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chaptercontentwapper">

    第七十二章:初建信任

    看着南宫锦不断变化的脸色,穆景以为是她不小心说错了话,惹怒了身边的人,便急急的开口道:“对不起,对不起!既然你不想说,我不问便好了,你不要生气可以吗?南宫。”穆景嘟着嘴看着面无表情的南宫锦,看起来像极了一只被欺负的小动物。

    “没有!我没有生气……只是……”南宫锦见穆景误会自己,心里一急,明明很想说出来的,可是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了支支吾吾的声音了。

    穆景叹了一口气说道:“其实,你不必防着我的,我也和你一样,最希望看到的是世界和平、永无战争。而且我是真心想要和你交朋友的,如果你觉得忆然不配和你攀友情,那忆然也无话可说了,谢谢你能陪忆然出来走走……”

    南宫锦听着穆景的话,突然觉得自己有点舍不得让身边这个女孩就这样离开自己的身边了,他仔细的想了想,伸手一把钳住了欲要起身离开的穆景,转头凝望着她:“忆然,留来……”南宫锦的声音并不大却足以让穆景听得一清二楚。

    他那类似于渴求的目光和低沉的声音成功的让穆景软心,继续坐在了那团草堆上,眼睛定定的看着他:“其实你不想说,我也没有强求你的意思,只是见你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怕你出事!”

    “忆然,你认为一个人的权利与地位真的有这么重要吗?”南宫锦的声音很淡,如同是从遥远的天空飘落而至的一样,那般的轻,那般的无力。

    穆景撇头冲着南宫锦笑了笑,“如果权利与地位没有这么重要,你会用什么能力去保护自己身边最重要的人?如果它们没有这么重要,现在还留在龙山上的人又是为了什么?”

    “这就是你的想法吗?忆然。”南宫锦微带着失落的看着眼前这为神秘的女子。

    穆景还是乐呵呵的笑着,其实问她这个问题她也不知道该怎样来回答他。财富、权利、地位,这都源于一个人内心所隐藏的最原始的**。她有,她想他也有,每个人都有,只是可大可小而已。有人可以为了莫须有的名利而做出惨绝人寰的事情,有些人可以为了真实而又平凡的爱人放弃自己一手掌握着的权利…她呢?他们又属于这**中的哪一种?

    “在你眼里的腾云山庄有这么复杂吗?南宫,其实对于那些虚有东西真的没那么重要的。”

    纯净的眼眸可以清晰的倒映出南宫锦此刻的反应,她说的很对,两点都对!一个与世隔绝的幽静山庄怎么能和一个用尸骨累积而成的那座金灿灿的皇宫相提并论?对于那些虚有的东西他何必这般忧心费神?一切的一切不是从他决定离开的那一刻就已经画上了句号了吗?

    “我放弃了太子之位,离开了南国。”南宫锦咧着嘴苦笑着说道。

    穆景的神情有着明显的呆滞,虽然这个情况她也猜到了七八分,可是听南宫锦自己亲口讲出来之后,她还是被愣住了。太子之位是多少人想要却争也争不来的高位与荣耀,他怎么会这就这般轻易说放弃就放弃了呢?

    “那你想过什么时候回南国吗?”穆景问道。

    起先她也有问过他还会不会会南国去,可是那时的她只是意味这位皇子只是单纯的心情不好,是出来散心的,而且她问这句话也只会一句无心的玩笑,没想到……现在这句话却成了锁住他心的一把枷锁,想与不想?回与不回?

    “难道你就不想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做?这样一直问我什么时候回去难道你也是想跟着我一起回去吗?”南宫锦半开着玩笑半认真的看着她说道。

    “如果你想说,我不问你也会告诉我!”穆景把眼睛眯成了一条小缝,让人看不出她此刻心里想的是什么。

    南宫锦微微一愣,不知为什么,在南宫锦的心里总有一个挥之不去的念头,那便是眼前这个人一定就是他一直苦苦等待的那个人,因此他可以选择无条件的信任她并告知他的一切。

    “古往今来,皇室之争、兄弟相残的流血事件你知道多少?”南宫锦把头转向穆景,见穆景‘傻傻的’摇着头,他又偏过了头看着远处,此刻的他双眼毫无焦距如同一具失去灵魂的尸体一般,“嫡、庶之别、长幼之序,是千百年来始终不曾变过的定律,我的母妃是父皇的第四位宠妃-俪妃,而我只是父皇众多子女的其中一个。渺小的我如悬浮在空气中的一粒尘埃,可以轻到什么都不是……”

    </div>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