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chaptercontentwapper">

    第十九章:颦儿之意明

    穆景摇着头,这种生活她明白。所以她不想连累她们任何一个人,就连到现在都没有搞清楚来路的颦儿也一样,她是不能连累的。

    “主子……这里什么都没有,你让我们留来照顾你好吗?我们什么都不在乎,只想留来和你在一起。”铭心蹲在穆景的面前。

    穆景低着头,长发被拨到了一边,苍白的脸色与身上穿着的灰色囚衣看起来如同一位四五十岁的妇女。

    “铭心,你年龄还小不懂事。这个地方不是你该进来的!”穆景轻轻的推了推铭心的身子严厉的说道。( 平南文学)

    “主子……奴婢……”铭心心有不甘的还想要说些什么,却被颦儿打断了:“小姐,你的手臂是不是在牢里受的伤?快让奴婢看看你的伤口。”

    随着颦儿的惊愕的目光,铭心看见了穆景手臂上渗出的丝丝血迹,而且还是那样一个位置。

    穆景挣扎着站了起来,似乎又扯到了伤口,深吸一口气,微微蹙眉:不必这么麻烦,一点小伤在牢里刮着的。你们该走了!”

    “小姐!”颦儿把她的身子扶好不敢放开,深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动作就会将穆景又推到了地上。

    “主子,你等等奴婢这就去找些伤药来。”铭心说完便快的朝门口的方向跑了出去。

    等到穆景想要阻止她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小姐,让我看看你的伤口好吗?”颦儿把穆景扶着,目光死死的落在了穆景的手臂上。

    “不用了,扶我去门前看看可好?”穆景掩了掩袖子,眸子变得很深沉。

    “小姐……”

    “你在想些什么,我都明白。不错,就是你想的那样,我们没有发生关系。”穆景叹了口气,慢慢走向门口。

    颦儿有些惊讶,又有些不明白。可是当她回想起她与然俊王的关系的时候,她又有些明白了。“小姐,你和十四爷……”

    “没有关系!”想也没想穆景直接回道。随即回头瞪了颦儿一眼:“颦儿,不管你是抱着什么目的留在我的身边,但是我有一点要告诉你,如果你或是你们想要动他丝毫,必先踏过我的尸体。”

    “小姐,我不会的、我不会的,相信我,我已经和相爷脱离关系了。”颦儿急急的说道,想要澄清自己与相府的关系,可是却在拉扯中抓上了穆景的伤口,痛的穆景一阵冷汗直冒。“对不起,对不起……”

    穆景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相信眼前的这个人,城府太深而至于看不清她的本质。淡淡的摇晃着脑袋,“颦儿,我该相信你吗?我现在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你还要跟在我身边干什么?你可以出宫重新回到二姐的身边,她应该更需要你吧!”

    颦儿使劲的摇着头,她就快要急哭了。她承认她一开始跟在穆景身边的目的是为了监视她的一举一动,好让相府那边平安无事。可是到头来才发现相府那边根本没有当她们是一回事,从穆景被打入天牢之后,她也和相府联系过,可是让她等到了却是这个残忍的消息。那一刻她就懂了,把她当人看待的只有这位似主非主的女人。,所以她也愿意从此心甘情愿的跟随着她。

    “自从和小姐一起进宫之后,颦儿的心里就只有小姐一位主子了。请小姐相信颦儿!”

    相信?穆景在心里划过一抹冷冷的恨意。如果不是因为相信,她怎么流落成这副模样?

    很快,铭心就不知从哪里抱来了一大堆的药瓶,各式各样的都有想是这丫头把她这十几年藏着的伤药都抱来了吧!穆景无奈的笑了笑,正准备唠叨铭心一番。

    “景儿,你没事吧?在牢里没有吃苦吧?对不起,是我无能没有救你出来才害你……到这种地方……”北野皓然的声音就这样令人措手不及的插了进来,成功的穆景泛在嘴边的笑意生生的逼了回去。他走到穆景的面前。

    “十四爷!”一看到他,铭心和颦儿都松了一口气,虽然她们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这么期待北野皓然的到来,可是看到他来她们真的好开心,或许是在他的身上可以让她们看见一种希望之火吧。

    “你们去帮忙把里面布置一,本王有些事想和你们主子谈谈。”北野皓然吩咐道。

    再次回头的她们竟看到了一些宫人正苦力的将睡榻、梳妆台、茶桌……一样一样的搬进了房间,她们惊讶的张开了嘴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前所见。

    </div>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