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chaptercontentwapper">

    第五十一章:风云-相国府(二)

    “属不敢妄言!”筠拱手并往后退了一步。

    筠,宋相手唯一的女性,也是所有人中资历最深的一位,可是面对宋严的问话,她还是感觉压力颇深。

    “但说无妨!告诉他们几个后辈,你眼里的北野晟!”宋严冷眸一凝,看着筠道。

    “师姐,这里就你一个人知道的情况最多,如果你连这些都不告诉我们,这让我们以后怎么齐心协力对抗北国呢?”久久没有说话的一名年轻男子挑着横眉邪邪的说道。

    “默,我不是不想告诉你们,只是……”也许是因为在宫里呆久了的原因,曾经嗜血如命的毒娘子也变得有些犹豫不决了。

    “只是什么?筠!难道连你也……?”宋严是想说背叛的话,可是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现在正是用人之际,他不想因为这一丁点儿小事而折损一员大将。

    “属不敢!”筠一惊,然后看着他们说道:“北野晟与北野皓然两兄弟并不是你们表面所看到的那么简单,这也是这些年我潜在宫里不敢有所作为的主要原因。”

    “师姐赶快说说到底怎么回事?”洛急急的说道,众人之中也就只有他最没有耐心了。

    “洛,你什么时候才能改掉你这个急性的习惯?”筠叹了一口气说道,“先不论然俊王有什么能力来对付我们,就论皇上吧!皇上虽然后宫佳丽无数,表面贪恋美色而废弃朝廷正事,可是,你们却不知道这只是他用来掩饰自己能力的一种伪装,让我们以为他是一个昏君,进而加快暴露我们自己的速度,等到我们的狐狸尾巴露出之后,他就可以不废吹灰之力对付我们了。所以……现在不是我们要不要主动出击,而是必须要寻找一个绝佳的机会,这样我们才能有决胜的把握!主人,您是这个意思吗?”筠叙叙的说道。

    “不错,本相正是这个意思。华贵妃,洛妃,靑妃,淑妃,梦嫔……哪一个不是家势赫赫,哪一个又不是站在北野晟那边的?这样说你们明白了吗?如果我们在然俊王出征之后就对北国进行大范围的进攻,我们未必就能一次性的夺取北国。不过……”

    “主人,属明白了。声东击西,防不胜防。这样我们取胜的把握就更加多了一层!”寒抱拳说道。

    洛和默也若有所思的跟着点着头。

    “筠,你继续回去看好宫里的情况,其余的就等本相的一步通知吧!”宋严锊锊花白的胡须命令道。

    “是!属得令!”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接来就看你们表演了!哈哈…哈哈…”宋严的笑声很恐怖,却惊动不了相国府的任何一人。

    “主人放心,属一定不会让主人失望!”

    ……

    “属告退!”

    五人齐齐的说道,随即他们又是同时一闪,便消失在了房间里,如同从未出现过一般平静,房外也看不见关于五人的一丝身影,就这样离奇般的凭空消失在了宋严的书房。

    ‘北野芎,你抢走的东西,本相一定会让你的子孙加倍奉还给我!血债血还,就算北国有朝一日会血流成河,也解不了本相对你的恨之万分之一!’宋严的眼睛里全是仇怒的杀意,此刻的他如同一头正要食人的怒狮一般,极其吓人。

    自从相国府接二连三发生了那种事之后,整个相府就如陷进了一座冰窖似的,不管走到何处,他们的背后都是背着一股透彻心扉的凉意。

    宋莞茹死了,宋闵琥成了废人,宋莞清同宋莞菱也失踪了,就连那个无能的宋家二少也在外因为调戏少女而被当街打死了,现在的相府就只剩了一座废墟,里面的人亦是疯的疯,傻得傻,对于宋严来说她们只是一个个会动、会哭的玩偶罢了,现在的人走在街上都没有一个人敢提有关相国府的事,深怕一个受难的就是自己。

    可以说现在的相国府就只剩宋严一个人了,索性他也辞了高官,天天闲在了家里,没有人敢前来问候他一声,也没有人敢来打搅这位受此‘灾难’的‘老者’。

    也许这种事发生在别人的身上,是一件让人很绝望的事,可是对于宋严来说?岂不正好如他所愿呢?

    </div>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