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chaptercontentwapper">

    第二十章:北野皓然的心意

    “颦儿姐姐,我是在做梦吗?这……这……这些……”铭心不可思议的瞪大着眼睛用手肘拐了拐身侧的颦儿惊呼道。

    “王爷,我是戴罪之身怎可享受如此待遇?还请王爷收回这些不该有的东西。”穆景紧蹙着眉头看起来有些不悦。

    铭心两人回过头不解的望着穆景。

    “还不快去?”北野皓然沉声道。

    这声吼得两人顿时一个激灵,连连的答道:“是、是!”。两人快的速度跑开,一秒后铭心却又快的跑了回来把怀里的药瓶塞在了北野皓然的怀里,说道:“这些都是治伤的药。”就说了一句,铭心便又急急的跑进了房间。

    伤药?“伤药?你受伤了?怎么好好的突然会受伤?哪里受了伤?快让我看看。”北野皓然紧了紧怀里的药,一双好看的眸子里全是满满的担心。

    “别听小丫头胡说,我好端端的怎么会受伤!”穆景把手背在了身后,勾着唇角看着眼前如此紧张的他。

    原来他也会这样的紧张自己,不就是一点皮肉之痛吗?犯得着她们大惊小怪的?不过虽然穆景这样想着,可是在她的心里却是被他们深深的感动着。

    北野皓然看着她的动作他就知道她是在刻意的隐瞒着什么,他把怀里的药瓶丢在门角一把拉过穆景的手,“跟我走!”

    “你干什么?放开我!你想把我拉到哪里去!”穆景在他的身后大叫着。

    北野皓然没有回答,仍旧拉着她的手一路穿过冷宫的大门。就这样穆景在众目睽睽之堂而皇之的离开了冷宫之地。

    在穆景的惊愕,北野皓然带着她已经穿过了一片浓密的茂林,跃过了一条不是很宽的河流,展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个美妙绝伦的天外之界。

    青草艾艾,百花齐放,鸟儿在枝头唱着欢快的曲子,鱼儿在碧潭里自由的穿梭着……看着这美美的一切,穆景的心头洋溢着一种异样的幸福感。

    “怎么样?心情有没有好一点?”北野皓然伸出手,正好接住了一只绿色的蝴蝶,把它小心翼翼的放在了穆景的眼前。

    “嗯,好漂亮的蝴蝶。”穆景收了收手臂,虽然这里很美也没有外界那么冷的温度,可是对于只着单衣的穆景说来却是冷到了极点。一笑,“王爷,好雅致,这么美丽的地方也能被王爷找到,想必王爷一定是用了不少的心思吧?”

    北野皓然噘着嘴笑了笑,“不谈这些,这里没有其他了,先让我看看你的伤口。”说着,北野皓然就把手让在了穆景的肩上,只是轻轻的一碰,穆景色身体就离开颤抖了一。

    “都说了没有受伤,王爷男女授受不亲,还请王爷自重!”穆景有所戒备的后退了几步,低着头并没有看见北野皓然那双受伤的眸子。

    “景儿,你在怪我没有救你吗?”北野皓然脱自己外衣给穆景披上了肩上。

    “王爷……”其实现在的穆景很矛盾,她想刻意的与他保持距离,可是她的心却总是在不由自主中的渐渐向他靠近,越来越近。“我不是那个意思……”

    “你知道吗?那天我在冰湖边等了你一整夜,却始终都没有等到你,我以为这一辈子都再也见不到你了……可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却是,当你再次出现在我面前的的时候……你知道那个时候我的心有多难受吗?”北野皓然紧紧的捏着穆景的双肩,一双黝黑的眸子看起来是那样的悲凉。“景儿,我知道你怪我那天我说我不认识你,可是你有想过我们的身份吗?当着皇兄的面,你让我怎么去回答……?难道你要我直接告诉我的皇兄说你就是我喜欢的女人吗?我做不到!皇兄一定会接受不了……”

    “那你现在为什么又要承认?”穆景打断他的话,推开他的手,转过头让人看不清此刻她的那些情绪波动。

    那天他真的也来了吗?穆景在心里又惊又喜,可是又想起那天她独自寞落的回到小破时的那种绝望与凄凉,再多的惊喜也瞬间化为了空气。如果她们之间真的有缘,上天会不给她们那一次的相见吗?可是现在……他是高高在上的一国宠王,而她只是一位被天之人唾弃的废后,这样的他们还有什么可能呢?

    “现在……我……我……”被穆景这样一问,北野皓然突然变得有些惊慌了,口齿也变得吐吐苦苦。然而低着头的北野皓然也不难让人看出此刻正浮在他两侧的两片红晕,这让旁边的穆景有些不知所云了。

    “你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穆景傻傻的把手放在了北野皓然的额头,尽管她想与他保持一定的距离,可是她还是这样情不自禁为他担心着。

    “没有,景儿,我喜欢你。我想带你出宫!”北野皓然擒住她的手,深吸了一口气。好似憋了许久的话,终于说了出来。

    </div>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