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chaptercontentwapper">

    第四十六章:近在咫尺(二)

    “王爷……”大厅里的人都开始为北野皓然着急了,他的身体实在太虚了,如果他还是这样一意孤行的做事,总有一天他的身子会被累垮的。

    然而,北野皓然却是毫不在意的挥着手打断他们的好意,继续说道:“如果你们都清楚了本王的方才所言,那你们都退吧!本王想和阿况谈些事情!”

    “夏公子你看……这……”秦伯犹豫着看向允况。

    “秦伯,你们放心,我不会让他有事的。”允况还是这句话,可是天知道要他现在说出这句话是有多没底。可是为了让他们安心,他能不这样说吗?

    大厅里的人谁也清楚北野皓然的性格,都愣了愣也便叹着气退出了房间,留了允况与他两人。

    “王爷,现在你不用装了吧?赶快坐来把这些药都吃了!”允况扶着他坐在了椅子上,随即从自己的腰间取出了一个药瓶递给了他。

    “还是阿况你最懂我!”都到这种时候了,北野皓然也不忘裂开了嘴与允况玩笑着说道。

    “真不知道你是在装给谁看?明知道自己的身子已经……还不知道爱惜吗?如果让太后她老人家看见你现在这个样子,真担心她老人家会受不了……哎!也不知道我夏冢家上辈子是欠了你北野皓然什么了,这辈子要我族几代人为你保命!”夏冢允况自顾着坐在了北野皓然的旁边一边喝着上好的龙井,一边啰啰嗦嗦的抱怨着。( 平南文学)也不去看北野皓然已经变的铁青的脸色,他只知道,把这些说出来之后他的心头就会好受的多了。

    虽然北野皓然的心早在看见穆景化为轻烟的那一刻就便的麻木了,可是今日再次听到从允况嘴里说出的这些重复的话语时,他的心却是再次出现了刺痛的感觉,这是从穆景出事之后,他第一次有了不是为她疼痛的感觉,他皱紧了眉头。

    允况的话还在断断续续的说着,而北野皓然却是脸色越变越沉着了……

    “阿况,不知不觉她已经离开我大半年了……”北野皓然突然失神的问道。

    允况的身子一顿,放了手里的茶杯有些无厘头的看着他,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这样说。

    “王爷,尸体是你亲眼看见的,难道你还没有接受那个事实吗?她已经走了,不会再出现了,真不知道你这样惦记着她为了什么?难道你这样做就会让你自己心里好受些吗?王爷!你醒醒吧!她已经走了!”允况一阵猛摇着北野皓然的身体沉声低吼道。

    他好想让他就此清醒过来,可是这样就能吗?允况并有对此抱有太大的希望。

    “不,她从来都没有离开过我!”北野皓然低语着。

    他的声音很小,可是却足以让允况以及房顶上的两个人听见了。

    “王爷!你这样值得吗?”

    北野皓然沉默不言。

    真心爱一个人,何谈值不值?

    “王爷,我们浪费的时间已经够多了,现在边疆要事紧急,江湖中亦是群雄突起也不知其所为,而朝里朝外也被奸臣贼子搞了一片乌云漫布……这样的局面是你愿意看见的吗?王爷!”允况着急的说道,其实这些事他每天都会过来在他耳边说上几次,可是每一次他都是无功而返,就这样他每天带着希望又失望而归。这样不疲不倦、不烦不厌,因为他知道他的努力王爷总有一天会看见。

    ‘王爷,穆景何德何能能够得到你的一片真心?’穆景此时无言可是在她的那双清澈的眸子里,可以清晰的看得见她那满满的感动与痛苦。

    心在不停的抽动着,晶莹的泪水顺着眼角缓缓流,已经浸湿了脸上的整块纱巾,可是那猛然决堤的泪水又怎会轻易的停?

    北野皓然的眼眸暗了暗,这些事情他又怎会不知?只是这些日子他懦夫似的选择的躲避,对那些事不闻不问,却没有想到如今会变成了这般糟糕,或许是他该走出来的时候了。

    咫尺之间的距离为何需要如此多的时间呢?

    </div>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