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chaptercontentwapper">

    第七十五章:白痴-白庶

    “小丫头别再哪里胡说八道、危言耸听了,如果一个死的会是本大爷,那这里还有谁会逃过这一劫?你吗?还是那不曾露面的冷庄主?”张雷抖着双肩不屑的看着穆景说道。

    血庄的人一听有人这般看轻冷霄,他们同时提起了手里的剑欲想拔剑向张雷杀去,可是这些小动作都没逃过冷霄的眼睛,只见原本背在背后的手暗暗的捏紧了一个拳头,并动了动身子暗意身后的人不可轻举妄动。

    穆景微微一撇身旁的咸坤,见他没有什么变化才放松了一口气,“也许!”

    “好狂妄的小丫头,你就不怕再也见不到你爹了吗?”穆景的话刚落在众人的耳旁,一句不知从哪个方向飘来的狂妄之声就出现在了大殿的上空。

    大殿里的人都意识的顺着声音的来源找去,可这时哪个不可一世的声音却又消失了。

    “是谁?是谁躲在背后装神弄鬼?快快现身让我们决一死战!”白庶大吼着,而白苍却一直低着头像是在沉思什么。

    经过中毒这一事件的一闹腾,窗外已经变成了一片漆黑,同时也给着大殿里的人增添了一份无形的恐慌,已经有胆小的人开始选择离开大殿了,可是后果可想而知都已经身首异处了,不是因为殿外有埋伏而是因为在殿门口设置的几道暗器已经将他们带到了地狱去,所以在大殿里的人再不敢去尝试这条恐怖之路了。

    “白痴!”穆景骂了白庶一句,就看见白庶的拳头已经伸到了自己的眼前,她也不躲,她就不信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敢这个手!

    果然如穆景心里所预料的一般,白庶的拳头稳稳的落在了她脸侧的石柱上,吓得颦儿等人立忙都扑了过来,“小姐,你没事吧?小姐……”

    “忆然……”当南宫锦看到白庶的拳头划过穆景脸侧的时候,他心里涌上的恐惧把他自己的吓了好一跳。见到穆景没事,他才松了一口气,可是担心还会有这种类似情况的发生,他挺身走到了穆景的身前并用自己的身体遮住了她的大半个身子。

    “南宫,我没事。”穆景看着南宫锦的举动,心里划过一丝暖流,拉了拉南宫锦的手臂对着他露出了一个微笑。

    虽然穆景挂在嘴角的微笑是别人看不见的,可是眼睛却骗不了人,南宫锦却还是无动于衷把她拦在了自己的身后。

    “‘苍狼门’的少主?果然是个白痴!”穆景继续讽刺着白庶。

    “你!别以为有人保护你,我就不敢对你动手!”白庶依旧扯着嗓子冲着穆景大声吼着。

    “白痴、白痴、白痴……本小姐看你该改名叫白痴得了,白庶这个名字套在你身上真是一种浪费!”躲在南宫锦身后的穆景只露出了半个小脑袋,依旧对白庶不依不饶的讽刺着。

    白庶的脸瞬间变得铁青,他紧捏着拳头,全身神经紧绷,这一次是他此生碰到的第一颗铁钉,他好像冲上去把穆景撕碎让她再也无法开口说他半句不是,然后正当他有这个念头的时候,两个不同的声音响起了。

    “够了!”

    “忆然!”

    白苍提着剑走到南宫锦的身边,微弓着身子道:“王爷恕罪,老夫教子五方还请王爷大人有大量,饶过小儿一命。”

    谦卑的声音让白庶更加不悦了,“爹,你在干什么?不就是一个破王爷吗?犯得着我们低声气吗?”

    “闭嘴!”白苍怒道。

    “是本王多管闲事惹怒了令公子,还望白掌门不要放在心上,冷小姐性急口快一时让令公子心里有些不舒服,本王替她向白掌门道歉了。”南宫锦对白苍的态度极好,好到让他们都怀疑这‘苍狼门’与南国之间的关系了。

    “王爷……”

    “好了!”穆景还不等白苍把话说完,她就从南宫锦的身后走了出来一本正经的看着大殿里为数不多的人说道:“现在我们都是绑在一根绳上的蚂蚱,还有什么过不去的?听我说,现在这个情况很明显是我们中了敌人的计,他将我们从各处请来聚集在一起,让后想要把我们一打尽仅此而已,所以从现在起,我们必须站在一起,才会有走出去的可能。如果有谁想要拖大家的后腿,那些躺着人就是你们的场!”穆景不想再浪费时间了,因为她知道只要大家在这里多呆一刻,他们心里的恐惧就会多一分,然而这样对她们本身条件来说并不有利。

    众人微微一愣,这腾云山庄的人变化也太快了吧?前一秒还在和白庶打口水仗,一秒就……

    </div>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