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chaptercontentwapper">

    第七十三章:风雨来袭的前奏

    皇宫?听着南宫锦说的这些话,穆景的心里有着微微的绞痛,一个普通的贵府里已是如此,何况是那座无比巨大、辉煌的金丝笼里呢?

    穆景有点明白为什么他要这样放弃一切而离开自己的国家了,带着同情穆景的手抚上了南宫锦的肩,“也许事情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每一个做母亲的女人都是疼爱自己的儿女的,说不定俪妃娘娘这样做也有她说不出的苦衷,相信我原本属于你的东西没有任何人可以抢走的。”

    从南宫锦断断续续的陈述中,穆景终于拼凑出了南宫锦现在所处的窘况。然而得知南宫锦面临着欲要被自己亲兄弟追杀的恶况之后,穆景也想到了很多事情。南宫锦一个拥有无数人羡慕的光环与地位,为了保留兄弟之间的情谊毅然决然的放弃了那个闪亮的太子之位,远离异乡寻求解世之谜。他想要的仅仅是国泰民安,然而却没有一个人支持他……

    “什么才是属于我的?母妃从小就把我送到了那个女人的手里抚养,她从没认真的看过我一眼,关心我一,天有这么残忍的母亲吗?忆然,那个地方不属于我,我也不属于那个地方,所以从今以后我与那个地方再无任何瓜葛了。”南宫锦认真的说道。

    “其实你的骨子里还是认可自己的南国人的,在大殿的时候,在你自我介绍的时候,我看着你的眼里就是泛着那种肯定而又自豪的目光,这样的你是不会把自己国家放的。南宫,直觉告诉我在,总有一天你会回去,无论是被别人的强迫还是自己的意愿,总有一天!”穆景站起身眼睛直直的看着他,语气也是极其肯定。

    南宫锦把穆景的话压在心头,沉默不语。

    “算了,时间不早,我们该回去了。”穆景站在南宫锦的面前,伸了个懒腰。

    南宫锦点点头,一次性说了这么多话,好像心里真的不向开始那般沉重了,虽然事情并没有得到丝毫的解决,可是先前的那股压着自己沉闷的感觉已经渐渐消失了。

    “忆然,你认为他们言里的‘龙脉’真的存在吗?”在回时的路上,心情转好的南宫锦好奇的问道。

    “也许!”穆景低着头缓慢的吐出了两个字。

    “也许?”南宫锦一蹙眉,随即又又露出了一个平淡的笑容,“算了,就知道你也不知道!”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其实龙脉是真的存在也好不存在也罢,对我们有影响吗?会改变的它始终都会改变,不会变的即便是再过千百年也还是原先的样子,所以你就不要担心了,一切顺其自然便好。”穆景随意的说道。

    穆景随意的说着,南宫锦认认真真的聆听着,似乎穆景每说过的一句话,他都会非常珍惜的保存在自己的心里,让它萌芽生长。

    两人刚一走到庭院,就有人告诉他们封主在大殿里准备了酒席,邀请他们前去,两人相视一笑,随即跟上了那名仆人的步子。

    两人是一前一后进来的,因为南宫锦说一个女子的名节很重要,所以他到达大殿的时间要比穆景晚好多,这样也就没有一个人会乱以为些什么了。

    简简单单的饭局却透着一股压迫人心的神秘之气,穆景也感受到了,她把疑惑的眸子转向正在一边独自饮酒的冷霄,可是冷霄却若没感觉到穆景的目光吧一般看都没看穆景一眼,继续饮着手里的酒也没有感觉到空气里透着的那股不寻常味道。

    “颦儿,今天午师父来找过我吗?”穆景带着一丝忧虑轻声唤过身边的颦儿问道。

    “有!”颦儿重重的点着头。

    穆景听着这个回答只感觉自己的后背一凉,心里想着‘完了’,这次肯定是惹师父生气了,穆景埋着头盯着自己碗里的白米饭,毫无胃口。

    南宫锦的目光一直落在穆景的身上,正奇怪穆景是怎么了,这时隔壁一桌就传来了几声极其痛苦的惨叫声。

    怎么了?穆景的脑海里意识的浮现出了一个不好的画面,跟着众人都围了上去。

    透过空隙,穆景看见了好几个人都倒在了地上痛苦的抽搐着,不一会儿就两眼翻白,嘴里冒出了浓浓的黑血,场面很乱也很恐怖。

    “这怎么回事?”有人想也没想的就抓过本是龙山的仆人用手低着他的颚恶狠狠的问道。

    “小……小的……不知!”仆人也被这个场面给吓到了,说起话来结结巴巴的深怕一个不小心他的小命就会断送在这个莽汉的手里。

    </div>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