世的奴隶了。你知道现在的你有多可怜吗?你知道你现在匍匐在我脚求我的样子有多可笑吗?升大人,升平哥哥。”

    洛妃收回手指放在自己嘴边抿了抿,“你不想害人,那就等着你的爱妻为你收尸吧!”

    “洛洛,不要!我听你的,我什么都听你的,只要不伤害我的家人我什么都愿意,什么都愿意。”男子突然像发疯一般的抱住了洛妃的腿,哀求着她。

    “你放心只要你按本妃说的做,本妃一定不会为难你,至于你身上的毒只要这事一结束本妃一定亲手为你解开。从此你规规矩矩做你的刑部尚书,与本妃再无半点关系。”洛妃猛地抬脚踢开了男子,在她眼里显露的只有厌恶与痛恨,对于从前的那些不知人事而犯的错一点怀恋的意思的都没有。

    “洛洛……”

    “闭嘴,升尚书!这里有足够分量的毒药,你带着,明天我就要听到那个人死亡的消息。”洛妃背对着他拿出一包早已准备好的毒药包,放在木桌一角,嘴里冷冷一哼,转身走到了屏风后面,只见她在屏风上动了动,便听得一声摩擦,再看屏风后,早没了洛妃的人影。

    天牢,北野皓然前脚刚离开不久一道圣旨就紧接而来。“圣旨到!宋婉茹接旨!”一太监尖着嗓子吼道。

    “宋婉茹接旨!”穆景弯了弯身并未跪。

    太监见此也没多说一句,只是斜着眼睛瞟了她一眼,里面有不屑、嘲讽、憎恶还有太多太多让穆景看不清的因素。

    </div>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