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chaptercontentwapper">

    第十一章:以诚相待·身份

    冷孜格他们走后,穆景变得更加六神无主了。

    她想逃避南宫锦向她投来的探索目光,可是脚却若灌了铅似的半步也无法动弹了。她又想起自己对他的那的欺骗,心乱如麻,一竟不知该对他如何开口。

    而南宫锦在听到那句话之后就呆住了,怔怔的盯着她好像在努力的消化这个似晴天霹雳的消息。

    过了好一阵子,穆景深吸了一口气仿佛在心里做了一个很大的决定,终于抬起了头,走向南宫锦,“南宫……”

    “恭喜你,穆夫人!”南宫锦站起身对着穆景行了一个恭贺的大礼。

    穆景的身子一僵,面对南宫锦这般的生疏,她的心里有着说不出的痛,“南宫,我们可以坐来平心静气的谈谈吗?”穆景忍住心里的伤悲平淡的说道。

    “恭敬不如从命,穆夫人这边请!”南宫锦的语气显得格外的生硬,听不出一丝的感情。

    穆景在河塘边的回廊里随便找了一个可以坐的地方,回廊是直接架在水上的,所以当穆景一埋头的时候她就能看见在水里游的自由自在的鱼儿,见此,她长长的吁了一口气说道:“南宫,你对北国皇宫的事了解多少?”

    南宫锦木讷的摆摆头,他虽是为南国的王爷,按理说对于他国皇宫贵族发生的事理应有些了解的,可是他却没有。

    “一点也不了解?比如说关于北国废后的传言?”

    “废后?你是指那个只当了三天皇后的宋皇后吗?怎么了?你想说什么?”南宫锦不紧不慢的说道。

    “是呀!三天就被打入了冷宫,你觉得她可怜吗?”穆景的嘴角挂着一丝冷笑只是南宫锦看不见而已。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可恨之人必也有可怜之处!听人传言她是因为一条人命才被打入冷宫,后又遇到那场天火,想是这本该是她的命运吧!不知穆夫人突然谈起宋皇后是所谓何事?”

    “好一个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南宫,我给你讲个故事可好?”

    “……”

    “二十几年前,京城住着一家非常有钱的人,这个家的男主是当地有名的富豪,家里娶了一个夫人还有一群小妾,很多年过去了,他的老婆还是无所出,反是那些小妾先后为他府上添丁又添花,不过男主并没有因此而离弃他的原配夫人。终于又过了一年,终于,他的夫人也为他生了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儿,而这个小女儿也顺理成章成为了他捧在手心里的宝,从此他也就更加宠爱他的夫人和小女儿了。

    可是,这样的好景并不长久,几年后夫人被人诬陷,小女儿也因此沦为了一介人,她失去了所有最宝贵的东西,可也因此而遇见了她命理唯一可珍惜的人。在人房的日子了,小女儿每天都在想如何才能为自己枉死的母亲报得深仇,如何才能将自己母亲的尸骨埋进祖坟里,终于这个机会被她等来了。那一天,在她将她母亲的灵位亲手送进府中祠堂之后,她踏上了代嫁的不归路。待嫁你明白吗?呵,本以为那个地方会让那个小女儿的人生从此有了转折,可是才出了狼窝又入虎口的小女儿怎么才能得以自保呢?小女儿斗不儿的是人心的险恶,斗不过的是天意的安排,她终究没能逃过那命里的一劫……呵,可笑的是这个小女儿还是幸运的活了来,好好的活了来,带着她心里的爱,带着她放不的幸福和仇恨坚强的活了来!或许她相信老天是公平的,相信老天总有一天会把欠她的所有东西都会还给她。”

    穆景言简意赅的将自己这些年来的遭遇说了出来,也不理会南宫锦此刻有什么样的反应,她便南宫锦的注视亲手取了那面朦胧的纱巾。

    恐怖又丑陋的伤疤就这样没有一丝遮掩的暴露在了南宫锦的眼里,出于本能反应,他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你……你……你是宋……宋……不对,你到底是谁?”南宫锦的眼里划过一抹复杂,这一刻,他迷惑了。

    “宋莞尔,只是这个名早已被人遗忘罢了。”穆锦说的不痛不痒,可又有谁知道这个名字曾经带给她的那些幸福和伤痛呢?

    “你是代嫁皇后宋莞尔,你居然就是那个沦为天之人笑柄的冷宫皇后,天啦!你到底是我所认识的那个充满智慧的冷忆然,还是那个天真开朗的穆景,还是那个能在后宫步步为营的宋莞尔?你告诉我,现在站在我面前的这个人到底是谁?我该怎么称呼你?”南宫锦有些情绪失控的一把擒住了穆景的两肩,声声的逼问让穆景想起了北野皓然,如果有一天他们会再遇他会不会也会如此逼问她?

    </div>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