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chaptercontentwapper">

    第五十二章:赠别之物

    再过几日就是北野皓然带兵出征的日子了,最近几天北野皓然跑宫里也很勤。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这次出去之后还有没有机会回来!

    北野晟的寝殿-甘泉宫,此时,他们俩兄弟还在把酒畅谈。

    “皇弟,真的没有想过留来吗?如果这里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接来我该怎样继续坚持去……”

    北野皓然轻吮了口清酒,然后把酒杯放了来,“皇兄,没有臣弟,或许你会为百姓做更多的事不是吗?”

    不知是因为穆景的事情夹在了他们之间,还是其他的原因,他们两人的亲密感已经大不如从前了。

    北野晟的嘴角噙着一抹冷笑,他知道他的弟弟还在为了那个女人和自己过意不去,可是,事已至此他又能做些什么?人死不能复生,难道还要他还他一个完好无损的女人吗?

    这已经不可能了不是吗?

    “皇弟,你还不能放她吗?”北野晟走到案台前随手抽出了插在花瓶里的画卷,并当着北野皓然的面打开了它。

    “皇兄?你……”北野皓然看着画里出现的人,他感到十分的惊愕。

    这不像北野晟的风格,他怎么会闲心的画这样一个被自己讨厌的女人?

    “怎么?是嫌弃皇兄画的不够好吗?”北野晟一挑眉。

    北野晟能文能武,又喜舞琴弄墨,所以小小的书画对他来说只是小菜一碟而已。而对于北野皓然所惊讶的不因为北野晟的画工怎样,而是……而是画中之人不正是那个自己日夜苦苦思念之人的画像吗?

    画卷之中,穆景的眼角微微上湾,几乎看不出一丝的忧愁,看似那么的天真无忧,可是隔着那层薄薄的轻纱之却又是怎样的一副样子呢?不得不说北野晟的画工真的很好,他不仅画出了穆景的乐更是在面纱之巧妙的勾勒出了穆景那不为人知的那一面愁,不多不少,恰到好处。

    “皇兄,你怎么会……你怎么会有她的画像?”北野皓然双手颤抖的接过画像,不可思议的问道。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你知道皇兄我最喜欢的就是舞弄这些东西了,偶尔换换风格画画自己不喜欢的东西送给喜欢它的人,何乐而不为?”北野晟耸耸肩无所谓的说道。

    可是,在不经意间,从他眼里流露出的那抹淡淡的伤感,又有谁看的见?

    这幅画是很久很久之前就做好了,开始的时候他只想把它送给画像的主人,让她可以变得像画中那样快乐。无忧,可是……后来……现在,在留着它也没有半点意义了,还不如把它送给一个真正需要它的人。

    “皇兄……对不起!”北野皓然低着头自责的说道。

    北野晟的眉间一抖,“所谓何事?”

    “对不起,那件事让你为难了。”北野皓然很宝贝的将画卷收好,眼里也出现了一丝的明亮。

    北野晟当然知道北野皓然所说的是那件事,他把手重重的落在了北野皓然的肩上,“没有!你并没有做错什么,不要自责了。如果要说错,错就在皇兄不该听从母后的命令,对不起!”北野晟说道。

    “皇兄……”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转,他并不是一个冷血的事,特别是对于自己的家人,无论从前他们之前发生过多少不愉快的事,现在这一刻,他们都是兄弟,一母同胞的兄弟。

    “怎么?都是要上阵杀敌的人了,怎么还好意思在皇兄这里红眼睛?也不怕被你的手们看见的会笑话你吗?”北野晟笑着说道。

    气氛被北野晟轻易的缓和了过来,手里紧紧捏着的是皇兄赠给他最宝贵的东西,北野皓然也轻笑出了声,这一刻,他是幸福的。

    “皇兄,臣弟离开之后,请你务必要看好那两匹狐狸的动况,千万不要放松警惕……”这一次离开京城,其实他最放不的就是这件事了,虽然他也想等把这件事处理完了再去边境,可是……听着面人汇报的各种情况,他又重新制作了一套方案。

    “放心吧,这些我都知道。如果你真的放心不宫里,那你就留陪我一起解决哪些事情,如果你没有想过留来就不要再说这些废话了好吗?还不如陪皇兄多喝几杯来得痛快些!”北野晟烦恼的甩甩头,又拿起了酒壶为他们的酒杯斟满了酒。

    </div>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