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chaptercontentwapper">

    第三十章:无谓的挑衅

    “颦儿,没事。如果你不想说,我也不想为难你。你去把王爷送来的花茶泡一些,看样子,今天这冷情的‘冷苑’是平静不了了。”穆景用眼神有意无意的扫了扫房外,其实她并不想与那些人见面的,可是她们既然来到这里,她就应当做好待客之道。

    至少,这是她内心的真实所想。

    “小姐,你知道我不是不想说,我……”颦儿有些纠结的吞吞吐吐的说道。

    “我知道,你去吧!”穆景抿嘴笑了笑。

    院里,云儿已经扯住箐子的衣服让她停了动作,“娘娘,她们已经进了。”

    “走,我们也进去看看,本宫倒要看看她能忍到何时!”箐子奋力的踱着脚,咬牙愤愤的怒道。

    几步之遥,箐子却走的极慢。

    她一边努力的维持着自己高贵的身份与妆容,而另一边却在用脚不停的将小石道两侧的花盆绊倒再一一的踏过。花草在箐子的脚哭泣,箐子在花草的头顶肆虐的嘲笑。

    “罪妃宋婉茹参见洛妃娘娘,祝娘娘万福金安。”穆景福身拜道。

    箐子冷眼瞥了她一眼便从她的身边饶了过去,打量着这间房间。不大,可应有尽有。这让箐子的心里又产生 一种极大的不平衡感,可是这一次她却没再轻易暴露出来了。

    “人人都说冷宫是一所连恶鬼都不愿进来索命的破地方,可是本宫怎么越看越不想宫人所传的那样呢?难道这就是身份不同享受的待遇也不同了?哎!真是可怜了对面住的那些前辈们……如果每个犯罪的人都能受到这样的‘处罚’……”箐子的手指一一触碰着房间里的各种家具,嘴里的话怎么听怎么尖酸、刻薄。

    “我们小姐才没有杀人,那都是被人诬陷的!既然‘冷苑’容不娘娘这尊大佛,那就请高贵的娘娘移尊他处吧。恕奴婢们待罪之身不能远送!”颦儿毫不客气的回击道。

    “颦儿,退!”穆景看着箐子眼角流出的怒气,心中一跳,赶紧把颦儿拉过一边,并端过一杯茶水递到箐子的面前说道:“颦儿不懂事,还望娘娘不要见怪。这是婉茹为娘娘亲手泡的花茶,请娘娘解解气。”

    谦和、轻柔的语气让箐子再想发难也难,满不在意的接过茶杯轻轻吮了一小口便放了。

    “不知娘娘今日屈身前来所谓何事?”穆景见箐子喝了茶,才开口问道。

    虽然,她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招洛妃如此的讨厌,不过,只要还有一丝的转机她就不会放弃。

    这个世界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这是她的教训。

    “想看看姐姐过的可好呀!”箐子冷声冷气的说道,“不过,看来是做妹妹的多心了,以姐姐的聪明才智怎么会过的不好!”

    这声姐姐可不敢当,穆景抖了抖身上泛起的鸡皮疙瘩,还是那公式化的笑容说道:“谢娘娘关心。”

    看着穆景脸上那张无谓的笑容,箐子恨不得把它一把狠狠的撕破,只见她一手挥掉了桌上的所有杯具,指着穆景歇斯底里的吼道:“宋婉茹,你还没有搞清楚自己的立场吗?你已经不是那个受人人尊敬的高贵皇后了,现在的你只是一个阶囚、阶囚知道吗?相国府涉嫌杀害朝廷命官、与敌国通奸等多项罪名,已经彻底玩完了。你以后就再也走不出这所牢笼了,怎么样?死心了吗?还能笑得出来吗?如果我是你,早就用一根绳子勒死自己算了!”

    可是,箐子的这些挑衅并没有将穆景脸上的笑意击退一点,穆景微微挑挑眉,“如果真的完了,那就不是相国府了。”

    箐子猛地后退了一步,她只是想用相国府的事刺激一穆景,可是……

    箐子虽然不能了解穆景所言的含义,可是她却明白了一个道理,那便是‘如果相府真有她想象中这么容易垮台,还算是叱咤风云的相国府吗?’

    </div>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