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chaptercontentwapper">

    第七十章:南宫锦

    “就算是圣人也不可能在这短短的一炷香时间里就能得到答案!听这位公子的语气,难不成公子已经知道答案而故意不说,是存心想看我们笑话的吧?”穆景毫不客气的把默话里的所有不屑全部顶了回去。

    “呵,有意思!小姐不愧是天第一庄的千金,说话和你父亲一样不喜留人余地!”默将手里的盒子收好捧在了自己的手里,一手有意无意的想要伸到穆景的脸侧取她的面纱。

    封洛紧蹙着眉头,出手把默的手从空中拦了来,“默,不可无礼!”封洛微带着斥责的说道,随即转身对着穆景歉意道:“抱歉,冷小姐,令弟年少不懂礼,还请冷小姐不要动气。”

    穆景摆摆头,其实就算封洛方才没有拦封默的手,他也不会得逞的。

    小小的插曲之后,众人又回到了自己队里开始讨论着关于三大宝藏的事,对于眼前所发生的什么只要不是有关龙脉、宝藏的事,他们统统都会充耳不闻。

    封洛很满意这样的效果,可是表面却没有露出什么异样,而是亲力亲为为他们每个人都挑选了房间,并让人把他们带了去。

    穆景和冷霄的房间是相对而设,隔壁便是西国的公主,还有东国的皇子等人,这是刻意的安排吗?穆景整理好一切就想走出去透透气,没想到刚走出房间就遇上了情绪明显低落的南宫锦一个人走在走廊上,穆景很自然的便跟了上去,“锦王爷,心情不好吗?是不是还在为大殿里的事犯愁?”穆景调皮的轻拍了南宫锦的一肩,然后身子却又闪到了另一边。

    南宫锦果然如穆景所预想的那样,先是猛地将头转到了一边,没发现人才又转到了另一边,看见来人是穆景的时候,他微微的愣了愣开口道:“怎么是你?”

    穆景看着南宫锦傻傻的样子,不由的笑出了声,听见南宫锦对她说话她才停住了笑声说道:“是我有什么好奇怪的?难道锦王爷很不想见到我?”穆景笑眯眯的说道。

    此刻的穆景已经换了一身素白的长锦衣,用深棕色的丝线在衣料上绣出了奇巧遒劲的枝干,桃红色的丝线绣出了一朵朵怒放的梅花,从裙摆一直延伸到腰际,一根玄紫色的宽腰带勒紧细腰,显出了身段窈窕,反而还给人一种清雅不失华贵的感觉,外披一件浅紫色的敞口纱衣,一举一动皆引得纱衣有些波光流动之感,腰间系着一块翡翠玉佩,平添了一份儒雅之气。有种更加让人想要伸手取她脸上的那面薄纱的冲动。

    南宫锦看着此时的穆景,眼底划过一抹惊赞,“冷姑娘误会了,小王只是对冷姑娘的突然出现有些惊讶!”

    “还好、还好!看上去你的心情不怎么好?能说说吗?”穆景眨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望南宫锦。

    “额……怎么会?”南宫锦意识的否认了自己不佳的情绪,也许在一个尔虞我诈的环境中长大的人,在一时间里是不会这么容易就轻信他言的。

    “那好吧!既然锦王爷心情很好,有兴趣陪小女子到处逛逛吗?”穆景做出轻松的样子对南宫锦做出了邀请。

    当然,这种美差搁谁谁会推辞?南宫锦美滋滋的欣然接受了穆景的邀请,和她并肩走在了一起。

    山里的人很少,几乎看不见什么人影,也许这个时候大家都还留在各自的房间里想办法参透‘龙脉’的秘密吧?穆景和南宫锦两人惬意的走在山林里,很轻松,心情也很不错。呼吸着山林的清新空气,两人都觉得心情变得异常的舒畅。

    “锦王爷,问你一句重复的话,你也想一统天吗?”穆景走在前面,手里拿着一根树枝随意的在林间挥舞着,像极了山野里的小女孩一般自由、顽皮。

    南宫锦停脚步,仔细的思考着。

    “想与不想仅仅是一个字或是两个字就能解决的事,有必要这样苦思冥想吗”穆景轻笑着说道。

    “所谓一失足成千古恨,成,则名留千史。败呢?血流成河、尸骨成山换回来的是什么?会是百姓心里想要的安定还是另一个悲剧的开始?古往今来,谁都想统一天,可是又有几个能做到?敢做到?”南宫锦带着一种浓浓的悲愤说道。

    “你真的是这样想的?”穆景不可置信的问道。

    因为在她的意识里除了那个人有这样的想法,恐怕天再也找不出第一个能想他那样爱国爱民的人了,可是眼前这个人……

    南宫锦一挑眉,看着穆景的那双明亮的眸子一字一句的说道:“对!我不想一统天,我只愿天和平,无战无乱!”

    </div>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