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chaptercontentwapper">

    第九章:有意、无意的试探?

    哎!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谁让一个冷酷无情的人真心想要保护另一个人的时候会是这般的霸道无理呢?

    颦儿带着穆景在山庄里转了一个大圈刚踏进一座风景亭,穆景几人就闻见了从不远处传来的阵阵嬉闹声。

    穆景意识想要闻声而寻去,可是身子却被颦儿按住在了原地,“小姐想是两位小主在那边玩耍,待会儿他们就过来了,你何不安心在场等候呢?”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还不如过去和孜格他们一起玩玩。”说罢,穆景便拉了颦儿的手欲要起身离去。( 平南文学)

    “小姐!颦儿姐姐说的对,毕竟小主都还小并不懂得太多的礼数,要是不小心伤了肚子里的孩子,我们怎么担当的起?小姐,你就安静的坐在这里,过一会儿他们就过了来。”铭心也担心的附和道。

    穆景心里堵着气可是仅凭她一人之力,她也犟不过两个只好忍着气如雕像般的坐在石凳上一动不动的等待着冷孜格他们的到来,或许她那原本憋屈的心情会因为两个孩子的童真而开朗很多。

    自己又不是身残弱质之人凭什么要这般像看犯人似的看着她?而且颦儿和铭心不是只听自己的话吗?现在怎么又会?还有那天说要离开的南宫锦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山庄?他又过的怎么样?这些问题都是她这几天每天都要苦想很多遍、很多遍的,只是每次都是越想越烦最后都放弃思考了。而今天,看到颦儿和铭心又是这般对自己的命令闻若未见时,她的那些小心思便又涌现了出来。

    “颦儿你们是否还记得自己的身份?莫不是闲适的日子过久了就把曾经那些事、那些人都忘记一干二净了?还是说现在的主子对你们很好给了你们更多的好处?”穆景半开玩笑半带着些许的认真轻问道,她的面纱依旧轻轻的飘扬在脸上,让人看不出任何一丝的表情变化。

    颦儿浑身一怔,而铭心则是被这般冷漠的穆景吓出了一身的冷汗,想起了从前,想起了在冷宫为了生存而坚持的那段日子,她们想要忘记却又不敢忘记的遭遇。

    “小姐,奴婢从不曾忘记那些伤痛!”颦儿扑腾一声跪倒在穆景的面前。

    紧接着被吓呆住的铭心也直直跪在了穆景的面前,眼睛微红,轻咬着唇道:“主子息怒,奴婢不敢。”

    “不敢?不曾忘记?那本小姐问你们,现在在你们的心里是以何人为主?是我是他亦或是那个人?”穆景重重的一拍石桌,身子猛地站了起来。再看她的面上已经覆上了一层薄冰,冷冷的。

    “小姐,奴婢忠心侍主,绝无二心!”颦儿抬起头一脸严肃的说道。

    “恐怕你口中的主并非眼前的我吧?”穆景冷不伶仃的的讽刺道。

    过了这么久的时间,在穆景的心里早已将这两个侍女视为自己的姐妹,也正是如此穆景见到她们两个一心听从别人命令时,她的心里才会这般的难受。也是时候让她们看清自己立场的时候了!

    “小姐……”颦儿的眼里划过一丝伤痛,原以为这些日子的相处她的真心一定会被她发现,可是……听小姐说的话,似乎她至始至终都没有把她当作是她身边的人,呵!颦儿自嘲的笑了一声,也罢,如此也好!

    “主子,你说这话会伤了颦儿姐姐的,这段日子颦儿姐姐是怎样照顾你的,我们都看在眼里,颦儿姐姐绝不会是那种背地里伤害你的人。主子,颦儿姐姐……”铭心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穆景的身影已经渐渐消失在了她们的眼前,她焦急而又无助的望向了颦儿,“颦儿姐姐,主子突然变的好陌生,她怎么能说出那样伤人的话?颦儿姐姐我好害怕。”

    “心儿,我没事。小姐说的只是气话,我不介意。走吧,现在怎么照顾好小姐才是我们的责任,其他的都别瞎想了。”颦儿在脸上挤出了一个笑容,强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拍着铭心的手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跟上穆景离开时的背影。

    “颦儿姐姐你真好,为什么主子却总是……”

    “心儿,记住。我们的性命是小姐舍命救的,不管她对我们再好亦或是再恶,她都是我们的恩人,是我们此生应该守护的人!”

    远远的望着穆景的背影颦儿的脑海里浮现出火烧冷宫大殿的画面,那天穆景让她们两个先离开,而自己却陷入了熊熊烈火中,不知是那一刻起还是在更久的时候穆景这个人就在她的心里烙了深深的落痕,在获得重生后她便发誓,若能重逢她定会为穆景为牛为马效犬马之力。

    终究,上天还是眷顾她的,让她在有生之年又再次遇见了她并重新回到了她的身边继续她未完成的使命。

    </div>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